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锦心是瑜 > 第六十二章话说开承诺圆梦 恨惊动辣手惩治
  “小兔崽子,师父都不叫了。”

  精瘦男子又白了小橘一眼,见乔锦心已经醒转,嚣张出声嘻嘻哈哈,完全不把这群人放在眼里。

  “乔锦心,哦,不,乔大人,别这么紧张嘛,我老怪物只是打个前哨,开个玩笑嘛,就是好奇,想认识认识将我乖徒儿拐跑之人,究竟是何方神圣。”

  乔锦心药还上头,勉强能在袁蝶衣的搀扶下起身,与之对线。

  “你是李斯翰的人?”

  精瘦男子古怪咕咚吞了口口水,答的模棱两可。

  “李斯翰?呵,你也可以这么理解吧,不过!很快就不是了。”

  乔锦心没有细究这话里的意思,只继续问。

  “小橘是你的徒弟?”

  “小橘?这名字可真难听,我给你取的多好,绿幽藤,你的眼睛就像它的叶子一样,是晶莹剔透的璀璨。”

  精瘦男子有些痴迷忘我的,盯着小橘那双奇特的眼睛。

  小橘则是冷冷的打断,并不领情,还要警告。

  “我没有师父,只有主人,请你离开,以后要再敢动我主人一下,我当场杀了你。”

  “你!”

  精瘦男子气结,可又只能面对现实。

  “好吧。”

  精瘦男子无奈叹一声,有些惆怅。

  众目睽睽之下,突然一声凭空炸雷惊响,一团烟雾升腾。满屋子人被呛的直咳嗽。

  等烟雾消散,精瘦男子早就借着烟气的掩护,遁逃的无隐无踪。

  “李斯翰已经盯上你了,好自为之!”

  空气里飘荡了最后一句提醒。

  “睡吧。”

  小橘面无表情,穿过一众人,冷若冰霜,好像刚才一切都只是幻象,没有发生过。

  屋里几个人有些踌躇,可看小橘不好看的脸色,也不大敢多问。

  只顾维均,他担心乔锦心安危,就抓了自己疑惑的点不放。

  “这奇奇怪怪的人是谁,李斯翰又是谁?”

  其余三个人都没应,都在屋子里收拾残局,顾维均明显被忽视了,有些尴尬。

  他加大音量又清晰问了一遍,还是没人理会。

  倒是这时候的袁蝶衣提了一个非分的要求,让他也顾不得尴尬下不来台了。

  “大人,我能不能留下来,也好照顾您。”

  “不行!”

  乔锦心与顾维均异口同声,都表示了不赞成。

  “咳咳。”乔锦心低着头红着脸,假装轻咳了两声推辞。

  “袁姑娘,男女有别。”

  “不如这样吧,我守在这里,袁姑娘你就放心回去睡吧!”

  顾维均许是受了什么启发,突然横插一杠子,有了新的提议。

  “不行!”

  不过在场的,除了顾维均之外的三个人马上断然拒绝,乔锦心更是在心里叫苦不迭。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两方争执不下,说到激动之余,更是分别扯了乔锦心的衣袖到自己手中,小小的砖房又成了大型修罗场。

  这似曾相识的场面,让乔锦心回忆起三年多前,在碧山上,顾维均跟佟怀信也是这样幼稚争夺的,一晃三年过去,佟怀信变了不少,可他顾维均竟一如既往的“幼稚”。

  “放手!”

  又是愣神的功夫,小橘终于是再也看不下去了,果断出手将二人都扯开,霸气宣布“主权”,让另外两人赶紧回去歇着。

  “不行,才出的事,我不放心,要有也是袁蝶衣走。”

  顾维均直接赖着坐在地上不走,一旁的袁蝶衣也来劲了,“敌不动我不动”,也就地蹲着,都不走。

  乔锦心苦笑,这两尊大佛她都得罪不起。

  “嗖,嗖,嗖!”

  三枚暗镖直插而去,逼的顾维均飞身躲闪,刚站定不久,又是一枚接了一枚,抬头看看四周,不用问都是小橘的手笔,而此时他才发现,自己早就已经站到门外了。

  “再见,不送!”

  小橘轻功脚力也是不错的,两三下便来到门前,再次合上门,栓紧了,甚至还找了门顶子顶的严严实实。

  任屋外的顾维均怎么急切的“咣咣”大力砸门,就当充耳不闻,拍拍手,完成任务般心满意足的回身。

  乔锦心古怪盯着小橘,一个劲儿努嘴,意思是屋里还有个“不方便”的袁蝶衣。

  小橘转过身来,不以为意,又理了理床铺,准备二次躺下。

  “别装了,袁姐姐早就识破了你的身份了。还男女有别。”

  小橘略带嘲讽的语气,让乔锦心又羞又惊。

  她微微张着嘴,定定瞧着袁蝶衣看她神色反应,以验证小橘的话。

  袁蝶衣见都被小橘说破了,也不好再隐瞒了,只是有些抱歉的低下头,摸了摸自己后脖颈。

  “大人,碟衣不是有意的。”

  “什么时候的事?”

  乔锦心自觉自己一直都伪装的挺好,实在搞不懂什么时候被袁蝶衣识破女儿身的。

  “就是那晚大人醉酒……”

  外面顾维均拼命砸门动静明显小了,小橘将食指放在唇边,让两人噤声,自己则慢慢踱步到门边,大力拍了门板子一把,朗声说道。

  “顾大人,别闹了,我家大人也要歇下了。”

  顾维均被小橘刚才那一拍门的一巴掌,震得贴门的耳朵“嗡嗡”作响,即使是这样,他也根本没有走的意思,执拗在门口,甚至靠着门墙蹲下身来,大有在门外守一整夜的意思。

  “不让我进门,我就在门口守着一整晚。”

  这种无力的威胁,对冷酷到底的小橘,是根本不起任何作用。

  “随便你,到时候村子里有什么蛇鼠虫蚁,乘人之危,把你咬了,得了什么不干不净的病,可没人救你。”

  “不,不用你管!”

  屋里的乔锦心,听出了顾维均语气里的虚张声势跟心虚害怕,轻声偷笑着,顾维均也有今天。

  很快的三个女孩子把被褥用品拼了拼,都合衣躺下。

  屋子外的风还在自嗨的刮,屋子里的三人却挨在一起,很温暖。

  乔锦心终于可以取下面具,舒舒服服,大大方方。

  袁蝶衣表现出来的并不是惊讶,毕竟那日醉酒回乔府,她都已经知道了。

  “大人。”

  黑暗中,袁蝶衣突然切切小声,叫了乔锦心。

  乔锦心转过头,认真看着她,等她下文。

  “大人,您可曾记得在兴县时,鼓励一个戏班子的小姑娘要努力练好戏,总有一天可以成名成角的吗?那个姑娘就是我。”

  乔锦心顿了一会儿,才细不可闻“嗯”了一声。

  其实这只是她当日为了出去,半真半假的随意说的一句,当然也不能完全说是假意,哪知道她能一记就是三年。

  “那以后我都有好好练习,要不是戏班子出了大变故,哥哥没了,春生逼我委身于他,说不定,说不定我真可以成为全天朝,登台唱戏的第一个女戏子。”

  话及此处,她突然悲从心头起,有些哽咽。

  这是一种恨。

  她恨顾维均不仅仅是因为她知道了,他是杀了自己亲哥哥的凶手,他更是毁了她一切理想的罪魁祸首。

  黑暗中的乔锦心跟小橘虽没表露心迹情绪,却是不约而同,稍稍抓紧了自己身前的一方被褥。

  身在乱世,能苟活便已是不错,可这同地上蝼蚁又有何区别。

  她,她,她都是人,活生生的人,有七情六欲,有追求抱负。

  乔锦心突然明白了,自己此次冒着这么大风险回来的原因了。

  她也许并不伟大,也不是什么时代选择了自己,这就是她证明自己的最好方法,她只是不甘心。

  从来都只是不甘心。

  过去是不甘心一直只是做一只任人摆布的金丝雀,现在是不甘心永远做一只缩头乌龟,偏安一隅,继续活在恶魔的阴影里。

  她要变强,她要抵抗,她要反客为主,自己争取主动权。

  蝶衣。”

  乔锦心轻轻唤了她一声。

  “嗯?”

  袁蝶衣平复了汹涌的情绪应着。

  “从这儿出去以后,我一定帮你达成这个心愿。”

  乔锦心说的笃定,袁蝶衣感觉是在做梦。

  “真,真的吗?”

  她有些不敢相信,可一直以来,她都无条件相信乔锦心说的。

  乔锦心摸索着,双手温暖的覆盖在她冰冷微微颤动的双手之上。

  她又找到了三年前的那种,被注入新生力量的澎湃。

  “你可以的!我们一起努力!”

  “嗯!”

  乔锦心将手举在空中掌心摊平,小橘默契会意,也将掌心摊平了覆上来,袁蝶衣愣了一会,游疑才学着二人的动作将自己掌心也叠在一起。

  “加油!”

  这充满元气的一声打气,让三个女孩子心中又充满了无限的希望。

  “老怪物,这么晚去哪儿了?”

  刚在自己乖徒弟那儿碰了一鼻子灰,精瘦男人心情很不爽,却正好碰上永远一身红衣斗篷的巧儿,笑得一脸邪魅。

  “小丫头,我老怪物去哪儿,用向你报备?”

  精瘦男人根本不把个子小小的只是个小姑娘的她,放在眼里。

  不过以他的江湖地位,也的确有这个资本。

  “我警告过你,没事不要去碰那个乔大人,那是我的猎物。”

  她是明知故问,美丽的眸子危险眯了眯。

  “呵,我老怪物来去全凭心意,你个无知小辈,我用听你的?”

  “是吗?”

  他张狂的态度,终于是将她惹怒了。

  她嘴角泛起一丝丝冷笑,嘴里的银针毫不留情便一一吐了出去。

  “雕虫小技!”

  精瘦男子早就料到且身手不凡,甚至炫技般,将那一根根银针接住收纳在指缝间。

  “呵,是吗?”

  她话音刚落,精瘦男子胸口积郁,一大口黑血吐在脚边。

  “怎么能这么不小心呢?说起来,你才是江湖上用毒的高手啊。”

  她啧声摇头,毫不客气踩着男子支撑在地的根根手指。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