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63章 第 63 章
  喝了酒的蒋深深不哭也不闹,乖巧的不像话。下了车,任由罗思洁拉着她,慢慢地走回家里。

  可是,进了家门之后,她就像是脱掉了最外面的那层伪装,尽管还是很乖,却是把罗思洁折腾的够呛。先是在玄关那儿吐了一通,后来又抱着肚子缩在床上,疼得小脸煞白。

  “深深,先吃一点粥垫垫肚子,”罗思洁也没来得及收拾玄关那儿的烂摊子,烧上热水,就蹲在床头哄道:“然后再吃点药,好不好?”

  从小到大,她没哄过人,也没人哄过她。可是看着疼成这样的蒋深深,哄人的话就自己到了嘴边:“吃了药就不疼了,乖。”

  蒋深深咬着唇,眼里混了层水光,她就躺在床上看着罗思洁,好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她侧躺着床上,抱着肚子,几缕发丝散在她的脸上。罗思洁见她同意了,勾着嘴角,帮她敛了敛碎发,这才扶着床站起来,跑到厨房从微波炉里面拿出来那碗小米粥。

  蒋深深被哄着喝了几口,就怎么也喝不下去了。

  但是好歹胃里有了些东西,罗思洁让她靠在自己身上,喂她吃了两片胃药,就要哄人睡觉。

  蒋深深却不依,她拽着罗思洁的袖口,小声说了句什么。

  “嗯?”罗思洁没听清,低下头凑到蒋深深的嘴前,问道:“怎么了?”

  “……有味道。”

  罗思洁一愣,有些没反应过来。她抬起头,看着蒋深深有些闪躲的表情,忽然笑道:“是玄关那儿吗?我去收拾一下就好了。”

  蒋深深把脸埋在她的颈窝,轻轻地摇了摇头,嘟囔道:“不要去,不干净。”

  “那就一直不收拾吗?”罗思洁抬手捏了捏蒋深深泛白的小脸。

  “可以明天叫保洁阿姨来收拾,反正,”似是因为被人捏着,蒋深深的脸上泛了些红意,“反正、反正你不许去。”

  她头一次这样像是耍无赖一样,拉着罗思洁不让她动。

  罗思洁抱着怀里浑身发凉的蒋深深,心疼的同时又觉得有些好笑。她忽然开口问道:“以前,有应酬的时候也会这样吗?”

  蒋深深被她问的一愣,拽着她袖口的手松了下,摇了摇头,小声说道:“第一次喝这么多。”

  她虽然难受,但是还是清醒的。她一直都没和罗思洁说过,自己这一年是怎么过来的,可是她一直都知道,这在罗思洁心里是一根刺。一根她不去拔,那个笨蛋就会一直耿耿于怀的刺。

  她推着罗思洁,稍微拉开了两个人之间的距离,抬眼看着罗思洁已经抿起来的嘴角,忍着痛,说道:“以前都没吐过,所以这次好难受。以后不会了……”

  空气中的异味还提醒着两个人玄关的烂摊子还没有收拾,罗思洁抬手把人按回了怀里,“以后,我会照顾好你的。但是现在……”

  她话锋一转,说道:“我得先去收拾一下,不然晚上睡觉会不舒服了。”

  她是有些洁癖的,可是现在,洁癖又算得上什么。偏偏蒋深深还拽着她,不让她去。

  “那怎么办?”罗思洁有些无奈,她扬着嘴角,下巴在怀里人的发顶上蹭了蹭,问道:“不然,今晚先去我家睡?”

  这样,暂且不收拾也还好,明天找保洁阿姨过来收拾一下,通通风。

  蒋深深“嗯”了一声,终于舍得松开了一直拽着罗思洁的手。她被人扶着站了起来,又被套上了一件巨厚无比的长款羽绒服,是她冬天的时候在剧组穿的那件。

  “太厚啦。”整张脑袋被罩进帽子里,蒋深深有些不自在地动了动,说道:“就两步路。”

  在室外也就走上十步吧,就能走进旁边的单元。

  罗思洁不依,她仔仔细细地给蒋深深拉好拉链,自己随便套了件外套,拉着人往外走,边走边说:“那也不能冻着,你还胃疼呢。”

  “那你穿那么少……”蒋深深不由地跟着她往前走了两步,却还是唠叨地说了一句。

  罗思洁拉着她避过玄关那儿的污秽,等两个人都换好了鞋,她拿着钥匙把门打开,回过头,冲着蒋深深笑了笑,“你帮我捂着就好了。”

  蒋深深还没反应过来她话中的意思,就被她拉着出了门。门关上之后,她看着罗思洁反锁了两下,而后背对着她,弯下了腰。

  “上来,我背你过去。”

  她扬着声音,说完之后就弯起了嘴角。可是蒋深深却像是听见了什么不得了的话,半张着嘴,呆在原地,一动也没动。

  罗思洁回头看她一眼,“难道想让我抱回去?也不是不行,但是我……”

  话没说完,就被蒋深深打断了:“我、我可以自己走的,我没喝醉。”

  生涩,紧张,声音中还藏着些许的期待,蒋深深撇了撇脸,没有再看罗思洁。

  “好啦,”可是罗思洁却还是弯着腰等着她,她哄道:“快点上来,我很冷的。”

  听她说冷,蒋深深好似也顾不得害羞了,她一手捂着肚子,又抬眼看着罗思洁的背影,一咬牙,趴了上去。

  “我、我很重吧……”

  罗思洁直起身子之后,她下意识地圈住了她的脖颈,前胸紧紧地贴在稍显单薄的后背上,可是蒋深深却感觉到了从前所没有体会过的踏实。

  “不重,”罗思洁牢牢地把蒋深深的双腿固定在两侧,一边下楼,一边说道:“我得多研究研究菜谱了,要把你喂得胖一点。”

  “胖了就不好看了。”

  “我剪头发之后也不好看啊。”

  “你好看。”

  “你也好看。”

  罗思洁觉得,她这辈子都没有这样和别人说过话。罗思安小时候她从来没有哄过他,原来,从那时起她就开始偷偷地把自己的柔情都留给了身后的这个人。

  到了罗思洁家里时,衣着单薄的她额头已经冒出些汗了。

  她直接背着蒋深深进了卧室,把人放在床上。

  “要洗澡吗?”罗思洁双手撑着膝盖,弯着腰看着蒋深深,“你不舒服,先不洗了好不好,我帮你擦一擦,明天早上再洗澡。”

  蒋深深正仔仔细细地给她擦着额头,听她这么说,眼角都泛了红,“我自己擦。”

  她害羞了。

  罗思洁笑了笑,“好。”

  她给蒋深深找了件自己的睡衣,就把人送进了卫生间里,她陪狗子玩了会儿,又从卫生间里把人接出来。

  背了一趟之后,她好像爱上了这个戏码。没等蒋深深说话,她直接弯腰把人抱了起来。没有公主抱,只托着蒋深深,让她牢牢地挂在自己的身上,黏黏腻腻地走回了卧室。

  蒋深深也没怎么反应过来,惊呼一声,搂住了罗思洁的脑袋。

  “你干嘛呀?”

  她的腿紧紧地夹着罗思洁的腰,生怕掉下去。

  罗思洁的视线越过她的肩膀,看着路,一步一步走得又快又稳。“抱你回卧室啊,现在有没有觉得舒服一点?”

  “……好些了,可能是那会儿吃的药起作用了。”蒋深深顿了顿,说道:“好啦,到卧室了,你快放我下来。”

  罗思洁把人放在了床上,按着人躺下之后,拿被子把蒋深深包了个严严实实。

  “你先躺会儿,我去冲个澡。”

  蒋深深抓着被沿儿,软软地应了一声。

  罗思洁拿着睡衣走出去之后,卧室里安静的只剩下了她的呼吸声。蒋深深看了眼床边放着的那把电吉他,眼里浮现出一抹笑意。

  她上次来时,是来帮罗思洁收拾衣服。然后她就看见了窗边挂着的那个,被封在亚克力盒子里的草蚱蜢。现在,草蚱蜢正在自己家里呢,旁边是当初罗思洁给她变得那个草兔子。

  从翠绿变成了枯黄,谁又能想到她和罗思洁又这样走到了一起呢?

  罗思洁洗好澡之后,就看到了勾着一抹笑意沉沉地睡过去的蒋深深。

  本来就不重的脚步又被放轻了些,罗思洁小心翼翼地钻进被子里,从身后抱住了蒋深深。热乎乎的手放在了怀里人的小腹上,罗思洁缓缓地替她揉了揉。

  蒋深深似乎是舒服了,翻了个身,在她怀里拱了拱。

  罗思洁无声地笑了,“晚安,深深。”

  在她的眉间落下一吻,她也跟着闭上了眼睛。

  日子就这么有条不紊地过了下去,两个人好像是上瘾了似的,这天在蒋深深家里睡,那天又跑回罗思洁家里,来来回回地折腾,倒也不嫌累。

  不过,蒋深深还在圈子里,空闲的日子没等她们多回味,就已经到了头儿。

  别人在家里过假期时,是蒋深深最忙的日子。年前,她没有再接别的戏了,但是来来回回跑通告,一直到小年那天,才得了两天假。

  罗思洁早已经结束了倒数第二个学期的网课,正在家里抱着吉他写谱子的时候,收到了蒋深深的消息。

  问她有没有时间陪她回一趟家。

  时间,有没有的,必须要有。可是紧张,却也真的是紧张极了。她从来都没经历过这些,小时候也没有疼爱她的爸爸妈妈来教她做什么,她能长成现在这样,全靠了罗思明的引导。

  如今,告诉她要去见家长了,她光是想一想,心里就有些发慌。

  “你怎么还在紧张呐,”蒋深深坐在副驾驶,看着一脸严肃的罗思洁,扑哧一声笑了出来,“你不是去找连歆取过经了嘛?”

  “那不一样。”

  罗思洁摇了摇头,她认认真真地开着车,又一板一眼地说道:“她那是去见公公婆婆,我这是去见岳父岳母,会被打出来的。”

  听她说岳父岳母,蒋深深心里就像是被小猫挠了一下似的。她想牵着罗思洁的手,却又因为对方正在开车而作罢,“是岳父岳母,也是公公婆婆。”

  她忽然想到了后备箱里放着的那一堆年货补品,眼里的笑意更加灿烂了,她随手按开车载音乐,说道:“他们很喜欢你的,你不要紧张。”

  罗思洁勾了勾嘴角,空出一只手摸了摸蒋深深的发顶。

  蒋深深的父母并不在申江,而是在偏北边的一个小县城里。罗思洁开了两个小时,十点半的时候,终于停在了一个稍显老旧的小区里。

  她没有急着下车,坐在驾驶座上深深地吸了一口气。

  蒋深深解开安全带,看着她如临大敌的模样,心里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了些调皮的小尾巴。她往那边凑了凑,说道:“亲你一下,不紧张了,好不好?”

  罗思洁的心正在咚咚咚地跳着,可是听着耳侧婉转的声音,下意识地舔了下嘴唇。

  最近,蒋深深在她面前越来越放得开了。两个人马上就要二十五岁了,成熟女人该有的,蒋深深半点儿都不缺。

  罗思洁往旁边瞥了一眼,就看到了线衣包裹着的曲线。她眸里渐生火热,红着耳根,凑过去在蒋深深的脖颈上咂了一下。

  “抱一下,我们就上去。”

  她的声音有些闷,蒋深深忍着深处冒出来的痒意,抬手像是撸狗子一样,摸了摸罗思洁的脊背。

  说是抱一下,罗思洁抱了她整整五分钟,才把人松开。她拉下副驾驶上的遮光板,凑过去仔仔细细地打量了一番。

  她头发长长了,新扎的小揪揪没有散,妆也没有花。

  “没问题吧?”她还是有些不确定地看着蒋深深问到。

  蒋深深看着她眼中的光都带上了些小心翼翼,倏地笑了,“没问题。”

  两个人在车里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提着大包小包,上了楼。

  一直到蒋深深拿出钥匙,罗思洁心里的忐忑都没能消掉。可是,当面目和善的蒋爸把她们迎进家之后,被人嘘寒问暖了一番,她悬着的心,终于落地了。

  没有嫌弃,没有打量。

  原来,这就是家啊。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