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33章 第 33 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今天过生日,有没有给自己买个小蛋糕?”

  罗思洁看着屏幕里的连歆,摇了摇头,脸上没有半点在意,她说道:“买什么蛋糕啊,有那个钱还不如吃一顿麻辣烫呢。”

  连歆嗤笑一声,“就知道吃,我看你是走到哪儿吃到哪儿。”

  “今天没学生来上课?”罗思洁看她百无聊赖的样子,问到。

  “下午才来。”

  “人家该不会觉得你长得太凶了,不敢来了吧。”

  罗思洁损着对方,突然听见客厅那边传来了声音,应该是她的室友起床了。

  屏幕里的连歆没注意,她只气急败坏地说道:“呸,你长得才凶!我长得凶,我老公还会和我在一起吗??”

  思绪被拉了回来,罗思洁挑了挑嘴角,回道:“这就是缘分,王八看绿豆,对上眼了。”

  罗思洁是想不到的,这短短一年的时间,连歆就结婚了。她和她老公宋晋认识一个月就闪婚了,到现在,都快要结婚纪念日了吧。

  而她离开申江也一年了。

  她走之前,去监狱里看了罗思明一趟。自始至终,她对罗思明始终是心怀愧疚的,哪怕她替罗家还完了债,再见到罗思明时,神色难免会有些闪躲。

  可是罗思明一句话就说中了她的心思:“可终于退圈了,连大学都没毕业还在里面混呢,也不怕人家笑话你!”

  她没告诉罗思明,圈里好多人甚至还是九年义务教育的漏网之鱼,只让他好好表现,争取减刑。

  当初罗思明被判过失致人死亡已经算是轻判了,在场的那几个要债的一口咬定罗思明把人拉开之后仍旧不善罢甘休,拿着刀子疯狂地捅了那个人有六七刀,就像是在发泄一样。

  七年,对于无期徒刑和死刑来说,已经足够让罗家谢天谢地了。

  想到这儿,罗思洁挑了挑嘴角。

  她这条命,也不知道到底该说是幸运还是不幸。尽管之前有那么多坎坷,可是有人救她,有人帮她,有人欣赏她,如今她也能在这个几乎没人关注她的小小半岛上重新生活。

  澳门是个好地方,经济虽然不如隔壁的香港发展迅速,可是比起逼仄的香港,这里的生活倒是要安逸许多。

  不过说来也是好笑,她住在澳门,却在香港亚洲音乐学院上课。

  当初,开完发布会之后,罗思洁本想着先找个小地方隐姓埋名过一段时间,再看看能不能重新去学校里读书,可是一个人却联系到了她,一个她没有想到的人。

  《全能唱跳人》的评委黎帆通过尚悦怡联系到了她,问她愿不愿意去学音乐。说是问,但是连哄带劝的,最后还把任筝拉了过来,一起劝。他在亚洲音乐学院有认识的朋友,又挺欣赏她,想要给她个机会。

  罗思洁本来就有这个打算,便也接了这个人情。

  她本来是在香港住着,但是那里实在是太逼仄了,环境不怎么好,人又多,有一次她还差点被游客认出来,索性就搬到了澳门。反正是远程授课,在不在本地也是无所谓。

  于是,她拿着这一年自己攒下来的钱,一个人开始了新的生活。

  唯一还和她有着联系的,一个是黎帆,另一个就是连歆了。

  手机那头的连歆不知道她想了这么多,只说道:“你现在啊,也就只能损我了。”

  不过,她倒也挺开心的,这一年以来,罗思洁就像是变回了当初那个还在上大学的有些桀骜的她一样,整个人鲜活了很多。

  两个人又聊了一会儿,罗思洁才挂断了视频。

  现在已经十一点多了,她准备去做午饭了。

  从房间出来,她就看到一个寸头男人正在厨房里切着东西,是她的室友,陈明朗。

  陈明朗只抬头看了她一眼,就又开始盯着手里的活计,他说道:“哟,你起了。”

  罗思洁挑眉问道:“今天不是轮到我做饭了?”

  陈明朗呲着牙,抬头笑了笑,说道:“你不是大寿星嘛,你今天只动嘴就行了。吴妈都去买蛋糕了,估计一会儿就回来了。”

  当初租房的时候,她选择了和人合租,她也不是什么富婆,不能靠着那些并不算多的钱,生活一辈子。

  她担心过被人认出来,曝到网上去,可是,大概她这辈子的水逆期终于过去了,连老天都在帮她。她在网上看到陈明朗发的找室友的信息,交通和价格都算不错,各方面罗思洁都很满意,除了陈开朗是个男的。

  不过,好在并不是他们两个人一块儿住,而是两个人一起和房东住,房东就是已经五十多岁的吴妈。

  听陈明朗说完,罗思洁没有问对方是怎么知道她生日的,只是问道:“你男朋友呢?这周不过来看你?”

  “他去鹭岛了,要开个会,”陈明朗随口说到,手下片鱼的动作不停,说出来的话却有些欠打:“这两天,我只好屈尊陪你了。”

  像是被恶心到了一样,罗思洁皱了皱眉,旋即又面无表情地说道:“你陪我不如陪吴妈。”

  陈明朗切了一声,忽然冲着罗思洁眨了眨眼睛,说道:“你可别后悔。”

  罗思洁眯起眼睛,瞥了他一眼,半句话都懒得搭理。

  可是刚转了个身,就听到陈明朗在身后嚷嚷道:“明天晚上羊城大剧院的那场《百日空》,你没抢到票吧。”

  很是肯定的语气,让罗思洁心头一跳,脑子跟不上身体的反应,等她听到自己的声音时,她已经问出声儿了:“你抢到了?”

  陈明朗放下菜刀,嘿嘿一笑,他手在围裙上抹了两下,从兜里掏出来两张票,说道:“那可不,也不看看你哥我是谁。”

  罗思洁定定地看着那两张票,舔了舔唇,说道:“我同意你陪我了。”

  陈明朗白了她一眼,把票递给她,然后又继续片起鱼来,嘴上却也不忘打趣她:“我就知道,在你心里我比不上蒋深深。”

  猛一听到这个名字,罗思洁心里有些钝痛,不过却很快被她掩了过去,她没理陈明朗的调侃,只说道:“你是怎么知道我没抢到票的?”

  《百日空》是一部话剧剧,蒋深深在里面饰演一个配角。

  陈明朗这回看都不看她了,只说道:“你要是抢到了,现在人都已经在羊城了。”

  罗思洁无奈地笑了笑。

  她从来没有和陈明朗说过她和蒋深深的事,可是两个人一块合租了一个月之后,有一天,陈明朗突然对着她说,他就知道当初罗思洁在发布会上是瞎说的。

  “也没有为什么,就是觉得你不是那样的人而已。”

  他是这么说的。

  陈明朗比她要大上两岁,在澳门这边工作,有个男朋友一直在大陆,两个人虽然异地,感情却好像没怎么变。

  当时,罗思洁也只是无奈地弯了弯嘴角,可是从此以后,她在这边也算是有了一个朋友。

  陈明朗的男朋友有事来不了的时候,她和陈明朗会一起在家喝个小酒,吴妈不喝,嫌辣。每次喝酒,陈明朗都会遗憾半天,说是觉得罗思洁和蒋深深不该至此。

  罗思洁没什么反应,她只在心里默默地念了下那个名字,便仰头喝上一杯。

  想到这儿,她推了推眼镜,对着陈明朗说道:“谢了。”

  吴妈买了蛋糕回来之后,三个人一起吃了个午饭。吴妈买了蛋糕回来,好说歹说,让罗思洁学了个愿。

  罗思洁表情有些无奈,可是闭上眼睛之后,心里却老老实实地许下了一个愿望。陈明朗一脸坏笑地看着她,结果被吴妈打了一下,她嫌陈明朗闹腾,像小孩一样怼了两句,吃晚饭了,就一个人回了屋,留下他和罗思洁收拾桌子上的残羹剩饭。

  下午,罗思洁去了趟她打工的蛋糕店,请了一天的假。但是今天的活儿得干完,戴着帽子和口罩,她在收银机后面站到了晚上八点,这才匆匆回了家。

  陈明朗已经买了票,他们明天一早就往羊城去。

  所以,罗思洁倒也不需要做些什么,只是洗了澡,在自己的衣柜前看了好半天,然后挑了一套明天要穿的衣服。

  把衣服仔仔细细地叠好摆在一边,罗思洁突然自嘲地笑了笑。

  她是去看蒋深深的,蒋深深又看不到她。

  就算看到了,估计也认不出来了。

  她把自己留了那么多年的长头发剪了,很短,如果不是因为她的五官有明显的女性特征,总是有人把她当成男人。

  这样倒也不错,谁也认不出来她就是当初那个在台上跳女团舞的罗思洁。

  罗思洁躺在床上,刷起了微博。她之前的账号早就被柏诚娱乐给收走了,现在,小号就是大号。她在蒋深深的超话里转了一圈,给几个站子点了赞。

  互联网的记忆就像是鱼的记忆,很短很短,或许也是因为当初的公关办法称了许多人的心,现在的网上,似乎已经没有当初那件事的痕迹了。

  可是她的记忆里,还有。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