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英雄联盟之第二王朝 > 第五百三十一章 解说台上的梨珍珠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五棵松电竞馆内,紧张刺激的lpl季后赛已经接近尾声。

  jdg迎来了他们的第三次bo5,面对一个士气低落、兵无战心的rng,已经有了两次bo5经验的他们成功把比赛打入了第五局,几乎就要迎来第一次成功了。

  但他们还是倒在了最后一步上,虽然uzi一直垮着个脸,没有什么发挥,甚至被loken隐隐压制住了,但香锅和小虎却没给他们往上爬的机会。

  不过,这场比赛并不是今天的重头戏。

  重头戏是接下来的这局bo5,将由常规赛排名第三,并且终结了edg季后赛连胜之旅的老牌劲旅we2.0对阵上常规赛第二,只输给了tq两局和we一局的超级新星fpx。

  揭棺而起的60e们在呐喊着,他们非常希望这支we能再现当年老we打遍天下无敌手的风采,fpx的粉丝们也不甘示弱,虽然人数相对较少,但在唐小幽的组织下,他们的气势比散乱的60e还更胜一筹。

  趁着观众们的热情高涨之际,第二场bo5的解说们也适时的开始了解说:

  “各位观众!欢迎收看17年春季季后赛三进二的比赛,我是解说记得!”

  “我是解说泽元!”

  自我介绍过后,两人笑了笑,不约而同的往右望了一眼,随后记得边笑道:“不过呢,今天在这里解说比赛的不只有我们两人而已,还有一位神秘嘉宾,你们一定猜不到她会是谁!”

  “那么,现在有情我们的神秘嘉宾来做一个自我介绍!”

  管泽元说罢,坐在解说台最左侧的梨珍珠便对着耳机前方的麦说道:“大家好,我是这场比赛的解说嘉宾梨珍珠。”

  哗

  梨珍珠的声音一出,现场的观众们发出了一阵惊呼,直播间的弹幕也瞬间变成了满屏的“!”和“?”。

  “是不是很惊喜啊?”

  镜头也适时的从台上的选手切到了解说席这里,记得一脸坏笑的坐在镜头左侧,而他身边的管泽元也是一副忍俊不禁的表情:“我已经能想象直播间的观众们现在都会发什么弹幕了,不是?就是!。”

  的确,没有人想到,梨珍珠这个还有比赛要打,要准备的现役选手会出现在解说台上。

  虽然现役选手解说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自从欧美那边的大师兄开了先例之后,有兴致的选手都不介意到解说席或者评论席来插一嘴,但那也都是建立在他们的比赛已经打完了的情况下。

  梨珍珠可是在自己队伍即将面临的二进一总决赛还没打的时候,就光明正大的跑来解说两个潜在对手的比赛,这实在是太出人意料了。

  lpl的官方对此保密的也是很到位,不仅没有任何事先的宣传,就连在场的两位解说都是到了今天快要上台的时候才被唐突的告知,说梨珍珠要和他们一起解说这场bo5,把他们也惊了个呆。

  不过,在初见的震惊过后,观众们的视线焦点很快就转移到了梨珍珠的妆扮上。

  众所周知,lpl总喜欢给解说,尤其是女解说化一些很诡异的浓厚妆容,虽然会让她们显得上镜,但也几乎看不出本人的模样。

  但到了梨珍珠这里就很特别了,别说浓妆了,她连淡妆都没化,只是稍微打了下光就坐到了解说席上。

  就连两个男解说的妆容都要比她重很多,但就是简单的打打光,坐在屏幕右侧的她就已经吸引走了99的目光。

  不论男女,都有些无法挪开视线。

  也只有隔着镜头看她才会有这样的感觉,打光后的梨珍珠如果不隔着镜头看,反而会觉得她变丑了不少,因为脸上打光之后就白的很不自然,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除了几乎没有,只是为了上镜的淡妆外,梨珍珠的穿的衣服也和一般的女解说很不一样,她居然是穿着汉服来解说的!

  半透明的薄纱下,隔着镜头还能隐约看到宽大袖口中的玉臂,以及常服下的素衣,美不胜收,真应了那句“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摇兮若流风之回雪”。

  观众们一时间都有些不想看比赛,只想看梨珍珠这么端坐一下午。

  可惜,比赛还是要进行的,镜头也终究是会被切走的,就算是这片刻的美,也会受到身旁那两个不停念口播的哈批解说的干扰。

  平时听起来还没那么烦人的口播,现在都让观众们听的想骂人了,纷纷发出“师傅别念了”、“安静”、“别打扰我看美女小姐姐”之类的弹幕表示抗议。

  然而他们的抗议只有后台关注着直播间弹幕的导播组知道,管泽元和记得还是敬业的念完了口播,随后便开始和梨珍珠闲扯起了一些观众们关心,他们也比较在意的问题。

  “珍珠姐今天来的真的是一个大惊喜,我们都是到了快要上台的时候才知道你今天要来和我们一起解说,为什么你会想要来解说这场比赛的?”

  “是为了刺探敌情吗?”

  解说嘛,人情世故都是很懂的,虽然梨珍珠的年龄比他们小很多,但就像theshy会被叫成shy哥一样,就算他们当面也是这么叫一样,哪怕梨珍珠当面,这两人也能面不改色的一口一个“珍珠姐”。

  “刺探敌情是一方面啦。”

  梨珍珠笑了笑,解释道:“另外,我和fpx这支队伍也是有些特殊的联系,去年我上场的时候其实是顶了doinb的位置,心里有些过意不去,和他商量了一下以后,就帮他买了一支lspl战队,然后让他带着一路打回来了。”

  推荐下,咪咪阅读app真心不错,值得装个,毕竟书源多,书籍全,更新快!

  过意不去也是有的,但更多的原因还是利益,只是这个就没必要说出来了,大家都是成年人,懂得都懂。

  “噢!所以说,当时fpx的老板其实是你啊?!”

  管泽元十分惊讶,这可是个大新闻。

  梨珍珠点了点头,一旁的记得好心补充道:“这里我插句嘴啊,去年lpl还没有联盟化的时候,很多规定都还不是很清晰,所以珍珠姐虽然是现役选手,但也可以在lspl买一支现役战队养着,甚至可以在lpl买一支战队,但今年已经不行了,现役选手不能持有同级别联赛内队伍的股份。”

  “嗯。”梨珍珠点头道:“现在fpx的资方是宾海国际集团,是我在休赛期找来的投资人。”

  听上去像是把fpx打包卖了,但实际并不是如此,她是以fpx作为资产入股到了米家控制的这个大集团内,tq和fpx两支队伍的青训也被合并了,所以她实际上还是fpx的老板,只是用这种方式规避掉了联盟的规章制度限制。

  管泽元也算是个富二代了,不过他也没想明白这里面的关窍,只是好奇道:“所以珍珠姐今天是有明确的支持对象了吧?”

  “也不能这么说。”

  梨珍珠摇头道:“虽然fpx和我关系密切,但we和我也很熟,我今天就是一个中立的解说,不会带什么倾向的。”

  阴暗一点想的话,其实we战胜fpx还是好事,她们能更容易的3:0对手,降名次的fpx也能继续接受edg的挑战,来增长他们打bo5的经验。

  “那珍珠姐你保持中立,我和泽元就要各自支持一支队伍了。”

  记得笑着点了点头,对梨珍珠的“中立”不置可否,还想说些什么的时候,就看到大屏幕上的画面被导播切到了bp面板处,便严肃了起来:“好的,现在第一局比赛的bp已经开始了,fpx第一局有优先选边权,他们是选择了红色方,看两队会如何bp。”

  管泽元很自然的就想接话,但梨珍珠却先一步开口道:“按照他们在常规赛的打法,we应该会限制fpx中野的联动,而fpx则会限制we的下路混发育的空间,第一局比赛,双方应该还是会保持这样的试探。”

  口齿清晰,语句流畅,表意简洁,完全不像是一个初登台时语句中满是各种语气助词和介词的解说萌新。

  说话间,we已经ban了一手皇子,而fpx则反手按掉了死歌这个上次给他们造成了大麻烦的英雄,也正应了梨珍珠所说的话。

  管泽元瞥了梨珍珠一眼,心中有些惊讶,他本来以为对方就是上台来体验下解说的感觉,并且直观的看一下两队的对决,没想到梨珍珠是真的准备解说,而且还说的有模有样的。

  既然如此,他这个专业解说也不能落后啊!

  “x的中上摇摆位,虽然之前是被珍珠姐你们用克烈制裁过一次,但doinb本身也是个玩克烈的好手,而且we的上中好像都不太会玩这个英雄。”

  为了不堕专业解说的名号,管泽元直接点名了克烈这个英雄。

  梨珍珠的嘴唇稍微抿了一下,如果是她的哪个队员提出这样的想法,她肯定会当场驳斥。

  不错,克烈确实是个摇摆位,但这个英雄打上路有天敌,打中路的话就要配合ap打野来补ap输出。

  而在经历了这么长的一轮常规赛后,一个众所周知的事实是,打野玩的稀烂,可以说只会一手蜘蛛,别的ap打野都不怎么行至少从常规赛的表现上看是如此。

  所以,与其ban克烈,还不如把人马、挖掘机这类wei玩的比较好的ad节奏打野给ban了,只要wei这个短板的节奏起不来,doinb也不太能动。

  不过,梨珍珠也觉得,虽然fpx看上去是在做常规bp,但叉烧的真实想法却未必如此,而we的教练红米指不定也有杀招。

  这两人就不是那种会把招数留到关键局才出的教练,而是和梨珍珠、章紫涵的风格一样,讲究一个先声夺人。

  她在这思量着,记得和管泽元又交流了两句,两队就把ban人全部搞定了。

  we三ban打野,确实如梨珍珠所料,但他们没ban人马,而是ban了奥拉夫。

  毕竟奥拉夫才是版本之子,虽然wei用的不算很好,但也不算很差,就和他的男枪一样,针对短板的话,这样ban还是可以的,而且也有利于他们的阵容构建。

  而人马这个英雄,虽然梨珍珠清楚fpx有这招,也知道相较于奥拉夫的控图,偏节奏和刷野的人马其实是wei更拿手的英雄,但fpx真正在常规赛拿出来用人马的局数只有三小局,都是wei的英雄被ban的差不多了才用的,效果好像也一般,所以we并未做太多提防。

  而fpx的ban人也基本集中在打野上,除了可野可下的死歌外,还ban了艾克和岩雀两个版本ap打野摇摆位,和we的ban人一对比,有种镜像的感觉。

  “we和fpx都可以说是3ban打野了,那we的一选会不会也抢一个打野呢?”

  记得随口说了几个打野英雄:“现在比较强的ap打野好像只有豹女了,要不然就选个蜘蛛打节奏,然后再在别的地方补点ap输出?或者干脆复古一点,用狮子狗螳螂来配ap中路?都有可能啊。”

  狮子狗和螳螂最近几个版本一直有加强,已经渐渐成为了男枪和盲僧的替代品,但这两个英雄不稳定,而且劣势局无用的特点也让他们基本只在强队打弱队,或者强打野打弱打野的时候有登过场,bp率虽然是不低,但也没人真的把他们当t1级别的打野来看。

  “拿打野应该是豹女,但我觉得红米会先拿杰斯来摇摆。”

  梨珍珠淡然的下了判断:“ban两个开团打野和一个开大冲阵的奥拉夫,不只是为了针对打野,还有打poke和拉扯的意图,杰斯这个英雄就挺适合we的,中上玩的都不错。”

  一个好的教练必然是这样的,每一步bp都不会只有一层单纯的考虑,不是说为了针对某个位置就把各种乱七八糟的英雄放上ban位,或者只按着ban本东一榔头西一锤子,而是要实现己方的阵容架构,并且破坏对手的阵容。

  梨珍珠自己也保有着教练的思维,很容易就能得出结论,但记得和管泽元却有些惊讶的看了她一眼。

  因为这样果断的判断,其实是很不符合他们理解中解说说话的风格的。

  在他们看来,解说先得能说才能解,如果贸然下判断然后被打脸,恐怕说都要说不下去了,所以正确的做法应该是事后诸葛亮,要不然就像记得一样,直接表明自己在猜测也是可以的。

  而且,现在we明面上亮出来的可是打野啊,一直在男枪、狮子狗和螳螂中间摇摆不定,你怎么会去说杰斯和豹女呢?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