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关于如何避开花式be线 > 第13章 先更新高甜(两章合一)

第13章 先更新高甜(两章合一)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net
  战争结束了,太宰治居然主动要求了一个欧洲出差,这倒是把森鸥外吓了一大跳。

  “呐,太宰是到欧洲那边发现了什么吗?貌似很高兴的样子。”

  太宰治懒懒散散拖着嗓音,却又能够真的看到他有那么一些高兴。

  “是属于我一个人的珍宝哦,森先生就不要管了啊,再多管下去,头发会全部秃掉的哦!”

  森鸥外无奈的叹息,像是看着翅膀硬了的孩子,那眼神让太宰想起鸡皮疙瘩。

  如果是檀的话,才不会这么粘腻恶心。

  檀的双眸里有大海与星尘。

  想到他在欧洲那边搜查到的港口黑手党,内心就忍不住飘花花。

  他一定会比那个世界的太宰更一步见到檀!

  工作还在继续着,但档期已经安排好了,机票订在了半个月后。

  这半个月他还要帮助森鸥外那个不靠谱的老师处理完5000亿日元的遗留问题。

  他这次倒是没怎么混水摸鱼,却是尽早办完,尽早回家,整个人神神秘秘,神经兮兮,偶尔还会露出一幅看起来很纯粹的笑容。

  甚至在出差的前一天晚上,抱着那本书在中原中也面前不停的晃荡的。

  飘来飘去,脚底像抹了润滑油一样,超级像一只醉酒的青花鱼。

  时不时还摸了摸自己绑在右眼的绷带,嘴里发出古怪的声音。

  嗯嘿哼哼哈兮兮兮兮~~~

  中原中也烦躁的把帽子往下一按,遮住了半张脸,实在是无法直视那么辣眼睛的青花鱼。

  “真不知道你到底是抽了什么风,为什么会接欧洲走私方面的任务,害的我还要担心你这个弱鸡会不会再那么危险的地方直接死去!不得不和你捆绑在一起!”

  中原中也在嘴里咒骂着太宰,整个人都气呼呼的。

  “中也~这次我们要去的可是法国哦,你难道不想要尝一尝那边的红酒吗?”

  “听说那里这个月可是有非常珍贵的82年的拉菲和89年的柏图斯拍卖会,难道你就不心动吗?”

  “这一次森先生发的奖金,可是超级的多,钱什么的可以再赚,这酒,可是有限的,机不可失时不再,你就不想将他们都搞到手吗?”

  “真的!呵!那还不赶紧收拾收拾东西去机场,万一没赶上飞机,我就把你大卸八块!”

  中原中也提起帽子,露出了钴蓝色的眼睛像宝石一样漂亮。

  太宰治想起了檀君的那双眼睛,心情好了许多,也就大人不计小人量的,暂时不报复这只小矮子了!

  “你这浑身上下也就只有那双眼睛比较漂亮了。”

  “哈?”中原中也晃了晃太宰的脑袋,“你这聪明的脑瓜,终于因为跳河太多进水了吗?”

  “切,果然是漆黑的小矮子!”

  面对太宰治的阴晴不定,中园中也已经习惯了,脑子中继续描绘那两瓶红酒的轮廓。身边都在飘着粉红色的小花花。

  而太宰治闭上眼脑子中也是那个人的湛蓝色双眸,在阳光的照射下那么的深邃,还有栗色的长发轻柔的扫在背部,如果散开,一定超级好看!

  檀的皮肤很白,手很软,只有一点点握笔的薄茧,但是很温暖,像一块暖玉一样,眉宇间也特别柔和,真的很像一个文艺工作者。

  如果檀用那悠然轻柔的嗓音念诗,一定很好听~~

  太宰治脸上又出现了荡漾的表情。

  还有一些婴儿肥的下巴埋进衣领间,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

  檀~君~

  太宰治下了飞机就恨不得去找檀,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这副样子是留不下什么特别好的印象,要好好打扮一下,起码得像一个正经人。

  太宰治根本不知道自己这副样子像什么。

  第二天,他终于见到了那个他等了很久了。

  只是他刚见到那个身影,就止住了步子,那个人和自己所想所看到的不一样,他穿着黑色的风衣,和自己之前穿的那一款很像,但他却穿出了更加凶残狠毒乖戾的气质。

  他突然回想起那个自己偷听的,关于檀一雄和坂口安吾的谈话。

  那关于檀颠沛流离的这二十多年。

  “我啊,警校没毕业就加入了异能特务科,身居于前线,参加过异能大战,又从异能特务科辞职,流浪到了港口黑手党。”

  太宰治突然升起了对这个人这简简单单一句话的探索,这之中发生的故事,他想要知道的完完整整。

  檀一雄敏锐的注意到有一个小家伙在看着自己,那双冰冷的深蓝色双眼,在阳光的照耀下是无机质的光辉。

  那是一个有些高挑,穿着与自己气质不符合的黑色大衣,稚气未脱,脸上还缠着绷带的中二小鬼,从远处看去,倒是有些可怜巴巴。

  檀一雄收回目光,他不介意别人注视着自己,这种情况从以前到现在经常有,在法国这个开放的地方,男性也会出现一部分,只是亚洲小鬼有些少见。

  而那个小鬼看到他今日有约了估计就会失魂落魄的走开。

  “魏,好久不见。”

  “好久不见,檀。”

  他等的是这个国家一位非常有名的超越者,魏尔伦。

  那个家伙有着一头银色的长发,如同北欧流浪的神明一般的气质,是拥有着一双灰蓝眼睛的人。

  他听说曾经有个搭档,叫做阿蒂尔.兰波,死在了檀他的故乡。

  对于他们俩的故事,檀并没有兴趣,他们只是普普通通的朋友,而这只是一场在法国比较寻常的约会而已,虽然檀很难适应这边的风情与浪漫,自由开放的态度。

  “啊,亲爱的檀,你身上还是有着一股文雅又迷人的气质,我那里有一瓶上好的红酒,要不要一起去喝一杯?”

  “你应该知道的,魏尔伦,虽然我不抵触喝酒,但我并没有在大中午,做这种类似于情人一般事情的习惯,你要是想,我们可以晚上去酒吧小酌几杯。”

  “哈哈哈哈哈,你总是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那么的直白,我可是很喜欢你这一点的,就像是属于文人的反骨与傲气。”

  魏尔伦毫不在意的开朗一笑,手搭在对方的肩膀上,搂住对方的脖子,扯了扯檀一雄单边眼镜框上扣着的银链。

  太宰瞪大了眼睛,有一些茫然与懵逼。

  他以他露出的那只眼睛所展现的绝佳视力保证,那个靠近檀的白发男,绝对是想要睡檀,还是不想负责的那种!

  檀为什么会和这种人渣成为好友?

  太宰靠近檀一雄,藏在绷带缝隙中的定位器与录音器,轻轻地沾在了檀一雄的外套上。

  檀一雄与太宰治擦身而过,两双眸在空气中对视了一下,檀一雄僵住了身子。

  他拉住了太宰治的外套。

  “你,叫什么名字?”

  檀一雄有些紧张的,抿了抿嘴角。

  “我叫檀,檀一雄。”

  那种内心产出的撕裂一般的感情,来自灵魂一般的共鸣,究竟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他看到那样感情的鸢色眸,就会有一种想要落泪的感觉。

  为什么他会担心自己抓不住对方。

  魏尔伦挑眉,看着自己的好友貌似一见钟情一般的场景,砸了砸嘴,有些没想到。

  檀,这个看起来就正经禁欲的家伙居然走的是一见钟情的套路。

  “我叫太,宰。”太宰治没有说法语,而是两个人家乡的日文,“太宰治。”

  太宰?

  檀一雄虽然很少关注国内,但自己组织总部里面风头正盛的太宰,还是略有耳闻的。

  没想到居然只是一个孩子。

  还是一个让人怜惜的少年时期,居然就被那个什么新任首领给抓来打工了,还真是滥用童工。

  “我是港口黑手党欧洲分部首领檀一雄,太宰,你好。”

  诶,还真是出乎意料的正经啊。

  “咳咳,檀一雄干部,我奉首领的命令,让你回归总部。”

  谈起工作,檀一雄将放在他肩膀上魏尔伦的手扯开,单边眼框下的眼睛闪烁着危险的光泽。

  “恕我拒绝,当初将我调到欧洲分部来的,是先代首领,而目前的首领,对我来说,只是一个陌路人而已,我不会答应的。”

  太宰治也是被刚才的场景气昏头了,他固执的看着檀一雄。

  “如果是我作为首领叫你回去呢?”

  “你?”

  檀一雄轻笑道,“还是个小孩子呢,不要想着那么久远的事情,你也许有一天会成为的,但不是现在。”

  “那我们来做一个承诺,怎么样?如果我两年之后成为了首领,那么你就要回到横滨接受我的调遣,如何?”

  檀一雄失笑地看着把自己绕进去的家伙,太宰治这还是估算错了自己在檀一雄心中的重要性,他事实上对钱财没有什么贪恋,在这里也没有任何牵绊,有的只是想魏尔伦这样的半吊子的朋友关系。

  如果太宰治真的很想,那怕只是一个刚见过面的小家伙,他也会思考着跟对方回去。

  只是小家伙闪闪发光的样子真的很耀眼啊,自我打磨后两年的钻石,会给他带来怎么样的惊喜?

  檀非常期待两年后太宰送给他的礼物。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