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关于如何避开花式be线 > 第36章 三个场景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net
  “你好,太宰。”

  檀一雄从错中回过神来,忽视掉那一刹那人影的交错,最后疏离地打了一个招呼。

  碑上没有刻字,也没有墓志铭,但是太宰知道下面埋的也是“太宰治。”

  也许是本质原因,他看着那墓碑与檀一雄在一起,也是心中升起了一分难过的意味。

  他突然有些想回自己的世界了,这个世界就算再怎么平静也糟透了,还不如面对惨不忍睹的横滨,那里至少檀会陪在自己的身边,面对自己不想再看到的场面,会第一时间捂住自己的眼睛,哪怕不需要。

  有的时候只要稍微心情低落一些,对方就会像受到什么惊吓似的,把语调放到最柔和哼着一段歌谣,贴在他的耳边。

  还能感受到身后心脏的跳动与檀身上如同松雪般清冷的淡香。

  糟糕透了,比面对魔人,时时刻刻看着一只老鼠乱窜,还要糟糕。

  太宰这这几日比较平和的心开始焦躁了起来,也许是被这一幕说刺激,有些不安于大脑中左右思想,让他有些想回家了。

  可是这个世界没有被融合啊,没有彭格列的古怪玩意儿,想要离开一个世界界,只能靠书了吧?

  但这个世间的书对他还有用吗?对人间失格还有用吗?

  太宰治不确定。

  他走上前在碑前坐下,看着空白的墓碑郁闷的用指尖划出了白痕。

  檀一雄皱了皱眉,最后无奈的叹了口气,跪坐下来与太宰治平视。

  “你是想回去了吧?”

  太宰治低下头,有些有气无力:“嗯一一,这里简直无聊透了,没有檀在身边,连入水都毫无兴趣。”

  “往前500米能看到一条河,你要是心情低落,可以进去泡一下,等我和檀扫完墓就去捞你,不要飘远了,万一死掉了,那些老头子又要说我乱用异能了。”

  绫辻行人将戴在太宰头上自己的帽子取了下来,因为已经戴上了江户川乱步的帽子,便放在了檀一雄的头上,将手搭在太宰治的肩膀上,鼻翼的墨镜随着动作而滑落。

  “哈!”太宰治跳了起来,他可以不吃津岛修治的醋,但绫辻行人?

  绝对不要自己泡在冰冷的河水里,让他们诉说往昔!

  这样的入水就算是死了也不安宁,简直是完全违背了他想要清爽朝气蓬勃的自杀!

  绫辻行人看出了太宰的心思,有一些不屑:“幼稚。”

  檀一雄平静地看着活跃的两人,轻轻地扶过碑面,为太宰治没划完的白痕添上最后一笔。

  津岛。

  碑上有了也许不能留下一日的字迹,却好像渡上了浅金色的光芒,愈发耀眼。

  仿佛有人站在世界之外,凝视着这里一样。

  _____

  ___

  安全屋中费奥多尔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屏幕,一只手在键盘上敲着什么,一只手放在嘴边,时不时的啃着本就不长的大拇指指甲,直到啃到细嫩的指尖肉,鲜血从伤口涌出,才慢悠悠的放下。

  檀一雄在一旁看着太阳穴直突突,带宰多年的习惯,让他忍不住拿出了绷带,最后还是快速的缠到了费奥多尔手上。

  费奥多尔低头看着那一小节绷带,语气好像有些受宠若惊一般:“没想到您是那种喜爱照顾他人的人。”

  “并不是,我若是有这种心思,就不会与你站在一起,而是在外面将你交给默尔索。”

  檀一雄,收起放在怀中的一卷绷带,神情冷淡。

  “只是不顺眼而已。”

  费奥多尔就笑笑,没有说话,看着那个几乎完美的蝴蝶结,不用想都知道为什么檀一雄这么熟练。

  明明被照顾的是他,但却吃了一嘴狗粮。:)

  “现在外面情况如何?”

  费奥多尔眨眨眼,有些无辜。

  “您答应过我不出手的。”

  檀一雄不管那么多了,非常有契约精神的坐在费奥多尔侧面,无聊的打着响指。

  火焰随着指尖的摩擦,一燃一灭,一燃一灭。

  费奥多尔仿若未闻,咬住了小巧的蝴蝶结,继续盯着屏幕。

  破风声从身后响起,火焰擦着那黑色的披风发出焦味儿。

  费奥多尔扭头将披风解开,看着仿佛什么事都没有发生的檀一雄。

  双目相对看到那双紫色的眼睛,檀一雄不知道是在解释还是散发老妈子一样的关心。

  “别驼背,腰挺直了。”

  费奥多尔听这个可笑的攻击理由,也不生气,从电脑上调出时间,歪头看着檀一雄。

  “您可以去休息了,没什么需要您的。”

  檀一雄沉默了一下:“我今天喝了三杯咖啡。”

  意味明显,睡不着。

  费奥多尔往一旁挪了挪让出了一台电脑。

  “打游戏吗?”

  刷好感度第一招提出友好的建议,有共同的聊天话题。

  檀一雄面色古怪的看着费奥多尔,好像在看傻子一样。

  他将电脑往旁边移了移,离费奥多尔远了一点点。

  “ID多少?”

  在计算机方面,费奥多尔有着自傲的资本,他们玩的又是街机游戏,像这种有手就可以的操纵人物,无非就是那几个动作,他有自信能够全部预判出来。

  操纵这种胜负简直就是轻而易举。

  刷好感度第二招,在游戏中有输有赢,才会让人产生继续的念头。

  檀一雄试着敲击了几下键盘,手感还算好,抬头意味深长地看了一眼费奥多尔。

  ……

  K.O!!

  檀一雄活动了一下指节,有点想再来一杯苦咖啡,想了一下今天的咖啡因摄入量,沏了一壶茶水。

  留下了僵在原地的费奥多尔。

  他确实在第二个回合就预判出了对方接下来的招式,然后一切就结束了。

  接下来的他就是看着自己的角色被击败,手速完全跟不上大脑的处理速度。

  失神的望着放在一旁的键盘上冒着淡淡的烟,他有些槽想吐。

  那种手速是魔鬼才能够达到的吧?

  肌肉无力,带不动的身体素质,费奥多尔想反应过来都没办法。

  看着费奥多尔的表情,檀一雄品了一口茶,将咖啡放在对方身边。

  少喝咖啡,少熬夜,脆皮法师暴击再强也赢不了的。

  “谢谢您。”

  费奥多尔接过了咖啡然后差一点吐出来。

  好苦。

  檀一雄的手艺是真的不错,咖啡的醇香闻起来就想让人尝一口,但是他这个人比较喜欢苦咖啡,越苦越好。

  什么牛奶,糖块,是不可能加的。

  不过考虑到是别人喝他事实上是准备了这些的。

  檀一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意,将牛奶放在了费奥多尔的一旁,看着脸色有些发青的费奥多尔。

  “你未免太过于心急了。”

  方糖倒在了精致的盘子中,三块入了咖啡杯,银质的勺子搅拌着,将茶水递过过去,让费奥多尔漱口。

  费奥多尔因为常年熬夜,咖啡是喝了不少的,但他真的不怎么喜欢咖啡的苦味,每次都会加三块方糖。

  檀一雄注意到了。

  他现在并没有管费奥多尔内心怎么想,手捧茶杯,抬头看着天花板,还是放心不下太宰治。

  这一次魔人白兰联合搞事情,他答应那个要求,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太宰被送往平行世界确认安全无误,他才会坐视不管。

  毕竟说到底,将太宰送回来,还得靠白兰才行。

  这也是他留这两个人等到现在的原因。

  不然就不是让乱步去看着白兰,而是直接找中原中也,或者自己上,摁死对方了。

  倒不是说他不相信彭格列,只是那群未成年看上去真的一点都不靠谱,白兰掌握了超越当今彭格列的平行世界科技却已经证实了。

  不过他并没有真的不管彭格列,两手准备还是要抓起来的。

  跟在魔人身边事实上对檀一雄本身是完全不利的。

  等这件事结束以后,檀一雄真就什么都没做,必然会被怀疑。

  不过他并不在意这些,他只在乎太宰,功成名就什么的,还是要留给站在舞台中央,众星捧月的世界第一名侦探吧。

  他在哪一方都无所谓,关键是太宰的想法。

  _____

  ___

  “嘶哼,世界第一名侦探大人可不会帮助罪犯!”

  江户川乱步捂着微肿的脸,含糊不清道。

  白兰,单手撑着下巴看坐在沙发上的江户川乱步,热心肠的将冰袋递给对方。

  “你需要一点外敷消炎药吗?”

  江户川乱步接过来敷在脸上。

  嘶!一股冰凉自脸颊传入天灵盖,激的江户川乱步瞪大了眼睛,脑袋向后仰去,一幅要死了的样子。

  “痛,嘶嘶,哈,啊!我快要痛死啦!”

  白兰就在一旁看着,脸上还带着笑容,最后被乱步,狠狠地瞪了一眼。

  “都怪你啊!”

  白兰有些无辜,晃动着手中的红酒酒杯,放手,酒杯落在纯白的毛毡地毯上发出闷声,酒水染红了毛毡。

  “哎呀,这地毯质量真好,你要是疼的受不了想要打滚也可以哦。”

  白兰蹲下,戳了戳毛毡,摁出了个小坑。

  听了白兰友好的建议,江户川乱步捂着脸不说话,最后嘀咕了一句。

  “都怪你,要不是你,我会吃那么多甜点吗?杜长都是会管着我的。”

  白兰倍感惊奇的挑眉,面对着倒打一耙也不生气:“你答应那个檀一雄不就是因为我不会伤害你,并且甜品不限量吗?”

  “甜品吃多了牙疼的脸都肿了,怪我?”

  白兰撕开了一袋棉花糖,吃的超级开心,无视了江户川乱步,怨气十足小眼神。

  乱步站了起来,气哄哄的指着白兰,像只炸了毛的猫。

  “我,嘶哈嘶,要跟你决斗!”

  “你信不信我只用三天就可以解决掉你的计划!”乱步睁着他翠绿色的眼睛,补充了一句,“赌上名侦探的名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