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66章 第 66 章
  蒋深深去燕京参加话剧团面试的时候,罗思洁因为工作的原因,没有跟着。反倒是连歆,扔下自家的宝贝闺女,跟着蒋深深一块儿去了。

  说是要去燕京实地考察一下,可以的话,就在燕京再办一家吉他工作室。

  罗思洁则是在工作室泡了两天,好不容易挨到了周六,才回了家。

  她冲了个澡,也不困。拿起茶几上放着的戒指,又套进了左手中指上。

  那天,蒋深深接受了她半点浪漫都没有的求婚,不仅如此,还拿出来她定制的戒指,套住了自己。

  想到这儿,罗思洁就忍不住,连眼中都溢满了笑意。

  她以前不知道这个还要讲究那么多,只知道结婚之后戒指要戴在无名指上。那天,她就看着蒋深深红着眼睛,像个小兔子似的,拉着自己喋喋不休地说着,然后,就把她准备的戒指套在了自己的中指上。

  这叫,名花有主。

  脑海里忽然蹦出来这个词,罗思洁不由得笑了起来。

  她发现,最近自己笑得次数实在是太多了,随便想些什么就能笑起来,尤其是在蒋深深答应了自己的求婚之后。

  连工作室的小伙伴们都开始问她是不是遇见了什么喜事。

  直到看见她指间的戒指时,才会故作了然地调侃两句。她每次都只淡然地笑一下,却把要膨胀的欢喜憋在心里。但是今天,她要去说一下了。

  她约了今天,去监狱里看罗思明。

  上次去看他的时候,罗思洁让她下次带本书,他说,不能因为人进了监狱,就忘掉了以前学过的所有技能。罗思明以前是学计算机的,毕业之后被迫进了罗家的公司,干着和计算机完全不沾边的工作。

  罗思洁给他带了一本《自动机理论、语言和计算导论》,交给了会见室民警,她就坐在了会见室里,等着罗思明过来。

  这几年,每次她都是坐在这个会见室里,面前的这片大玻璃永远都这么透亮,映的那一边的罗思明都精神了很多。

  “这次来,是带了什么好消息吗?”罗思明坐在另一边,拿着听筒,他看见了罗思洁手指上套着的戒指,笑得一脸八卦。

  罗思洁挑了挑眉,看着罗思明现在的样子,心更是放下了许多。罗思明现在也有三十多岁了,现在看起来,却更像是个白白净净的少年。

  “嗯,过两天,等她有时间了,我们就去领证了。”

  她说着,摩挲了一下指间的戒指,嘴角又弯了起来。

  罗思明透着玻璃,看着这个一个人闯荡出属于她自己的一片天的妹妹,眼中闪过一丝愧疚。只不过,这抹愧疚被他很快地掩了过去,他露出一个和罗思洁如出一辙的笑容来,问道:“什么时候办婚礼?”

  罗思洁倒是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只问道:“还有两年,你的服刑期就满了吧。”

  “一年,做了点好事儿,减刑了。”

  听他这么说,罗思洁一向波澜不惊地脸上满是兴奋,还没等她说什么,罗思明继续说道:“所以我才让你帮我带些书啊,总不能出了狱,和社会脱轨了。”

  罗思洁紧紧握着听筒,指节有些泛白,莫名地,眼底有些湿润。

  她眨了眨眼,笑着说道:“那看来,我们的婚礼要提前了。”

  *

  罗思洁回到家的时候,看见本来放在玄关那儿的浅粉色拖鞋不见了。

  心中的疲惫一扫而空,她连鞋都没换,径直地走了进去。

  蒋深深正蹲在沙发旁收拾行李,听见声音,她回过头看着满脸惊讶的罗思洁笑了出来:“怎么啦,才几天没见,你都不认识我啦?”

  她声音里满是娇俏,可是思念也是少不了的。

  这几年,她经常出去,不是去剧组,就是跑通告,两个人在一块儿的日子少得可怜。

  现在,好不容易退了圈,她在家里窝了一个月之后,只不过出去了两三天,就已经归心似箭了。

  “不是说明天才回来吗?”罗思洁跨过去一步,蹲在蒋深深旁边,“我都没去机场接你,打车回来的?”

  她伸出手,把蒋深深的手从行李箱里捞了出来,牢牢地攥在手心。

  蒋深深由着她的动作,说道:“连歆她老公去接的我们,你不是说今天要去看思明哥嘛,我就没有告诉你。”

  罗思洁这才想起来,她昨天在微信上和蒋深深提了一句。

  没想到熬了一个夜,自己先忘了。

  她刚想说些什么,就被蒋深深拉着站了起来。

  “你昨天几点睡的,黑眼圈都出来了,”蒋深深把罗思洁按在了沙发上,自己也顺势坐在她身边,“今天有补觉吗?”

  现在已经下午四点了,三月的白天正在被慢慢拉长。

  罗思洁后知后觉地感受着铺天盖地的困意,却摇了摇头,说:“没怎么熬,话剧团那边怎么样,累不累?”

  “你怎么不问过没过啊?”

  蒋深深扑哧一声笑了出来,捧住罗思洁的脸,一顿□□。

  罗思洁笑着拉下她的手放在自己的肩头,压过去把人抱进怀里,半阖着眼睛说道:“我相信你,肯定没问题的。”

  “那我要是没过,怎么办啊?”蒋深深环着她的腰,问到。

  “我养你啊。”

  罗思洁打了个哈欠,却很是笃定地说道:“有我一口吃的,就绝对不会饿着你。”

  蒋深深嘴角的笑意越来越深,她轻轻地拍着罗思洁的脊背,像是哄孩子一样,小声说道:“那你养我吧。”

  “嗯,我养你。”

  你一句我一句地重复着,直到罗思洁卸了浑身的力气,靠着蒋深深睡了过去,这场幼稚的对话才停了下来。

  蒋深深撑着她,别扭地仰躺在沙发上。她让罗思洁靠在了自己的怀里,也跟着合上了眼。

  她这两天来回奔波,也是疲惫得很。

  可是,怀里抱着这个心心念念的人,就算她再重,自己心里也踏实了。

  罗思洁比蒋深深先醒过来,窗外的天已经黑了,她皱着眉撑着沙发拉开了她和蒋深深之间的距离。

  她的动作把身下的人也给吵醒了,只听蒋深深嘤咛了一声,缓缓地睁开了眼。

  “累不累啊,怎么也不喊醒我?”

  罗思洁的腰也有些酸,她沙哑着声音,像是刚做完什么事一样。

  蒋深深被她拉起来,还没说些什么,腰间就覆上了一双手,不轻不重的揉捏着。酥酥麻麻的,传到她的心口,让她整个人莫名地软了下来。

  “你也累了啊,”她揪着罗思洁已经褶了的衬衫,小声说道:“晚上叫外卖吧,不想做饭。”

  罗思洁倒是没有直接应下来,她问道:“这两天在燕京是不是一直吃的外卖?”

  蒋深深怔了一下,“你怎么知道……”

  “你说说,哪次视频的时候你不是在酒店里?”罗思洁笑了笑,说道:“晚上想吃什么,我来做。”

  她的声音太过温柔,可是蒋深深总觉得永远都听不够,她在罗思洁的肩窝里蹭了蹭,小声地说道:“想吃蒜蓉粉丝娃娃菜。”

  “好。”

  等时针指向了七点的方向,罗思洁才把人松开,先去换上鞋,洗了手就进了厨房。

  家里的菜不少,做顿晚饭也不成问题。

  她忽然想到,最开始的时候,蒋深深都不在自己面前吃蒜。后来她才知道,蒋深深不是讨厌吃蒜,只是在自己面前,不知道是哪儿来的包袱,怕有味道。

  当时她心里又好笑,又觉得有些发涩。

  但是当晚她就做了两道蒜蓉菜,其中一道就是这个蒜蓉粉丝娃娃菜。

  蒜味儿不是很大,可是两个人一块儿吃着,吃着吃着就笑了。

  想到这儿,拿着刀的手更握紧了一点,她得好好地切蒜末啊。

  蒋深深已经收拾好了行李箱,她就坐在吧台边,撑着脸看着罗思洁。看着她留长的发丝调皮地垂了下来,挡住了那张未施粉黛却显得清秀文雅的脸。

  这些年,她看着那个人慢慢地沾染了烟火气息,尤其是在某些晚上的时候,向来显得有些生人勿近的柳叶眼也因着情|欲,沾染了多少的媚意。

  她的脸忽然变得通红,却在听到罗思洁的声音时,回过神来。

  “我今天去看思明哥,他明年就能出来。”

  蒋深深一愣,也顾不得捂住发烫的脸颊了,问道:“是减刑了嘛?”

  “嗯,”罗思洁切菜的动作停了下来,她抬起头看着蒋深深,眼眸中闪烁着星辰,她问道:“所以,我们是不是要去领证了,之后,还要好好策划婚礼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