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48章 第 48 章
  一道开着的门,似乎立起了透明的屏障,隔住了门里的人。

  罗思洁站得笔直,自然地垂在两侧的手却稍显紧张地微微攥成了拳。她看着站在门里的蒋深深,哽了半天,一个字都没蹦出来。

  蒋深深之前一直戴着的鸭舌帽早就摘了下来,她就竖着最简单的马尾,立在门里,脸上挂着的是镜头最熟悉的笑容:“进来坐会儿吧。”

  她的声音太平静了,就像是人迹罕至的死水,哪怕是沉下一颗石头,都不能激起半点波澜。

  罗思洁点了点头,有些拘谨地往前迈了一步,站在门内的地毯上,不动了。

  “需要换鞋吗?”

  蒋深深摇了摇头,关上门之后,往客厅走去,边走边说:“家里地方小,你随便坐。要喝点什么吗?”

  这次,摇头的人换成了罗思洁。

  她跟着蒋深深走进客厅,略微打量了一下。蒋深深的家是个单室套,很小,却又不显得拥挤,比起自己的一室一厅,这里生活的气息实在是很浓厚。

  “你、你坐啊。”蒋深深双手交握在身前,表情从容淡定,可是却拘谨的像是去了别人的家里。她见罗思洁走到沙发边上不动了,便开口说到。

  罗思洁从善如流,直接坐了下来。

  谁都没有说话,一时间,气氛安静的有些诡异。

  再一次出现在对方面前,没有眼泪,没有争吵,也没有满心喜悦,两个人各怀心事,倒是没人肯开口再说话了。

  过了几分钟,又像是过了几个世纪,罗思洁终于没有忍住,开口问道:“你是去跑通告了?”

  蒋深深把碎发敛到耳后,颔首道:“嗯,去了陇西那边。”

  她说完,就后悔了。人家又没有问自己去了哪里,她又何必这样自作多情地补充上一句。

  似乎是害怕罗思洁看穿自己的伪装,蒋深深一直偏着头,没有直视罗思洁,所以她没能看到对方瞬间挑起来的嘴角。

  罗思洁倒是一直看着蒋深深,自从她坐下来之后,一直狂跳的心不知怎么就慢了下来,像是被对方故作平静的声音感染了一样。

  “陇西啊,”她念了一遍,问道:“那边温差大吧?”

  “……嗯。”

  蒋深深就这么回应了一声,瞬间就把这间屋子里的尴尬值,往上翻了一番。她也想不到什么找补的话,整整一年的时间,将两个人之间本来就存在着的鸿沟拉的更深更远了。

  罗思洁却像是毫无感觉一样,脸上的表情比在门外自然了许多。她惯来,是比蒋深深擅长伪装的。

  “之前,”她舔了舔唇,说道:“我……”

  话没说完,就被蒋深深有些急切地打断了。

  “以前的事,”她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更平缓一些,“以前的事都过去了,不、不要再提了。”

  罗思洁眼底划过一丝暗淡,可是却笑着对蒋深深说道:“我是说,之前在燕京,你让小佳来帮我把我朋友弄回房间的事,多亏你了,不然我们可能就要在宾馆外面睡一晚上了。”

  她说完,看着蒋深深慢慢泛红的耳尖,心里酥酥麻麻的。可是她又自己给自己浇了一盆冷水,想到蒋深深刚刚的那句话,罗思洁的心又往下沉了沉。

  一年前的事情,已经让蒋深深提都不想再提了吗?

  这个问题,蒋深深也给不了答案。罗思洁看不见的地方,她正揪着自己的衣角,泛白的关节让本来就没什么肉感的手看起来更加瘦削。

  “那件事啊,”她用着自以为很镇静的声音,说道:“没什么的。”

  只是一件小事而已。

  她高估了自己,在罗思洁面前,她永远都维持不了半分钟的冷静。无论设想过多少种再见的方式,她所能给这场对话带来的,只有无尽的尴尬而已。

  声音落在了地面上,被地毯吸收的干干净净。房间里,蒋深深觉得,她都可以听见自己的呼吸声。

  可是,当那一声“深深”响在耳畔时,她的心还是狠狠地颤了一下。揪着衣角的手像是失去了知觉,而酸涩的眼眶却好像怎么也拦不住涌上来的泪水。

  她没看见,罗思洁的眼前也满是雾气,只听见对方清冷又有些慵懒的声音。

  “我知道,你在怪我去年自作主张……”罗思洁顿了顿,似乎是在积攒什么勇气,过了好一会儿,她才说道:“对不起。”

  她的声音很轻,可是郑重的又像是背上了万斤的担子,压得蒋深深都有些喘不过气来。

  她说不出话来,她又有好多话想要说。当初,罗思洁做了那个决定,到底是因为什么?是喜欢她不忍心让她失去自己的梦想,还是说,自己和她那一头长发一样,说扔就扔,说剪就剪?

  蒋深深不敢问,她害怕最后的那个答案会化成一柄刀,把她本来就千疮百孔的心,砍个稀巴烂。

  所以,千言万语,最终却只化成了一句“没关系”。

  对不起,没关系。六个字而已,像是把这一年以来,所有的酸甜苦辣一笔勾销,也像是终于在她们两个人的关系上,补上了句号的最后一笔。

  谁都没有再说话。

  泪水已经止不住了,可是蒋深深依旧没有转过头去。她只在罗思洁进门之前,直视了那一双美丽却显得淡漠的双眼。然后,她就再也不敢看过去了,一看,就能把自己心里的情情怨怨暴露在对方面前。

  窗外的风掀开了窗帘的一角,吹的罗思洁有些冷。

  刘海也被风吹的微微一动,扫乱了她的眼前,也扫掉了眼眶一直拦着的眼泪。她似乎也没有反应过来,有一天,冷漠如她罗思洁这样的人,也会掉下眼泪来。

  她有些慌张地抬手蹭了下眼眶,手再放下去的时候,脸上又恢复了那一派云淡风轻。

  “是我不好。”除了这句,她什么话都说不出来了。

  而背对着她的蒋深深摇了摇头,声音里带着些颤抖和脆弱,“别说了,我、我想自己待一会儿。”

  罗思洁听着逐客令,眼中酸涩,却还是点了点头,“好。”

  她拖着有些沉重的步伐,站起身,一步一步地走了出去。

  之前自己想过的所有的话语,全都没有说出来。她不能站在一个上帝的视角上,劝蒋深深放下那件事,她也不敢以一个爱慕者的身份,来陪着蒋深深慢慢地揭下那一层似乎已经长在她脸上的面具。

  关上门的那一刻,眼泪又夺眶而出了。罗思洁看不见,也不知道门里面的那个人,已经忍不住地颤起了肩膀。

  楼下,马小佳和保姆车已经消失了,罗思洁浑浑噩噩地回了家,敲开自己家门的时候,眼眶也不再那么红了,可是,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发生了什么。

  “怎么了?”连歆拉着罗思洁坐下,问道:“你和蒋深深说清楚了吗?”

  当初被罗思洁瞒着,她确实生气,可是这一年来,她还能不知道罗思洁到底喜不喜欢蒋深深吗?连歆有些恨铁不成钢,可是现在,罗思洁终于回来了,还和蒋深深住在同一栋楼上,这不是缘分,还能是什么?

  罗思洁摸了摸蹭到腿边的狗子,摇了摇头,却又说道:“说清楚了。”

  连歆皱着眉,被她这反应搞糊涂了,她问道:“你说清楚什么了?你表白了吗?蒋深深拒绝你了?”

  一串问题砸的罗思洁的心擂鼓一般的响着,塌着的嘴角让她整个人看起来遥不可及。

  摇了摇头,罗思洁才说道:“没有。你说,我这种人,这种抛弃过她那么多次的人,怎么值得她喜欢呢?”

  话里的颓废让连歆怒火中烧,她听这个肚子,动作却麻利得很。连歆一把拽过罗思洁,让她面对着自己,嚷道:“你说说你,天天的就知道自怨自艾。值不值得,是你说了算吗?”

  罗思洁被拽的差点扑倒连歆身上,她扶着沙发扶手,稳住身子,说道:“可是……”

  “没什么可是!”连歆哼了一声,又深吸了一口气,才说道:“你当初,可是跟我说,是你追的蒋深深。怎么,现在你就不敢了?”

  罗思洁没说话。

  连歆乘胜追击,说道:“我就问你,你喜不喜欢蒋深深?”

  “……”罗思洁舔了舔唇,“喜欢。”

  “喜欢就去追啊!”

  连歆忽然嚷了一声,吓得狗子都颤了一下。

  罗思洁却往后一靠,整个人陷进了沙发里。

  连歆还在她耳边絮絮叨叨,罗思洁的视线却已经飞到了窗户前挂着的那个草蚱蜢身上。尽管封在一个亚克力盒子里,当初还是绿油油的小东西,现在已经枯黄了。

  带着盒子,它很重,重的风都吹不动它。

  那是她接受的唯一一件,蒋深深送她的礼物。再精心的对待,草蚱蜢还是枯黄了,可是它还是那个蒋深深亲手编成的草蚱蜢。

  那,蒋深深对自己的感情,是不是就像是这只草蚱蜢一样呢?

  罗思洁忽然觉得自己有些无耻,可是心中忍不住冒出头的雀跃,却在连歆的唠叨中,充斥了她的心。
    东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