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余一丁 > 第二百零七章 修行者的手段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刚才从军营到小镇牌坊这一段路上余一丁一直就在思考这个问题,身处爆炸现场的夷人肯定会被震天雷的威力完全震慑,对他生不出半分抵抗的勇气,但是一旦远离了炸点,夷人或许会被爆炸声惊动,但绝对谈不上震慑。

  毕竟这个时代还没有成规模地使用的炸弹,火药技术也仅仅掌握在极少数的修行之人手中,所以余一丁不可能用自己现代人的思维设身处地完全替代古人的思维,更不能理解古人对老天爷的敬畏程度,打雷闪电刮风下雨这种现在人习以为常的自然现象怎么就会被愚昧的古人当作神灵的意志呢?余一丁实在是想不明白其中的缘由。

  不过也因此这种能够产生火光以及巨大声响的东西在古人看来完全就是老天爷发威了,如若不然刚才另外两处战场不会因此而一起停止厮杀,毕竟小镇东西两头参与混战的人们并没有亲眼所见震天雷的威力。

  所以现在对于战场上的夷人来说,最具威慑力的还是震天雷,刚才还仅仅是听见了爆炸的响声,现在他们却是亲眼看见了这种手段并非自然天成,而是余一丁所拥有的手段,那些夷人的惊骇程度可想而知,如果再给他加上一个“修行者”的身份,余一丁的形象在这些人的心目中便会更加神秘起来,毕竟对于普通人来说,修行者完全就是另外一个层面的存在。

  可是直到此刻蔡祖明还在和那三名乱波缠斗,余一丁不可能使用震天雷,他能用的攻击手段就只剩下气指和无形罡气了,他也只能在这两种技能上动点脑筋,看看能不能采用某种雷霆的方式将那三名夷人干掉,并且还要让剩下的夷人对他敬畏有加,甚至当作神人顶礼膜拜,这样夷人们才会真正生不出半点反抗之心。

  可是眼看着蔡祖明身上已经流血负伤,余一丁再也没有更多的思考时间了,于是直接就在距离拼斗的几人还有四五丈远的时候便使出了一道气指,目标正是那名拿着镰刀的乱波!

  因为就在余一丁看见他们几人后,此人还用镰刀在蔡祖明的身上狠狠地划过了两三次,余一丁看得很清楚,就在最后一次镰刀划过蔡祖明的腰眼时,也不知道那把镰刀是什么材质打造,锋利的刀口居然再次划开了铠甲上的铁片和皮甲,并带出一溜血迹,与此同时蔡祖明也是直接一个趔趄,另一名乱波的短剑堪堪从他的眼前掠过,差一点就要了蔡祖明的性命!

  场外正在观战的人们只见一道微微泛着白光的气流悄无声息但却迅疾无比地射向那名乱波的后脑,两边的人群都不禁发出一阵低呼!

  当余一丁跑过来时三名乱波当然也看见了他,不过他们并不清楚余一丁的手段,反而更加关注的是余一丁那身官服,如果蔡祖明看起来是一名品阶不低的武将,那余一丁就是一名品级不低的文官。

  这个发现令那三人不禁心花怒放,同时也不自觉地加大了手上的力道,并提高了攻击的速率,只为尽快解决蔡祖明,到那时就可以很轻松地抓住余一丁这名大官了,这也是蔡祖明会再次受伤的原因。

  可是余一丁那道气指来得突然,不要说他这算是偷袭,就是面对面决斗,以气指的速度和力道也不是这几名乱波可以应付的,他们毕竟只算执行任务的下忍,连中忍都算不上,就更别说与疾风阁少主那样的江湖大门派的掌门相提并论了。

  想当初在野熊岭余一丁用气指攻击疾风阁少主那可是没得到什么便宜的,不仅只是洞穿了少主的衣袖,而余一丁则是被疾风阁的暗器所伤,若不是他的无形罡气的治疗效果还算厉害,可能当时小命就交待在那座小庙内了。

  不过眼下这几名乱波碰上余一丁的下场只能是非死即伤,当然受伤的前提也是余一丁并不想立刻取了此人的性命,只挑不那么要害的部位下手。

  但眼前的现实情形是蔡祖明已经明显左支右绌疲于应付了,如果余一丁还要留手估计不出十招蔡祖明便会喋血当场,到那时他的结局就会变成非死即伤,这可不是余一丁愿意看见的结果。

  于是另外两名乱波只看见一道白气从余一丁抬起的指尖射出,直取那名手持镰刀的家伙的后脑,这俩人根本来不及出声示警,那道白气便在此人的后脑一入而没,正当那两人因为惊骇而使得动作突然停顿的一刹那,白气又从那人的一只眼眶射出,随着白气飞出的是那名乱波的一只已经支离破碎的眼球!

  余一丁只用了这一招便让现场所有人全都噤若寒蝉,就连一些官军也禁不住打了个寒颤,虽然他距离蔡祖明几人还有数丈之远,可是现在所有人的眼神都不由自主地向他这边望来,再也不看刚才还在拼死搏杀的三人,不过那三人也因为这个变故而突然住了手,同时蔡祖明还向后退出了一小步,并没有趁机对剩下的那两名乱波发动攻击。

  这并不是他对敌人怀有妇人之仁,而是因为这一刻余一丁已经来了!

  只要余一丁来了,今夜蔡祖明就是想要作死恐怕也很难办到,何况他的身上已经有多处刀伤,实在不能再继续拼杀了。

  就在数息之前,蔡祖明甚至认为自己今夜就会战死在这座偏僻的山区小镇了,他甚至设想了好几种不同的死法,包括跟他的那名临时护卫一样被敌人斩首,也在拼斗的间隙脑中就像过电一般回忆了一下自己这短短二十余年的过往生平,其中有他年迈的双亲,还有沈辰基、沈月婵以及过往人生中的那些亲朋好友或者是敌人仇家的面孔,当然,沈月婵肯定是他心中最大的牵挂……

  一开始蔡祖明并不知道余一丁的到来,直到那把鬼魅一般的镰刀在他的腰部又造成了一个深深的伤口,下一刻他便步伐踉跄,满以为自己立刻便要去见阎王时,抬头就见那名举着镰刀面带狞笑的脸庞上突然爆出一团血雾!

  随后这个狞笑便凝固在那张脸上,就在蔡祖明的目瞪口呆之下,那张脸的左眼眶已经变成了一个大大的血窟窿!

  扑通!

  那名乱波直接扑倒在地!

  而蔡祖明的头脸上沾了不少此人的鲜血和碎肉!

  可是蔡祖明却没有半分的难受表情,并不是说在这短短数日之间他就已经完全习惯了刀光剑影血肉横飞的战场厮杀场面,而是他除了看见那名乱波被杀,同时也看见了从那人眼眶中射出来的白气。

  直到此时蔡祖明才反应过来,这是余一丁来了,于是他便趁着一名乱波被杀,另外两人还在发愣的工夫往后跳出了一小步,虽然只是一小步,但也算是彻底脱离了战圈。

  而那两名乱波愣了愣才回过神来,此刻他们的眼光也全都是惊骇之色,哪里不知道余一丁并非他们所想象的待宰羔羊,而是比蔡祖明更加凶残的嗜血饿狼啊。

  就在两名乱波愣神的工夫,余一丁又飞速地往前冲出了两三丈距离,此时已经离三人只有短短的一两丈远了。

  眼见余一丁的来势迅猛,那两名乱波心中顿时生出了胆怯之意,他们只认为气指是余一丁使出一种犀利的暗器,可是能在四五丈的外射穿人头骨的暗器,速度之快、力道之大可以想象,这手功夫完全就不是他们二人所能抵挡。

  可是余一丁却以电光火石的速度猛冲了过来,于是那两名乱波在闪念之间再次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们又想拿下已经身负重伤的蔡祖明,只希望以此来要挟余一丁,也好保住他们的性命。

  毕竟此时蔡祖明还在两人眼前不远的地方,至少比余一丁的距离两人近得多,而且看起来此时的蔡祖明明显已是强弩之末,二人有信心合力之下一招便可将他生擒。

  这个错误的决定导致的结果便是两名乱波才刚刚准备移动身形,余一丁却早已猜到他们的意图,无形罡气瞬间灌注了双脚,接着他便以一个非人力所能及的速度越过了最后两丈的距离,直接闪到了那两人面前!

  围观的人群中又爆发出一阵更大的惊呼,因为他们只在眨眼之间便发现余一丁仿若幽灵一般窜到了那两名乱波的身侧,没有人能够看清楚他的身法和步法,紧接着他的右拳便狠狠地挥了出去!

  余一丁连续的几个动作一气呵成,顷刻间他的拳头就来到距离他最近的那名乱波的侧脸旁边,那人使用的是一把匕首,等他察觉到一阵拳风拂过他的脸颊时,他生命中最后的意识便是只来得及稍稍抬起手臂想要格挡余一丁的小臂,可是就在他的手臂刚刚抬起了一点点,余一丁的铁拳便结结实实地砸在了他的脸上。

  余一丁就是要用这种近乎残暴的方式杀死这两名乱波,并以此震慑住周围的那些夷人,以便将他们的反抗之心完全打消!

  于是众人只见那人的脸颊处被余一丁的拳头狠狠地击中,瞬间便凹下去了一块,同时他的嘴巴不由自主地张开,鲜血和好几颗牙齿也一起喷出,其中甚至还混有一些碎肉,也不知道是口腔里的碎肉还是舌头被咬掉了一小截!

  与此同时那人的身体立刻被打得倒飞了出去,在半空中那人的口中仍在不停地喷血……

  啪嗒!

  这名乱波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了一个完美的抛物线,飞出了三丈之外才重重地摔在地上,接着还不停地翻滚了几圈,这才趴在地上不省人事,而他的嘴角依旧在不停地冒出鲜血,瞬间便将周围的地面都洇湿了一片……

  看着他的半边颧骨都塌陷了下去,围观的众人都明白此人必定是死得不能再死了。

  这一次整个战场中再也没有一点点惊呼声发出,只剩下死一般的寂静,一阵夜风拂过,在这清凉的夏夜里所有人的身上居然都生出了一丝寒意!

  现在战圈中就只剩下那名唯一的乱波,就在刚才他的两名同伴还生龙活虎,转眼间却已横尸当场,这怎能不让他就像是被定身符定住了身体,只有呆立当场的份了。

  余一丁将手持匕首的乱波用一拳活活打死之后,便站在最后那名乱波的眼前,两人之间只有一步之遥,他并没有继续出手,只是冷冷地打量着那人,那眼神仿佛正在看着一名死人。

  到了此刻那名乱波已经完全被吓破了胆,他也侧过头傻傻地望着眼前的余一丁,只不过再也没有任何动作,蒙面巾下的眼神中充斥着掩饰不住的惊恐,而他的身体也不由自主地微微颤抖起来……

  两人就这样对视了片刻,余一丁依旧没有任何动作。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人的身体开始抖动得更加厉害,本来他手中拿着的武器是一根手杖模样的短棍,但那根短棍却是中空,此时他一手拿着一把本来插在手杖中的短剑,另一只手握着作为剑鞘的短棍,随着他的身体不断抖动,手中的短剑和剑鞘跟着一起颤抖起来。

  余一丁见状便将一只脚轻轻地向前挪动了一步,他整个人也几乎与那名乱波面对面站在一起。

  而在余一丁将脸凑到那人的眼前时,那人突然浑身猛地一颤,手中的短剑也不再颤抖,但是整个人却触电般后退半步,并下意识地举起短剑,向着余一丁的头顶便狠狠地劈了下来。

  这是一个人在生死之间的本能,也是这名乱波最后的求生欲望!

  余一丁却不慌不忙地抬起自己的左臂,短剑便砍在了他的手臂之上,刚才蔡祖明身上的铠甲能够被划开那名多道裂口,除了那把镰刀以外,也有这柄短剑的“功劳”,这也再次证明了夷人锻造武器的手段之高明,确实很不一般。

  只可惜这名乱波遇见了比他的短剑更加变态的余一丁,既然无形罡气如此好用,余一丁便像是在萨迦寺抵挡大上师身边服用了秘药的番僧攻击那样,只用了一招武学中最为基础的抬臂格挡,只不过武学中的格挡是针对对手的手臂或者腿脚,没有人敢于用自己的手臂去格挡锋利无比的短剑。

  当然余一丁除外,他就那么自然而然地抬起手臂迎接呼啸而下的剑刃!

  蔡祖明倒是见识过余一丁肉身防御的厉害,可是这时候再一次亲眼所见还是令他无比震惊,那晚余一丁让他砍自己的手臂时蔡祖明多少还是手下留情,并不敢真正使出全身的气力,可是眼前的乱波是在拼命啊,肯定不会留手,必定是有多大劲便使出多大的劲,否则只剩死路一条了。

  可是乱波搏命之下的狠劈依旧没能伤到余一丁分毫,甚至连他的衣袖都没有能够划破一丝,剑刃最终只停留在余一丁手臂上方寸许的距离。

  也许那名乱波已经失去了理智,一击不中之后他又发疯似的连砍了好几剑,所以众人看不清楚剑刃与余一丁的衣物之间仍有间隙,而余一丁就这样站在那里抬起手臂任由那人不停地疯砍。

  直到那人又连续砍了六七下,到最后他甚至突然反手抓住了砍下来的剑刃,那人一愣之后再次使出了吃奶的劲想要抽回短剑,但是无论他怎么用劲也抽不动被余一丁握住的剑身,努力了几次以后终于停了下来,就这样举着短剑呆呆地盯着余一丁,仿佛放弃了挣扎一般不再有任何的动作。

  余一丁觉得已经到了这个份上,对围观的那些夷人应该有了足够的震慑力,于是他再次出手了,右臂直接一个冲拳砸在那人的胸口!

  刹那间那人的胸口便和他的同伴一样凹陷了下去,不用说,只能是一个胸骨碎裂的下场,而他的手掌再也握不住剑柄,只不过这一次余一丁并未将其击飞,那人只是被一拳打退了丈许远便摔倒在地,连挣扎都没有一下便去了地狱……

  “敢于反抗者,这几人便是下场!”

  余一丁的声音不大,但是语气中却带着说不出的冷酷,懂得夷语的军士连忙将他的话大声翻译给那些仍在发呆的夷人,并且很聪明地加上了一句“放下武器,束手就擒,否则格杀勿论!”。

  余一丁不想去管官军如何收拾这些夷人的事情,跨出两步来到蔡祖明身边,并伸出手握住了蔡祖明的一只胳膊,与此同时治疗气流立即送进了他的体内,蔡祖明立刻感受的到自己身上的伤口在以非常快的速度愈合。

  望着蔡祖明的双眼中满满的震惊之色,余一丁见他正想张口说些什么,连忙微笑着对他微微摇了摇头,轻声说道,“修行之人的小手段。”

  蔡祖明却还想开口,突然间小镇的监狱一带又有一支响箭带着凄厉的哨音冲天而起……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