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给魔尊送上一个桃子精[穿书] > 第50章 第五十个桃子
  舒蕴在外面液清池徘徊的时候,东方幽就知道她来了,他没有摇铜铃,他的耐心万年来一直都很好,对于舒蕴,他更是前所未有的好,而且在见识过舒蕴这种动不动就跳脚咒骂的,他甚至觉得自己脾气都很好。

  可惜,有人眼睛看不到。

  舒蕴别看这脸长得妖了点媚了点,看起来娇滴滴的,像极了凡人书里那攀权贵身上的妖妃只会魅惑撒嗲,可是此刻怒气冲冲踢门进来的样子,真真还有那么点气势磅礴的意思。

  东方幽颇有点不解,不久前见着还挺乖巧的,怎地又不小心吃了□□?

  “小神官这是怎么了?”他挑着眉看了眼差点没被她踹坏的门,“太子方才惹你不高兴了?”

  舒蕴翻了给白眼,一块石头就要往玉清这张脸上砸,他一下子就给接住了,舒蕴用脚踢开凳子坐了下来,面无表情地道:“太子亲和怎么可能惹我不高兴,你就不同了。”

  他似笑非笑地将那石子握在手里掂了掂,面前这女人闹脾气的模样倒是像极了以往在魔宫里的样子。

  “所以本君这是做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惹神君动怒了?”

  “你少给我来这一套,我希望你知道一点,我呢,最讨厌,最最讨厌就是别人骗我,你不想说的你大可以选择闭嘴,我也不会逼着你告诉我,可你既然要张开嘴,就请你说实话!”舒蕴擅长撒泼,但不擅长在东方幽以外的人面前撒泼,在这天宫她素来维持良好的形象,可对着这面前的男人,偏生肾上腺激素就是控制不了,她能怎么办!

  东方幽垂眸沉思了一下,手上的石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桌面,点了点头,“好。”

  舒蕴翻了个白眼,“谁问你好不好了,我问你,你到底有没有参加那次鲛人大战?”

  东方幽手上功夫停了一下,抬眸笑着道:“玉清没有。”他是真的有。

  “那你干嘛骗我?”舒蕴真不觉得这是小事,对于她来说鲛人公主这是天大的秘密,哪里能随随便便地开口谈及,东方幽找这个鲛人公主来牵制庞羽,显然对于他来说,鲛人公主很重要,天知道东方幽在这天界里有没有耳目。

  或者,指不定这个玉清就是东方幽的耳目!

  “这不是骗了你才有了这次见面吗?不然,你话也没法继续跟我说。”东方幽觉得是这么个道理没错,他现在可是很老实了。

  东方幽是特别喜欢看她这模样,比她乖巧听话的时候好看更多,额间的法印,到那颗赤红色的泪痣,以及红唇下微微凹下去的小窝,这可比魔宫放着她的画像要让他觉得顺眼许多。

  他斟了一口桂花酿,小酌一口,眼角刚好瞥见听风看着他恨铁不成钢的样子,又指着舒蕴在对着他挤眉弄眼,他就懂了,先前听风劝告道的,叫他不要惹她生气什么的,东方幽叹了口气——

  “——你先别生气,我说起我知道鲛人公主这事,却并非骗你,我确实知道的。”

  “哦?还想编呢?”舒蕴一脸可疑地看着他。

  “你不信?我既然能叫你过来,总不可能让你什么都没听到就回去吧,那我还怎么找你下一次?届时我的话究竟是真是假,你自然会判断,有些东西,我也不能瞎编啊,只不过,约定好的吃的,你似乎没带。”东方幽耐着心一句一句地和她解释道,此时他的言行和玉清的皮囊竟出奇地相配。

  舒蕴抿了抿唇,铃铛磕了一下桌角发出了沉闷的声音,她先前从司命那里回来只记得他骗自己的事,倒是丝毫不记得还要什么带吃的这个事,“一顿吃的而已,你要是说了,我还能跑吗,我做什么欠你一顿吃的,又不是什么要命的事。”

  都怪玉清这男人玄乎,说的话偏生跟有魔力似的,她此刻又忍不住信了个十足十,反正来都来得,就算是他编的,她也可以听听这货还能怎么编。

  这么想,当下她就又软下嗓子,换了副嘴脸继续道:“仙主,你这要是真能说点你知道的,这何止是约下一次,你在这天宫每一天,小官都能陪你到处转,想吃什么吃什么,想做……额,那也不能什么都做,吃的那肯定可以。”

  话说完自己都吐了,可是能屈能伸,表情还是很到位的,足够地谄媚。

  东方幽眼神怪怪地看着她,又生硬地移开了目光,心里忍不住开始猜想这天宫该不会是真把她当妖妃教养的吧,虽然早已没有成为桃灵前的记忆,可是……也不能见谁都这般媚态吧。

  他清了清嗓子酌了一杯酒,点了点头,“好,可以,不过,我真的,也只是知道一点点。”

  舒蕴弯着眼睛甜甜地笑了笑,用力地点了一下头,大拇指和食指捏在一起对他道:“恩,就算只是一点点点点都可以。”

  “这个鲛人公主岳姬呢,她确实没死,而是在濒死的时候,被救了。”

  “然后?没啦?就真的这么一点点点点?”舒蕴怔了一下道。

  他似笑非笑地看着她那副嫌弃地模样,有点忍俊不禁,也不打算耍她了,继续道——

  “——听我说完,当年,东方幽绞杀鲛人族这事乃是临时起意,并未有所谋划,当时岳姬本在若水苦海的鲛人宫殿内,东方幽的银月破威力巨大,直接隔着一层海域也依旧重伤了她,待到庞羽赶到的时候,岳姬已经奄奄一息了,庞羽也是爱极了这位岳姬,散了一半的神格才堪堪将她的魂魄护了下来,留在她肉身上,之后……”

  舒蕴:“之后,庞羽就被东方幽抓了?”

  “嗯,散去一半神格的庞羽凭什么和东方幽打,自然是束手就擒,如果要来硬了,免不了这岳姬也就命数尽了。”东方幽酌了一杯酒,一边说,左手的拇指不住地来回摩挲着食指上的玉环。

  “那后来呢?”舒蕴瞥了眼他的动作继续问道。

  “后来天界战后到处寻找剩下的鲛人,但鲛人在苦海里那就是他们的天宫,天族要在苦海寻鲛人简直多此一举,也就给世人装个样子,很快就作罢了,况且从始至终天界也没有打算非逼得鲛人全族灭亡,仗既然结束,首领也死了,当然也不会对他们族人做什么,至于岳姬,是庞羽自己交代的。”

  “只要天宫愿意救她,他愿意自行散去所有神格,永被困于若水苦海,你也知道,除了鲛人以外,其他族人哪怕是天神,入那苦海片刻都是折磨,天界自然是乐意的,而岳姬也被救回来了。”

  舒蕴听后微怔了怔,但很快就接受了他的说法,这话里确实毫无逻辑错误,也十分符合她对整个世界规划的定理,只不过……

  “你这知道的可真不是一点点啊,那,那岳姬现在如何了?她在哪里?”舒蕴急迫地又继续追问道。

  东方幽挑了挑眉,调侃道:“这又是另一顿饭的事了,反正,我今天,就只知道这一点点,什么时候等你把欠我的还了,我考虑给你再说一点点。”

  “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就一顿吃的说的好像我欠你钱似的,那你不用告诉我她在哪里,你就告诉我,这个岳姬时隔这么多年了,可是……结亲了?”舒蕴其实没那么关心她实际在哪里,如果按照玉清这话来说,这个岳姬在这个世间某一个角落里好好活着的话,她就没必要去探听打扰,至于为什么想知道她有没有结婚……

  主要是她想知道当年爱得如此轰轰烈烈的两个人,万年过去了,可是能遗忘然后再嫁他人。

  “算是结了。”东方幽转着指环一瞬不瞬地盯着她道,确实结了,就是差了点事情没来得及做,导致这婚还没完整。

  “这样啊……那你见过她画像吗?”舒蕴扫了眼他转指环的动作,抬眸正好对上他的眼神。

  “我见过她本人。”东方幽淡淡地回答道。

  舒蕴那双眼睛睁得快赶上那个铜铃大小了,听他这话仿佛就跟追星追到真人似的,“你还见过本人?传闻这岳姬美艳绝伦,当年上一任天帝见一眼就着迷了,所以,真的吗?”

  “……算是真的吧。”

  “有多美,比我美吗?”舒蕴托着腮指了指自己,随口地问道,不过答案她不太信,也不是她自恋,她这张脸和身段,在天界和魔界就没见到比她好看的!

  就算是东方幽这个小白脸,那也只能和她媲美,不能比她好看!因为他心黑!

  这岳姬公主若是比她美,那就是超出她的想象力了,可是自打她见识过系统生成的勾蛇大君的蛇精脸后,她对此不抱任何期待。

  东方幽显然被她问的表情都生硬了,又给自己斟了一杯酒,瞥了她的脸一眼,“不知道。”不知道要怎么把同一个人作比较。

  舒蕴盯着他的一举一动,摆摆手,手仿佛很随意间地幻化出画笔,撑着脑袋状似无趣般地拿在手上打转,“算了算了不为难你,我又不是那种小气的,比我漂亮就比我漂亮嘛,这有什么!不过,她竟然能忘记过去重新生活倒是一件幸事。”

  “她不是忘记过去,而是记不得过去,实则,她早已身死,只能算是……魂魄重组再生罢了。”

  其实庞羽和岳姬这两个名字放在一起,对于他来说还是挺膈应的,但总归而言,舒蕴就是舒蕴,岳姬是岳姬,魂魄或许一样,但终究是两个人,过去的事情在他这里也做不得数了,她也不可能想起更多的。

  他突然想起那个梦境,想来是意有所指。

  东方幽有些慵懒地靠着椅背,撑着椅子长袖伏地,定睛地望着她,日光投下来,他坐在阴处,而她坐在阳处,似是觉得有些刺眼,半眯着像只慵懒娇贵的猫。

  而这只猫忽地抬眸望向他,他睫毛轻颤,一阵聚拢的灵力便突然朝他袭来,他下意识想反击,却又生生停了下来,仅是侧身避开,而方才那只慵懒坐在那里看着他的猫,如今手执须弥直直地就往他这里刺,速度极快动作利落,散开满天的灵力如烟火。

  他低声笑了笑,他这回没躲,直勾勾地伸手握住她的须弥,丝毫犹豫都没有就让她的灵力就这么直直地撞入他体内,继而反手一拽就将人拉入满怀——

  “——小脑袋挺机灵啊,对我就这么了解,嗯?”

  默默蹲墙角的听风:“……”

  不是,这刚刚气氛还挺好的,为什么架打起来就这么突然呢?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