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归程 > 第67章 第 67 章
  城市里的夜晚并不算寂静,可是当黎明的曙光破开那层云时,世界却静谧得就像是误入一片无人烟的仙境中。

  只留着一盏小夜灯的卧室里,安静的也只剩下了交缠在一起的呼吸声。

  蒋深深缓缓地睁开眼,下意识地就向右侧了侧身子。在看到罗思洁的睡颜时,本来还迷蒙的双眼中瞬间就迸发了笑意。

  昨天晚上一场痴缠,两个人累到洗完澡之后倒头就睡。

  连几点睡的都没有看清楚。

  可是蒋深深现在却睡不着了,她越过罗思洁的肩头看着紧紧拉着的窗帘,昏昏沉沉的,拦着外面才刚刚出来的那一点光亮。

  现在不过才五点多一点,她往罗思洁那边拱了拱,睁着一双大眼睛,仔仔细细地用视线描摹她的轮廓。

  以往稍显清冷坚毅的脸,这几年变得越发的柔和起来。

  尤其是在她面前时,这张脸上的笑意越来越多。和当初还在圈子里时相比,完全像是变了个模样。

  她就这样,满眼爱意地看着自己的心上人。

  却不想,一阵突兀的震动声响了起来,吓得蒋深深颤了一下。反应过来是手机振动时,还没等她做些什么呢,身边的人就翻了身,直接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关掉了振动。

  卧室中安静下来之后,罗思洁抬手捋了一把乱糟糟的头发,半撑着身子转过身来,却没想到直直地撞进了蒋深深的视线中。

  脸上一瞬间的错愕被蒋深深尽收眼底。

  “怎么定这么早的闹钟?”蒋深深眉眼弯弯,一边问,一边勾住罗思洁的腰肢,让她躺下来。

  罗思洁顺势把人圈进了自己的怀里,手下意识地在光滑的肌肤上游移了几下,惹得怀里人缩了缩身子。

  她笑了笑,才说道:“准备起来洗漱一下,做早饭。”

  她的声音中透着些初醒的沙哑,响在蒋深深的耳边,像是昨晚那样。她耳根一热,推了推罗思洁的肩膀,小声说道:“现在才五点半呢。”

  “但是今天你过生日啊,而且,”罗思洁抑制不住嘴角的笑意,低头在蒋深深的脸侧蹭了蹭,说道:“今天很重要的。”

  生日快乐,昨天这人不知道趴在她耳边说了多少遍。

  蒋深深听着她的话,心里的雀跃也被勾了出来。

  她们今天要去领证呢。

  两个人在床上又腻歪了一会儿,罗思洁这才下床去洗漱。

  下床之前,她还把蒋深深按在床上,声音里扬着笑,可是落在蒋深深的耳边却稍显暧昧,“你今天可是小寿星呢,昨天又累着了,好好在床上躺着,我去做饭。”

  蒋深深看着她走进了浴室,忽然拽着被子蒙在了脸上。

  被子下面,荡起了多少笑意。像是窗外,抵过寒冬之后,绽开的花朵一样。

  *

  从民政局出来的时候,罗思洁揣着她的小红本,恨不得昭告天下。

  她的心情像极了天空中悬着的大太阳,明媚又绚烂。

  “老婆。”罗思洁凑到蒋深深的耳边,小小声唤了一句。

  两个人扣在一起的手一直就没有松开过,蒋深深被她扯得踉跄了一下,歪倒在她身上。她耳根红了个彻底,只低低地应了一声。

  罗思洁不知道凑在她耳边叫过多少次了,偏偏这次,站在民政局门口,她总觉得心里就像是闯进了一群小鹿似的。

  “别在这儿干站着啦,”蒋深深说道:“中午还要和婉晴她们一起吃饭呢。”

  工作日的民政局门口,虽然算不上是人来人往,但是却也少不了路过的人。

  罗思洁倒是没怎么遮掩,只是蒋深深刚退圈不久,热度还没有完全降下去。听到她的话,罗思洁把人扯进怀里,揽着她的肩膀就往车那儿走,“都听老婆的。”

  她们中午和齐婉晴、连歆约了饭,一是为了给蒋深深过生日,二来,算是一场送别宴。

  “明天几点动身?”齐婉晴往火锅里加了两片肉,随口问到。

  蒋深深回:“上午九点就出发了。”

  “这么早?”齐婉晴摇了摇头,说道:“我可能起不来,不能来送你们了。”

  坐在她身边的连歆应和道:“我也是,起倒是能起来,但是还要照顾家里的小祖宗。”

  罗思洁正在剥着手里的虾,听连歆这么说,忽然调侃道:“你今天怎么没把你家的小祖宗带出来,就直接扔给宋晋了?”

  “哪儿有,去幼儿园了,”连歆摆了摆手,说道:“等下午放学了,我还要去接小崽子回家呢。”

  那会儿还是小祖宗,一眨眼就成了小崽子。

  罗思洁和蒋深深相视一笑,还没说什么呢,就听连歆问道:“你们俩这么久了,不准备要个孩子吗?”

  同婚合法这么多年了,要个孩子并不是一件难事。

  一旁的齐婉晴笑嘻嘻地说:“要孩子得先结婚啊。”

  她说着,不怀好意地看了蒋深深一眼,又对着罗思洁说道:“准备什么时候和我家深深求婚?你得好好准备,不能敷衍了事,不然我可跟你没完。”

  罗思洁闻言一愣,她舔了舔唇,眼底带笑。

  笑着,没忍住肩膀都颤了颤。

  对面坐着的齐婉晴一头雾水,她盯着罗思洁看了一会儿,然后瞬间就把眼神移到了蒋深深的脸上。

  “你们!”齐婉晴筷子都差点掉到地上,她表情夸张,嚷道:“你们难不成是偷偷领证了??”

  她眼尖地看见了蒋深深红透的耳垂,还有那一双根本都藏不住羞意的眼眸。

  想骂人。

  罗思洁放下筷子,握住蒋深深一直放在膝盖上的手她笑道:“嗯,上午刚去领了证。”

  尽管已经猜到了,可是听当事人亲口承认了,齐婉晴还是觉得,好气哦。

  连歆也瞪大了双眼,“领证了?也就是说求婚了?你怎么求的,说说?”

  她狐疑地看着罗思洁,似乎根本不相信她会有想出什么浪漫的求婚点子。

  罗思洁被问住了,她少见地在外人面前窘迫了起来。

  攥着蒋深深的手无意识地搓了搓,惹得蒋深深心里都痒痒的。

  “这个是秘密,”她开口替自家老婆解了围,蒋深深反手握住罗思洁的手,狡黠地说道:“只有我才能知道。”

  齐婉晴“嘁”了一声,可是却是打心眼里替蒋深深高兴。

  尽管在座的人,都觉得罗思洁的求婚不会有什么浪漫可言。

  一顿饭吃完,几个人就分道扬镳了。下次再见,就要在燕京了。

  罗思洁和蒋深深没有急着回家,而是开车去了城北的那个老小区。

  破败的景象在这几年内没有一丝一毫的改变,可是树干上刚刚长出来的嫩芽,却给这一片萧瑟中添了些许的生机。

  “要不要进去看看?”

  车稳稳地停在了路边,蒋深深拉过罗思洁放在档杆上的手,轻轻地揉了揉。

  罗思洁看了一眼少了一半的大门,摇了摇头,说道:“不去了,去了再打一架。”

  听着她有些诙谐的话,蒋深深也跟着笑了。

  她听罗思洁说道:“其实这里我就住过两个月,然后就去参加《全能唱跳人》了。”

  当初罗家破产之后,她和杜雅娟她们从别墅搬进了这个小区里,尽管是个破旧的老小区了,但是在寸土寸金的申江,房租依旧不算很低。

  充斥着腐烂气味的房间,甚至没有她的床铺。那两个月里,她一直都睡在沙发上。

  有的时候,罗思洁觉得这个小区,像是一切噩梦的开始。

  所以在离开申江之前,她总觉得要来这儿看一眼。

  就像,画上一个句号似的。

  “你知不知道呀,我当初去过《全能唱跳人》的现场呢。”蒋深深歪着头,对着罗思洁说到。

  她从来没有说过这件事,罗思洁眉脚一挑,问道:“你当时喜欢的是谁啊?”

  “你猜啊。”蒋深深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看着罗思洁慢慢蹙起的眉心,瞬间就破了功,“好啦,喜欢的当然是你啊。”

  她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藏进了窗外的风声里。

  罗思洁这才满意地凑过去,在蒋深深的嘴角落下一吻。

  本来只是轻轻地触碰,可是却在蒋深深的手臂勾上来时,让这个吻变了味儿。

  狭小的车厢里瞬间升温,暧昧的喘息声过了好一会儿才停了下来。蒋深深攀着罗思洁的脖颈,哑着声音说道:“还在车里……”

  她手心的温度太烫了,烫的蒋深深忍不住颤了一下。

  罗思洁眼神有些晦暗,她在蒋深深的脸颊蹭了蹭,轻轻地应了一声。

  手从线衣的下摆中拿了出来,罗思洁早就把之前的想法抛在了脑后。

  什么来这儿画一个句号,她现在只觉得,蒋深深在的地方,才是她路程的终点。

  杜雅娟和罗思安如今过得怎么样,她完全不关心了。她现在只等着罗思明出狱之后,给蒋深深一场最幸福的婚礼。

  “我们回家?”她拉开了两人之间的距离,问到。

  蒋深深点了点头,脸上的红晕还来不及消退。

  她心里有些羞赧,别着脸看向窗外,就是不看罗思洁含着笑的双眼。

  车子动起来的时候,她看见杜雅娟佝偻着腰从小区里走了出来。

  蒋深深没有告诉罗思洁,罗思洁离开的那一年里,她去见过一次杜雅娟。那个人,到现在都扔不下内心的虚荣和偏见,哪怕被生活压弯了腰,脸上的刻薄也依旧存在。

  她不知道罗思洁有没有看见杜雅娟。蒋深深转回头来,看着专心驾驶的罗思洁,嘴角扬起一抹笑意。

  总归,以后她会一直陪在她的身边。

  *

  蒋深深进燕京话剧团的事,并非是出人意料的。

  黎帆在听罗思洁提到这件事的时候就开始唉声叹气,说是自己的工作室又要留不住人了。

  好在,她还是像当初在澳门那样,可以远程工作。

  而连歆也交给了她一个重任,那就是在燕京开一家吉他工作室。上次她和蒋深深一块儿去燕京的时候,就已经看准了几个位置,就等着罗思洁过去深入地去了解一下了。

  北上的时候,她们没有选择坐飞机。

  毕竟家里除了她们两个,还有一只狗子。蒋深深觉得托运的话,狗子太受罪了,所以两个人商量了一下,早点启程,开车去燕京,一路上边玩边赶路。

  她们没有带太多行李,没带过去的行李全都放在蒋深深在申江买的这套房里。

  两个人一条狗,还有两个拉杆箱,就这样上了路。

  她们从申江开到海州,看过滩涂和湿地,又拉着狗子去往了下一个目的地。到了滨县之后,又在那里休息了一晚,这才往津门去了。

  蒋深深很喜欢津门的□□花,罗思洁干脆买了一箱塞进了后备箱了。

  她有些庆幸,提前把吉他寄到了燕京,不然现在的车里可没有多少空余的位置。

  在第七天夜里,她们才到了燕京。

  租了两室一厅的房子,空荡荡的,两个人的精神却没有半点低沉。

  她们的生活,因为有着彼此的陪伴,可以在任何地点有着全新的开始。

  *

  时间飞逝,转眼已经过去了一年。

  新房已经装修好了,是两个人凑在一起看了好几天的装修杂志才定下了的风格。三室一厅,除了一间卧室和一间客房以外,另一间房加了隔音板,成了罗思洁专用的“音乐工作室”。

  蒋深深不在家,她又不需要去吉他工作室教学生的时候,就会窝在工作室里。

  眼镜的度数越来越高了,厚厚的镜片下,一双眼眸中闪着认真的光芒。

  “思明哥明天就出来了,你不回来接他吗?”

  耳机里传来连歆的声音,罗思洁敲着键盘的手顿了顿,然后才说道:“我……伯母要过去,我先不去了,害怕在监狱门口打起来。”

  “也是,”连歆似乎想到了杜雅娟那个尖酸刻薄的嘴脸,说道:“那你和思明哥说了吗?”

  “嗯,上次他给我打了个电话,也是说让我不要过去。”

  连歆应了一声,又说道:“思明哥出来了,你们终于要办婚礼了,可惜,我失去了当伴娘的资格!”

  她的声音有些痛心疾首,罗思洁下意识地弯起了嘴角,说道:“但是你还可以给我当出谋划策的军师。”

  “说起这个,你想好怎么求婚了吗?”连歆问到,“当初你竟然拿着户口本一句话就把深深拐回家,我也是服了你了。”

  “……你有什么好主意吗?”

  罗思洁被她噎了一下,也没有心思再做些什么了,干脆往椅背上一靠,放空了自己。

  连歆在电话那头说道:“不管怎么样,要有花吧,哪个女孩子不喜欢爱人给自己送花?我就问问你,给深深送过花吗?”

  “……”

  “我就知道你没有!”连歆有些恨铁不成钢,“你说说,你平时都干嘛了,连花都不知道买?”

  罗思洁舔了舔唇,突然想到了那次,两个人路过一家花店时,蒋深深说的话。她问她要不要花,蒋深深说花总有枯萎的一天,说还是不要了。

  连歆听她说完之后,恨不得顺着网线爬过来掐死她。

  “我不知道该说你是憨还是傻了,”她有些不甘心,“那你平时过节的时候,应该也会送小礼物吧。”

  “嗯,会送。”

  “那你还不是无可救药,”连歆顿了顿,说道:“其实我觉得哈,只要你再求一次婚,正式一点,不管是老套还是浪漫,深深一定都会开心的。”

  这句话,罗思洁不会否认。

  似乎已经可以想象的到蒋深深的样子,罗思洁倏地弯了嘴角。

  只是挂电话之前,连歆还是声嘶力竭地呐喊道:“以后要买花!!”

  花啊,罗思洁想着,心里突然冒出来一个主意。

  蒋深深跟着剧团出去演出了,还有两星期才能回来。

  两星期,可以做的事有很多了。

  *

  “狗子,今晚全靠你了,”罗思洁蹲在地上,抱着狗子的头说道:“你要是表现得好,明天给你炖大骨头。”

  狗子像是听懂了她的话,嗷了一声。

  她今天借口要在家里给蒋深深做饭,没有去机场接人。实际上,她一直紧张兮兮地坐在卧室里,扒拉着狗子。

  当那一声开门声终于传来时,罗思洁瞬间坐直了身子。

  “我回来啦。”

  蒋深深进门后,没有看到迎来的人,也没有飞扑过来的狗子,更没有饭菜的香气。如果客厅没有亮着灯,她可能会觉得罗思洁已经出门了。

  她拉着行李箱,换好拖鞋之后,刚想再喊一声,余光就看见了向自己飞奔过来的狗子。

  可是和以往不一样的是,狗子嘴里还叼着一捧花。

  确切的说,是一捧红玫瑰。

  蒋深深已经愣在了原地,她呆呆地从狗子嘴里拿过那一捧花,然后就看见狗子的项圈,被人换成了一根红绳,上面绑着一个小小的绒布盒子。

  一个想法闯进来脑海中,她好像已经失去了说话的能力,半张着嘴,看着含着笑的罗思洁向自己一步一步走来。

  耳边只剩下了自己的心跳声。

  罗思洁站在蒋深深面前,先是对着她笑了笑,然后蹲在狗子面前取下那个绒布盒子。

  单膝跪地,表情却掺杂着紧张。事先想好的浪漫的求婚词,被她完全抛在了脑后。

  罗思洁仰着头,看着蒋深深满是水雾的双眼,打开盒子举了起来,轻声说道:“老婆,嫁给我好不好?”

  小盒子里,是她们之前定好的一对婚戒。

  蒋深深是第一次看见成品,却不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傻愣愣的罗思洁。

  “干嘛呀,都叫老婆了,”她破涕为笑,颤着声音说道:“你、你还不给我戴上。”

  说着,她伸出了左手。

  两个人都愣在了原地,她们看着蒋深深左手无名指上的那枚戒指,没忍住,都笑了出来。

  罗思洁笑着,把新的戒指套了上去。

  “戴两个,把你套牢一点。”

  蒋深深听着她的念叨,眨了眨眼,隐去了眼前的水雾。她勾着嘴角,把人从地上拉起来。

  “怎么突然想到求婚啦……”她低着头,看着手里的那捧玫瑰花。

  罗思洁一瞬间分不太清,她的小妻子是害羞,还是被玫瑰映红了脸。她把人往怀里抱了抱,问道:“你喜不喜欢?”

  不知道她问的是喜不喜欢这场求婚,还是喜不喜欢这捧花,蒋深深单手环着她的腰,“嗯”了一声。

  她声音甜甜的,就像是小时候巷子口卖的棉花糖一样。

  罗思洁吞咽了一下,说道:“我定了六点半的餐厅。”

  现在才五点。

  “深深,”她声音低哑地唤了一声,“好不好?”

  话说的隐晦,蒋深深的脸却红了彻底。

  可是她却摸到罗思洁的手,牵引着她,顺着丝质衬衫,包裹住了自己的柔软。

  她有些无力地靠在鞋柜上,环着罗思洁的脖颈,任由她为所欲为。

  手里还攥着那一捧玫瑰花,却只有她自己知道,用了多少力气才没让那捧花掉下来。

  那可是,罗思洁第一次给她送花呢。
    东园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