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40章 第 40 章
    东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深深最近身体怎么样,有没有好好照顾自己?”

  罗思洁看着自己发出去的这句话瞬间被淹没在了评论里面,自嘲地笑了笑,她刚刚心里竟然有些失落呢。

  不过,罢了,她能看到镜头前的蒋深深就已经足够了。她现在没有任何立场,再去谈一些别的什么。

  可是,下一秒蒋深深的声音却让她呆愣住了,像一只愣头愣脑的企鹅,看着屏幕,一时间都没有反应过来。

  “我有好好照顾自己啊,你们看我现在身强力壮的。”

  评论区一串“哈哈哈”。

  罗思洁抿了抿唇角,忽然喃喃道:“那就好。”

  空荡的屋子里,她的声音和窗外传来的弱弱地说话声混在了一起,不显突兀。

  她没有忙着去洗澡,反倒是规规矩矩地坐在桌前,单手托着下巴,一边听蒋深深的直播,一边翻着一门课程的课后材料,时不时地听到蒋深深笑了,她还会抬起头来看上一眼。

  直播的时间不是很长,八点开始的,到了九点就开始有粉丝催促蒋深深去睡觉了。

  罗思洁看了一眼评论区,看到了几个关键词。蒋深深刚从燕京飞回申江。她一直都不会像那些粉丝一样去打听蒋深深的行程,并不知道对方从羊城离开之后还去了一趟燕京。

  蒋深深去燕京做什么,她不知道,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蒋深深已经结束了直播。

  她看着已经没有了那张笑脸的手机屏幕,这才把手机从支架上拿了下来,充上电,抱起之前就准备好的睡衣,往卫生间走去。

  她住的这套房是三室一厅,只有一个卫生间,三个人一块儿用。

  罗思洁刚从房间出来,就听到了陈明朗那间房传出来的声音,像是在争吵。她不禁有些咂舌,像陈明朗那么一个没心没肺的人,竟然还会有和人吵架的一天。

  她没有听人闲话的意思,抱着衣服就钻进了卫生间里。

  不算烫的热水淋在身上,罗思洁使劲地眨了眨倦得快要黏住的双眼。她突然开始想象了,如果当初她没有进娱乐圈,亦或是说罗家没有发生那档子事,现在的她会是怎么样的。

  和连歆一起开个吉他工作室吗?

  然后就那样过上一辈子,说不定,她到现在还没有发现自己喜欢的其实是同性?

  她突然就想到了,当初连歆说她在这方面迟钝得就像是一柄生了厚厚的铁锈的斧头,除非来个人把她心上的那层锈刮下去,否则她就一直那样无所谓地瘫在角落里,不闻不问。

  退了圈之后,她才头一次正视了她心底那一个角落,里面只藏着一个名字。

  她从卫生间出来的时候,陈明朗的房间里已经没了声音。她顶着浴巾,从冰箱里拿了一罐咖啡,这才又钻回自己的房间。

  头发剪短之后有个好处,就算不用吹风机,没一会儿,头发就干的差不多了。

  罗思洁懒得弯腰从脚柜里拿吹风机了,索性抹了个脸,就又坐回了桌前。她习惯在晚上工作和学习,在所有人都沉入梦乡的时候,她最能集中注意力。

  然而,还没学够五分钟,咖啡也才喝了一口,黎帆的视频通话就打过来了。

  “这两天有没有想曲子的事儿啊?”

  罗思洁单手拿着笔,转了转,说道:“有点想法了。”

  “那就行,”镜头里的黎帆捧着半个西瓜,他拿着勺子挖了一大块塞进嘴里,含含糊糊地说道:“你也别急,剧组试镜今天才刚结束呢,等拍完不得再有三个月啊,慢慢想,慢工出细活。”

  罗思洁看着屏幕里的那半个西瓜,突然也想吃了。她觉得自己有些好笑,推了推眼镜,这才说道:“好,我知道了。”

  黎帆吃西瓜不吐籽,他一口接着一口,吃个不停,边吃着还不忘和罗思洁说:“你那边房子的租期是不是快到了?”

  “八月底到期,”罗思洁一怔,“怎么了?”

  “到期就别再续啦,回申江吧,”黎帆盯着镜头,就像是盯着罗思洁一样,一双小小的眼睛里像是藏了浩瀚的宇宙,“咱们工作室,就你一个人不在申江,每次我还要单独找你视频!”

  听着他的埋怨,罗思洁有些哭笑不得,她说道:“我就算回去了,也不能每天去工作室啊,您忘啦,我还在上课呢。”

  黎帆大手一摆,“这还不好说,你别看咱们工作室人不多,可是咱们地方大啊,每个人一间小屋子。到时候你把你的课表就贴在门口,你上课的时候,绝不会有人去打扰你。”

  被他说得一怔,罗思洁倒是想不到,为了让她回申江,黎帆竟然会想让她在工作室里上课。

  她摸了摸干透了的短发,还没说什么呢,就听黎帆继续说道:“在咱们申江租房,确实不便宜,但是和澳门比起来,我觉得还是回申江划算。还有买菜啊,出去吃个饭啊,还是咱们这儿便宜啊。

  “再说了,你那个朋友,叫什么来着,不也在申江嘛。”

  罗思洁沉默了一下,然后才说:“可是黎老师,我现在要是回去了,不得被粉丝们打死?”

  屏幕里的黎帆白了她一眼,就像当初她在羊城大剧院白陈明朗那样,“一年了,粉丝早就不记得你了。还有,你说说,你现在这个样子谁能认出来你是罗思洁?你这头发,再短都可以剃光头了。”

  他夸张的说法逗得罗思洁一乐,乐完了,她才又一本正经地说道:“黎老师,我不想再回圈子里了。”

  “你这破要求咋这么多??”黎帆瓜也不吃了,他伸手挠了挠头顶不多的头发,说道:“你加入我的工作室,以后发作品的时候,也不会用你本来的名字啊,我给你取个昵称,以后你在你写的歌下面就署名罗锅。”

  罗思洁差点一个白眼翻过去。

  黎帆被自己取的名字逗得哈哈大笑,“小罗啊,你也别想太多,你这哪儿算是回圈子里啊,你又不是歌手,也不是演员,就是一打工的,有活了就接着,没活儿你也可以去你朋友那儿弹吉他嘛,我又不拦你。”

  “我再想想吧,”罗思洁顿了顿,说道:“反正我还得在这边住上一个多月呢。”

  黎帆“啧”了一声,应道:“那倒是,交了房租,肯定得住够日子,不然可不就亏了嘛。”

  两个人又讨论了一下《秋水长天》片尾曲应该有的风格和调子,才结束了这一通视频电话。

  然而,说好的要仔细考虑一下回申江的事,可是罗思洁这租期还没到呢,刚把期末论文交了上去,她就不得不陪着陈明朗跑了趟燕京。

  陈明朗的男朋友在燕京工作,然后出轨了,出轨对象还是个女人。

  “我跟你讲,那些破烂玩意儿,等见面了,老子一定要摔到他脸上。”

  坐在飞机上,陈明朗咬牙切齿地对着罗思洁说道:“我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他说往东我绝不往西,哪次他来看我的时候不是我替他掏的机票钱,就这样,还绿我呢。”

  罗思洁也想不到,几乎每周都会从燕京飞来的人,竟然会是一个脚踏两只船的渣滓。更何况,陈明朗,可是个1啊。

  “你冷静点儿,犯不着把自己气病了,”她压低声音劝道:“等到了他面前,你怎么骂都行,骂一顿,然后咱们去喝酒,然后再也不管他了。”

  陈明朗攥着拳,忿忿地呼出一口气,然后才说道:“好,我们去喝酒,不醉不归!”

  “好,不醉不归。”

  她头一次像个老妈子一样,陪着朋友去手撕渣男。这走之前,吴妈还把她拉进房间好好叮嘱了一番,让她看着点儿陈明朗,别做傻事。

  她自然是应下了。

  如果不是因为担心这个,罗思洁可能根本就不会和陈明朗一起去燕京。

  不过,坐着出租车从机场往市区里走的时候,罗思洁还是觉得心里冒出些烦躁。烦躁的同时,她又忍不住有那么一点点期待。

  看着车窗外快速略过的景色,罗思洁闭上了眼睛。

  她前一段时间听说了蒋深深进《秋水长空》剧组的事,饰演的角色是项梦兰。她对这个角色有印象,虽说不是主角,但是戏份也不算少。

  而现在,《秋水长空》剧组正在燕京拍摄。

  她害怕会碰到蒋深深,却也隐隐约约地期待着,能和她见上一面。这和在剧院中见到蒋深深又不一样,如果在燕京街道上碰到了蒋深深,那一定是没有全身心沉浸在舞台上的那个她。

  到时候,会尴尬,还是会怎样?

  她第一句话应该说什么呢?

  罗思洁脑海里过了千遍万遍。

  可是当她再睁开眼的时候,一抹嘲讽从她的眼底划过。刺眼的阳光穿过透明的车窗照在她的脸上,罗思洁勾了勾嘴角。

  是她想太多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