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吻糖 > 第72章 第72章:永远
  手术过后,他在病房里守了他父亲一晚上,乔晚在旁边陪着他。

  近一天没睡觉,乔晚困得不行,不知不觉地,倒在了付昀身上。

  付昀将落在乔晚脸上的头发撩过她的耳际,把她缓缓抱起,来到他办公室,小心翼翼地放在沙发上,盖上被子。

  他多看了她会儿,过程中,给自己冲了杯咖啡。

  直到有人提醒他的父亲醒了,他才离开,把办公室的门轻轻掩上。

  来到父亲的病房门前,他却驻足了。

  好久之后,里面传来剧烈的咳嗽声,他才将门打开,冲上一杯药,递到父亲面前。

  付振华看着付昀,浑浊的双眼透露出复杂的目光。

  付昀的情绪也随着这样的目光变得复杂,他现在很疲倦,不觉得自己能承受得住,索性避开:“药趁热喝效果好点。”

  付振华把心里想说的话,放在喉咙里滚了两圈,终是咽下,一点点将杯子里的药喝完。

  药似乎很苦,付振华皱眉,又咳了两声,嘴角流出一点药渍。

  付昀递给他几张纸巾,他接过,擦了擦。

  一阵沉默。

  “对不起。”

  沙哑苍老的声音,打碎病房内的安静。

  付昀的眼眸微微敛动,视线变得不再那么明朗。

  这声道歉似乎让他难以忍受,他转身离开了病房。

  对不起。

  一切的苦辣酸涩,在时光的熔炉中,化作了这三个字。

  如果他父亲企图用这三个字来抹平过去一道道渗透着血迹的爪印,他不会甘心,这声道歉在他这里毫无意义。

  但作为一个在他手术刀下死里逃生的病人,一个家庭的支柱,又或者,一个他始终无法放弃的人,只要能睁开眼睛,无论说出什么,似乎都能令人感到欣慰。

  没多久,病房门被打开,付振华从里面走出。

  “跟爸爸聊会儿吗?”

  付昀安静片刻,点了下头:“进去吧,你现在不适合下床。”

  付振华刚做完手术,行动并不方便,付昀把他扶到床上,帮他将被子盖好。

  过程中,有几颗软糖掉落在地,付昀见到后,愣了一下。

  “这应该是依依那小姑娘塞进我口袋的。”付振华说,又意识到什么,“对了,你还不知道依依是谁……”

  “知道。”付昀打断他,把地上的几颗软糖捡起。

  手中软糖的包装,付昀并不陌生,小的时候,父亲也给他买过。

  在家里,他被禁止吃零食,通常是他考出一张满分试卷,就可以从父亲手里换一颗这样的软糖。一次只吃一颗糖,并不太容易让人感到满足,他会放进糖罐里,攒到过年的时候一起吃,但等他去糖罐里取的时候,糖已经早被父亲扔进了垃圾桶里。

  一次,他在垃圾桶的破洞旁,捡到一颗掉出的糖果放进嘴里,舌尖刚尝到甜味,父亲的拳头就打到了他的脸上,后来,就只剩下血腥味。

  后面好多年,他都不爱吃糖。

  “我不求你的原谅。”付振华轻叹一声,千言万语化作一句话,“但如果有一天你想要回家了,家门会永远为你打开。”

  此时,姚婕牵着依依走了进来。

  依依看到付昀手中的糖果,高兴地说:“哥哥也喜欢吃这种软糖吗?我们家还有好多呢,哥哥跟我们一起回家吧!如果哥哥要是嫌糖不够,我一哭鼻子,爸爸妈妈就会给我买好多好多,我可以全部分给哥哥!”

  *

  再次见到付昀的时候,他一个人坐在沙发上,手指间夹着一根点燃的烟。

  他靠在沙发上的姿势慵懒随意,下巴微微上仰,白色的烟雾在空中缭绕散开,那双半敛的眼睛,看起来朦胧而模糊。

  认识付昀以来,这是乔晚第一次看他抽烟。

  发现乔晚进来,付昀抬起眼眸,静看了她会儿,眼睛微微弯起:“吃糖吗?”

  乔晚愣了:“嗯?”

  “过来。”他莞尔,从口袋里拿出两颗软糖,朝她招了招了手,“男朋友剥糖给你吃。”

  他的笑容温柔迷人,乔晚的脸一红,慢吞吞地走到他身边坐下。

  付昀把手中的烟掐灭,剥开一颗软糖放在她嘴边:“替我尝一下,看好不好吃。”

  乔晚轻轻咬住,咀嚼了两下,点头。

  他一笑,将另外一颗糖放在她手心:“那这颗你喂给我吃。”

  乔晚把手中的这糖剥开,放在付昀嘴边。

  哪知付昀只是眼底含笑地看着她,并没有要吃的打算:“还记得高三物理课那次罚站吗?”

  乔晚想了想,记起来了。是那次顾呈分别塞了两颗糖进她和付昀的嘴里,王燕让他俩出去罚站,想让她背下偷吃零食并影响了付昀的锅,但被付昀捏了个理由,当场将王燕气炸。

  理由就是:是我剥给她吃的,也是我从她嘴里咬的。

  哦,所以。

  “知道怎么喂了?”他声调微扬。

  “……”乔晚把糖果剥开,放进嘴里轻轻咬住,往付昀的嘴唇凑过去。

  付昀忍不住一笑,用手指敲打了下她的鼻尖:“这么敷衍?被迫营业一样。”

  乔晚:“你咬不咬了,还过会儿我口水要流出来了。”

  “……”兴致被一扫而光,他也被迫营业似地把那颗糖从她嘴里咬了过来。

  把那颗糖咽下后,他忽然叹了口气:“我感觉你已经开始对我厌倦了。”

  “……”乔晚一脸懵地看向付昀,“你知道我们晚上还订了间护士套装play的主题酒店吧?”

  “我不是指色情方面的事。”

  “……”乔晚面无表情,“我们已经谈了五年恋爱了,这种咬糖接吻什么的,不能指望每次都能像第一次那样。”

  “看吧,说你对我开始厌倦了还不承认,我就可以每次不管跟你做什么,都能像第一次那样。”付昀散漫地说,想了会儿,又补充,“晚上做你想要的那种事的时候,也可以每次都能像当晚第一次那样。”

  “……”乔晚受不了了,但又哭笑不得,“付昀,你突然间的,在发什么神经?”

  他眉梢微抬,漫不经心地看着她:“就是想提醒下你,顺便也算是警告吧,你得多宠着我点了,不然,后果会有点严重。”

  她继续看他发神经,顺便给自己泡了杯茶:“嗯,说出来吓吓我吧。”

  他嗓音悠懒,拖腔带调:“我会找我爸爸妈妈告状。”

  “噗!”乔晚没忍住,一口水喷出来:“哈哈哈哈……请问你是付三岁小朋友吗?还要找爸爸妈妈告状,你这是要把我笑死啊!”

  乔晚的眼泪都要笑出来了,她觉得现在的付昀多出来一股莫名其妙的幼稚,然而笑着笑着,她忽然怔住,这才反应过来付昀话里的意思。

  付昀不再逗她,神色变宁静了许多,眼底流淌着轻浅的笑意:“我有爸爸妈妈了。”

  你可以开开心心跟着我回家了。

  *

  最后一次矫正手术之后,乔军终于可以摆脱伴随他十几年的拐杖了。

  付昀让他每周来一次医院做康复训练,每次来的时候,他都会带点花生米和小酒同付昀唠唠嗑。付昀便把乔军做康复训练的时间,选在了他的调休日,这样,他就可以毫无顾忌地陪叔叔喝酒了。

  这天,乔军正在向付昀吹嘘他十岁的时候可以斗赢村里最犟的倔牛,此时,病房的门被打开,付振华进来。

  然而乔军背对着门,并没有去看来者是谁,继续他的吹嘘:“那头牛有多犟呢?你等会儿啊,让我想想怎么给你形容……对了!你爸。你爸那人不就犟翻天了吗,那头牛比你爸还要犟!不过啊,到我手里,一条烂裤衩就斗得那头犟牛屁股朝天了!”

  安静。

  乔军纳闷儿地挠了挠脑袋,平常见这未来女婿最爱听到他各种胡吹了,怎么现在一点反应都没有?

  “乔先生。”付振华客气地打了声招呼。

  乔军一个哆嗦,就差从椅子上掉下来,把自己摔得屁股朝天了。

  付振华稍稍加快脚步,将乔军的椅子扶住,礼笑道:“乔先生说的也没错,我以前呢,还真是头犟牛。”

  乔军看着对自己彬彬有礼的付振华,不自在了那么一会儿,但听到付振华说他也想加入这个喝酒唠嗑群,话匣子就又哗啦啦地打开了。

  聊得正尽兴,乔军忽然想起什么,从夹克里面的口袋里拿出一本存折:“这是那套商铺的钱,我们这几年的生意,也差不多刚好赚回来了。”

  付振华将那本存折塞回给乔军:“这笔钱给我们干什么,这是在提醒我,你还把我当年说的那些胡话放在心上么?这顿酒可不能白喝,赶紧收回去。”

  “那怎么能行。”乔军坚决不同意,“这是小昀母亲留给他的遗产,我们怎么能随随便便就收下。再说,这笔钱也算是给我们的一笔投资,现在店里的生意越来越好,已经不缺钱了,到了物归原主的时候。”

  此时,已经一起在附近商场逛了圈街的姚婕和林语,拧着大包小包也走了进来。

  “我说你们两个大男人啊,为个小本子在这里推搡来推搡去的,就跟台面下的小媳妇儿一样。”姚婕轻哼一声,“这存折里的钱,如果乔先生不想收,那就给晚晚当嫁妆好了,如果振华不想要,就直接给小昀当聘礼啊。反正这笔钱折腾来折腾去最后也属于他们小俩口的,你们又在凑什么热闹?”

  “……”

  “咳……”

  说的真有道理。

  等到乔晚再进去的时候,里面已经花生瓜子热茶糖果,聊得正热乎。

  “付叔叔,手机还你。”乔晚把打了近两个小时电话的手机,递给付振华,“奶奶说,让你下午过去接她。”

  付振华终于松下一口气,感激地看向乔晚:“谢谢你。”

  自从五年前,付振华为了不让老太太碍着他跟付昀之间的事,就找了个借口把老太太请回家了,至此,老太太就一直不肯原谅儿子,让付昀去劝都不起作用。

  付振华没有办法,后来想到乔晚讨老太太喜欢,就麻烦乔晚去帮忙劝劝,现在见起了作用,心里那颗悬着的石头,终于落了下来。

  “既然大家都在,要不这样吧。”付振华提议,“我邀请你们今晚都去我家吃饭。”

  鸦默雀静。

  只听得到窗外的鸟叫。

  五年前第一次去付家吃晚餐的经历,给乔晚一家留下了大概这栋医院面积大小的心理阴影。

  “那次是我失态了。”付振华愧歉着说,“为给上次的事赔礼,今晚我来做饭,你们想吃什么都告诉我。”

  姚婕一喜:“振华以前学过厨呢,做饭可好吃啦,你们今晚一定要去我们家尝尝!”

  又一阵欢声笑语后,已经快到下午,几人就一起约着出去买食材。

  乔晚也跟着他们的脚步走出,门却比她先一步关上。

  付昀靠在门上,凑近她,眼神意味深长:“我们也尝尝?”

  *

  出了医院,坐上付昀的车后,乔晚赶紧照镜子。

  看见脖子上有好几个红印,身上穿的又是夏天的衣服,遮都遮不住,乔晚开始犯愁:“晚上就要去你家吃饭了,这要是让长辈们看见,多难为情啊。”

  “有什么,不都是过来人。”他无事发生地开着车。

  “……”

  哦,你每次说话都好有道理啊。

  他似乎仍有些意欲未尽,舔了舔唇,笑:“帮我看看我钱包里的东西还够不够。”

  乔晚拿出他的钱包,打开,数了数:“八张银行卡,够吗?”

  付昀哂:“谁让你数银行卡了,钱包里面的那层。”

  乔晚把钱包里面那层打开,又数了数:“四个……”

  套套。

  ……

  “那不够。”付昀笃定地说,然后转动方向盘,“我再去超市买一盒。”

  “……”

  乔晚觉得这件事上,自己也有发言权力:“其实我觉得,今晚的话,四个够了……”

  “对自己男朋友要求高点。”

  “……”

  啊,你还真是说什么都很有道理。

  超市买完东西,准备回家,后视镜中,陆陆续续出现几名身穿一中校服的学生,学生们走过之后,露出了一中的教学楼。

  心中仿佛涌动些什么,两人不约而同地相视看了眼。

  不一会儿,车往一中的方向驶去。

  四年时间,学校并无太大变化,只是校服下的面孔换了一张又一张。

  主教楼前的瓷砖上,有了隐隐的裂印,时光终归留下了痕迹。

  “付昀,快看,快看!”乔晚惊喜地指着脚下的这块瓷,“上面还刻着你的名字!”

  付昀往那块瓷砖上看去,上面确实被什么利器笨拙地刻着“付昀”两个字。

  后面还跟着四个小字——是个傻逼。

  “……”

  “那四个字不是我写的!我就只刻了你的名字……”乔晚赶紧解释,“这应该是后面参加军训的学生恶作剧刻上去的。”

  乔晚回想起了高一军训时,与付昀初次见面。

  付昀作为优秀学生代表,在台上演讲,自我介绍过后,他的名字一遍又一遍在她的耳边回荡,她摘下头上的发卡,将这个名字刻下。从此,这个名字便惊艳了她的少年时光。

  “这四个字倒也形容得没错。”付昀也回忆起了那天,演讲台下,一双明亮清澈的眼睛,“我应该在那个时候,有勇气一点,这样的话,就不会多耽误了两年时间去认识你。”

  那一天,阳光浓烈,演讲台下堆满了黑压压的人,闷热的空气混杂着知了的叫声,消沉而倦怠。

  为了拿学分,他参与了这次演讲,但他讨厌嘈杂聒噪的环境,于是把手中的演讲稿撕走了三分之二。刚做完自我介绍,台下一双干净透亮的眼睛吸引了他,几乎在一瞬间,心底的那股烦躁与厌倦彻底消失,凭着记忆,他平静地背诵完了整篇演讲。

  后来,他了解到,这双眼睛的主人,和他同一个年级,在对面教学楼一层,他偶尔经过走廊,都会看到她。那以后,他每天会多经过几次。

  他有想过去接近她,经常这么想。

  但他觉得,任何美好的东西,经过他的手,都会坏掉,变得糟糕。像那颗糖,他以为放进嘴里,会是令人幸福的甜味,最后尝到的,却是一口血腥。

  所以,也就打消了靠近她的念头。

  令他意外的,她有一天会主动找他表白。

  那一刻,他的内心怔忡不安,“我也喜欢你”这几个字已经滚到了喉咙处,说出口的时候,却变成了“我不喜欢你”。

  这样也好。不经过他的手,就不会坏掉,不会变糟糕。他宁愿与美好无缘。

  然而,她缠上他了。人生第一次遇到这样令人头疼的事。

  鸡零狗碎的几番折腾后,他没辙了,软下心来,想了想,试试吧。

  尝了她递到嘴里的一颗糖,甜得牙快要坏掉,但是,很喜欢。

  他想一直这样下去,和她。

  由此,也有了烦恼——很喜欢你呢,怎么办才好。

  一中此时正好放学。

  人群散得差不多后,来到曾经上过课的教室。

  玫瑰色的夕阳,一摞又一摞参差不齐的书,试卷的清香,飞扬的粉笔灰,只往一个方向转动的时钟。

  教室仿佛有一种能把时间凝固的力量。乔晚看着这里的一切,恍然像回到了五年前,她坐在前排的第一个位置,下巴垫着一本本全是红叉的作业,眼睛望着对面教学楼那个全校第一的他。

  吊车尾的自己,怎么才能摘到最高最亮的那颗星星呢?那时的她,十分苦恼地想。

  这是不可能的事吧?她一遍又一遍地这么对自己说。摘星星的人那么多,怎么轮得到她。

  如果,她也变成一颗星星呢?不去摘那颗星星,去变成陪那颗星星一起闪闪发光的星星。

  她对瞬间拥有的这个想法感到惊喜。

  她一直就是颗很普通很普通的尘埃,从来没有闪闪发光过,她由此对那颗星星的光,产生了深深的向往。

  就这样,她跟着她的星星,走呀走,渐渐地,有了一点点自己的光。

  她望着她的星星。

  此刻,她站在教室的门口,教室里的付昀正背对着她。

  忽然想起高二那次她和他在广播室见面时,也是这样的距离。

  那是她第一次离他这么近。

  想到这儿,乔晚莞尔,忍不住开口,模仿着那次她对他的告白:“付昀,我喜欢你。”

  付昀微怔。

  他回眸,在蔷薇色的暖阳中,对她微微一笑:“我爱你。”

  永远。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