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农门福妻是大佬 > 救人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沈清竹是跑回去的,她发现自己可能真的让江恒养废了,冲刺那么点路就累得不行。

  跑到门口的时候,卢致风才从车里爬出来,对着空无一人的院子有种没人要的错觉。

  “先生,玉书出事了。”

  沈清竹一句话让原本睡得还有点懵的卢致风瞬间清醒,前者也没给他问话的时间,语速飞快的说明了两个孩子的地点和情况,让他拿着药箱立刻过去。

  “您先去,我去找人。”

  那边房子塌了一片,就一个老头子和一个女人,什么都做不了。

  准备药是卢致风的事情,沈清竹帮不上忙,她现在要做的是找人一起把人挖出来。

  沈清竹和村民们交往不深,甚至因为宋莲花的缘故非常交恶。她不是不懂远亲不如近邻这个道理,只是宋莲花的形象她无法更改,和大多数村民也不可能和解。

  但也是有例外的。

  等跑到李保家里,沈清竹都能感觉到嗓子的干痛,不过她运气不错,李保两口子都在家,他们正凑在一起研究坏了的房子。

  “莲花?咋这么急,出啥事了。”

  沈清竹咽了口唾液润嗓子的时间,李保媳妇发现了她。

  “张大柱家的房子塌了,玉书和绵亿在下面,江恒没在家。”

  她跑得声音有些哑,整个人有些狼狈,声线却尽量保持平稳。

  “啊!”李保媳妇吓了一跳,一巴掌拍在李保的后背上,“赶紧去啊你!”

  李保也是吓了一跳,现在不是琢磨为什么是张大柱家的房子把两个孩子压了的问题,他只来得及应了一声,就往张大柱家里跑。

  出门的时候撞到几个相熟的汉子,李保啥也没说就一手一个拉着跑,其他人看他模样着急,也跟着去了。

  “嫂子,车我还得借用。”

  “就在那边!”

  李保媳妇把车上的杂物搬下来,沈清竹上手推车。右手臂一阵阵的传来疼痛,只是情况紧急,这时候她也顾不上了。

  沈清竹控制不好这样的板车,即便她很努力想适应,可这才是她第二次接触。

  “我来!”

  看她推得实在是太艰难,李保媳妇接手,熟练的推着板车跑。

  有李保媳妇帮忙,她们到张大柱家里快了不少。

  等到了地方,一群汉子已经开挖了,只是砖块太多太碎,搬开的时候必须小心。

  卢致风把药箱扔在一边,跟着汉子们一起挖,远远的,沈清竹看他脸色实在是不太好。

  他五十几岁,在这个时代真的不小了,一向疼爱的师侄在下面流了那么多血,急都得急死。

  沈清竹不知道的是,卢致风猜到了这就是死劫,是玉书的师父想尽办法也要帮他迈过去的死劫。

  如果死劫那么容易过去,还叫什么死劫。

  走过大风大浪,一向冷静的卢致风第一次感觉到自己手指的颤抖。

  “玉书!”

  卢致风时不时喊玉书的名字,只是这时候他已经没有多大的声音回应,他拼命睁着眼,拼命想活下来。

  “师父,师兄没睡。”

  回答卢致风的都是绵亿,他声音都带着哭腔。

  还不到六岁的孩子,在左腿的剧痛下,忍着不哭泣,不给别人添麻烦。

  严格来说这个孩子并不是沈清竹的,可半年的相处,他懂事的让她心疼。

  卢致风跟着搬砖挖人,他手抖得肉眼可见,沈清竹上前把他从人群里拉出来。

  “先生还是在旁边休息吧。”

  她说的很委婉,没有明说卢致风的状态不合适。

  “我……”

  卢致风想要反驳,却对上沈清竹过于冷静的一双眼。

  “先生是想一会用这双满是灰尘又颤抖的手给玉书包扎施针吗?”

  她说完,也不等卢致风回答,上前顶替了卢致风之前的位置。

  她不是绵亿的亲生母亲,所以能保持冷静的思考问题。

  沈清竹把舌尖咬出了鲜血,告诉自己必须冷静。

  不冷静又能怎样呢,哭总是没有意义的。

  砖块细碎,沈清竹一边喊玉书的名字,一边让绵亿回答,用声音判别两个孩子的具体位置。

  绵亿的腿被不知道是什么的东西压着,而且他半个人都在玉书怀里,所以要想在尽量不造成二次伤害的情况下救出玉书,就必须先把绵亿拉出来。

  沈清竹指了个地方,让大家着重先挖这里,同时清理这周围的砖石。

  这种时候,没人还有心思去计较宋莲花的名声什么的,所以沈清竹说了,其他人都照着办。

  绵亿其实还算好挖,他身量小,接触砖石废墟的面积更小,所以很快就看到他的身影。

  孩子的左腿被一块很大的板子压在下面,板子上面之前是一大堆砖石,这样的重压下,沈清竹已经做了最坏的打算。

  “我们把板子抬起来,你把孩子抱出去。”

  李保和几个汉子一起把板子抬起一个缝隙,尽量减少上面滑落的砖石。

  沈清竹小心的绵亿从玉书怀里抱出来,从绵亿的位置看过去,能够透过砖石缝隙看到玉书的眼睛。

  她没有时间说什么,只是轻轻握了一下玉书已经冰凉的手指。

  沈清竹的体温从手指传来,没有话语,可玉书忽然有些想哭。

  如果他有母亲,会不会就是这样的温度?

  绵亿已经被救出去了,玉书的勇气便随之消散,残余下的恐惧却因为指尖已经没有了的温度而不那么强烈。

  沈清竹就是在告诉他坚持,告诉他不要怕。

  她只来得及贴了贴绵亿的小脸,然后就把孩子交给了卢致风。

  卢致风被沈清竹问得已经冷静下来,他把孩子接过来,洗干净手给他检查身体。

  绵亿很乖,明明疼得眼睛通红,却一直忍着不哭,伸着脖子看废墟。

  “师兄……”

  他这幅样子,看得卢致风更加难受,好在玉书护住了绵亿大半身子,除了一些擦伤划伤,最严重的就是他的左腿骨头断了。

  沈清竹说孩子们被压在房子下面,卢致风就想到了这个情况,所以接骨治疗的东西都有,只是孩子太小了,他怕他受不了。

  断骨接骨太疼了,可总不能不治疗。

  沈清竹余光看到这一幕,猜到了大概。

  “绵亿,你最爱吃娘做的什么啊。”

  这个问题在这种场合实在突兀,可小孩子不会想那么多,他还认真的回忆了一下吃过的好吃的。

  “我喜欢吃红烧鱼、红烧肉、鸡翅还有糖兔子,还有还有……”

  卢致风明白沈清竹意思,双手扶住绵亿的腿,稍一用力……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