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美人将军今天掉马了吗 > 第45章 复仇
  情急之下,姜尘从怀中掏出一张符直接甩了出去,黄色的符咒急速朝着黑雾飞去,只听平底一声惊雷,“轰隆——”一声,一道闪电骤然从天空落下,正正落在李夫人身前,将地上砸出了个大坑,也将李升平的动作挡了一挡。

  薛弘目瞪口呆的看着姜尘,“雷符!老姜,这得是几百年的厉鬼啊,竟然劳你动用雷符……”

  姜尘嘴角抽抽,是他小题大做了。

  方才时间紧迫,他从怀中随意抽了一张驱鬼符,没想到正好抽到了雷符。还好他方才用的灵力不多,没催出这符咒的完全威力,否则就不只是地上炸个坑了,这宅子,可能都得没了……

  两个阴鬼被雷符这么一炸,也都安静了下来,姜尘走到他们身边,对着其中那张年轻的脸道,“李升平?死了三年,为何还未去投胎?”

  李升平抬头瞪了跟他连在一起李四海一眼,“呵,我为什么没去投胎,你问他啊!”

  李四海被撞得头破血流,捂着脑袋半晌,才说了一句,“是我对不起你,不过我也不知道槐树锁魂啊,我当年就随手那么一埋……”

  当年失踪的李升平竟然是他大哥亲手埋在槐树下的!

  李升平脸上表情狰狞着,抓住李四海的头又是一阵往地上猛撞,“疼不疼,疼不疼,你当年砸我的头,不是砸的很起劲儿!”

  在两人的吵架中,姜尘知道了李家故事的后续。

  原来,那年李四海欠了赌债,总躲到李宅来。李升平拿着钱在前院提李四海摆平追债的人,李四海就躲在后院,当时他那卧床不起的老母亲就总是揪着他的耳朵骂,“你看看人家升平的出息,我怎么就养了你这么个儿子,如果我只有升平一个儿子该多好,就不会被你这么气着……”

  李四海也想,他为什么就不能像李升平那样,八面玲珑,招人喜欢。

  或许是李母的骂终于起作用了,又或许是李四海玩儿腻了,觉得自己混吃等死的日子有些无聊,他也想做一个像李升平那样,人人提起来都会夸,而不是现在这样,人人提起来都骂。

  李四海忽而转了性子,也想学着做做生意。

  可是李升平愿意花钱养着他,却不肯让他插手家族生意,觉得他不是这块料,做不好生意。李母也是天天跟在李四海身后骂,说他眼高手低,不学无术。

  李四海对李升平本就有些嫌隙,被李母这么一骂,李四海血气上头,一气之下用李升平给他还酒债的钱,去码头买了几个壮劳力,自己开始做码头生意。

  然而不过三个月,不仅本金赔光,还欠了一屁股的债。这三个月赔的钱,比之前三年欠的赌债还多。这回,李四海也不好意思开口找李升平要钱,他怕李升平笑话他。

  李升平说他不是这块料,他果然不是。

  没办法,李四海只好躲了起来。

  谁知,找不到李四海的人,讨债的人直接找上了李升平。那日李升平视察自家米铺回家的路上,被李四海的债主拖到小巷里一顿暴打,说若要么换钱,要么交李四海,没有第三条路。

  一直躲着讨债人的李四海,完全目睹了这一幕。他等那些人走远,才敢冒出头来,去看李升平。李升平本就体弱,不像从小混到大的李四海禁打,被这么一顿胖揍之后,李升平就已经奄奄一息了,若是不抓紧找个大夫瞧瞧,估计凶多吉少。

  看着浑身是血的李升平,那一刻,李四海突然就恶从胆边生,他偏执的认为,他现在没能有一番作为,就是因为弟弟抢了家里的财政大权,没有他施展的地方。

  如果没有弟弟抢他的风头,他是不是也能混的风生水起,当个称职的李家当家人?

  鬼使神差,李四海抓起李升平的头往墙上猛撞了几下,直到感觉手下的人不挣扎了,才突然意识到自己做了什么——

  他撞死了李升平。

  李四海慌了。他脚下不稳,跌坐在地上。

  一阵冷风吹得他回神,李四海这才后知后觉的想,这事儿要是暴露了,他少不了得牵连吃官司。于是干脆一不做二不休,趁着月黑风高溜回自家院中,刨了个坑,将李升平埋了。

  官府无论如何找都找不到李升平的下落,便是因为他一直都被埋在自家的树下。然后,李四海看准了家中妇孺慌做一团的好时机,回家主持大局,顺理成章的成为了力挽狂澜的人。

  李升平将家中生意打理的不错,选的人手也能干,李四海没有费太大力气,各个店铺也几乎能正常运营。后来,李四海的名声终于好了些,也取上了老婆,过上了顺心的日子。

  只是,李四海不知道,在风水上,极忌讳将横死之人埋在槐树下。

  槐树本来就属阴,横死之人怨气重,在槐树作用下,极容易催生怨鬼。

  李升平被困在槐树中,看着害死自己的哥哥一日日活的如鱼得水,享有他所有的一切,终于化成厉鬼,将李四海直接活埋在这槐树下,每到月圆之夜阴气最盛之时,拽着李四海的鬼头往墙上撞,以报当年他被李四海撞死之仇。

  听完这个故事,姜尘只落得一声唏嘘。

  他还没回神,李四海的妻子扑通一声就跪到了李升平的面前,她似乎是想抓着李升平的衣角,可是阴鬼不过一团黑雾,哪有什么衣角,双手在空中僵了半晌,无处安放,只得趴在地上,道,“老二,我家四海确实乘你大恩大德,他恩将仇报,不是东西,可是,你也找他索命过了,你们也算是扯平了,不要留在这里相互折磨了,去投胎吧,你们都是好人,去轮回吧,愿你们下辈子都投个好人家……”

  李四海的这个老婆,是在他继承了李家家主之位之后才讨的,以是他认识的李四海,已经是洗心革面后的李四海。李四海以前做的那些混账事,于她都只是传闻;李四海对李升平做的坏事,于她也只是听说。

  在她的认知里,李四海是个好丈夫,好男人,做事认真对家负责,让她挑不出任何毛病来。

  方才这雷声在院子中这么一震,李四海妻子的哭声再这么一传,苍岭镇有些看热闹的人七七八八的围到了李府周围,向着院中探头探脑的,多半只听到了李四海妻子的最后一句控诉。

  李升平不理她。

  李四海的妻子接着哭,“事情都过去那么久了,你也折磨了他那么久了,他虽然对不起你,可是对于弟妹,四海也照顾有加,从没让她们娘俩有什么短缺,你有什么怨气也都该消了,你们,就一同去安心去吧……”

  李四海的妻子见李升平无动于衷,又转头来求姜尘,“这位小公子,你是个厉害的,你劝劝他们……不要让二弟每到月圆之夜就这么折磨四海了……”

  李升平冷笑,身上的鬼气骤然重了几分,“你这就受不了了,那他撞死我的时候,你怎么不找人求情,他因为受不了良心谴责,将我老婆孩子赶出李宅的时候眼不见心不烦的时候,你怎么不替他们说话,我好好的一条命,好好地一家三口就被如此阴阳相隔,怎么没有人劝他手下留情!”

  姜尘看着李升平,他身上戾气太重,若是强行滞留阳间,恐终成厉鬼,于是道,“你若是想走,我可以开鬼门送你们两人。”

  李升平冷笑,“我为何要走,他如此害我,我还没有报复够!他不是想要李宅,想娶个老婆?那我就让他看着,李宅,是怎么一点点破败的,娇妻,是怎么在这人世间苦苦挣扎的!非但我不走,我还要将他困在这院中,让他哪里也去不了!”

  姜尘不做声。

  若是厉鬼害人,那天师除妖卫道,义不容辞,可这是因果循环,天道轮回,李四海种了恶果,李升平只是报仇,那他便不能强加干涉。

  有些看热闹的人,看到这里,终于忍不住了,开始爆发出小小的议论。

  “虽说李四海是做了错事,可是他也死了这么久了,也该赎够了罪了……”

  “是呀,最近这些年,李四海一直挺好的,修庙,修堤坝,开仓放粮救济难民,就算过他做过坏事,也都是那么久以前的事儿……李升平还这样念念不忘,有些小心眼了吧……”

  “就是就是……”越来越多的人附和,“李四海之后把李升平的老婆儿子照顾的也不错,李升平你要不还是安心区投胎吧,要不每到月圆之夜就闹鬼一样的撞门声,怪吓人的……”

  “就是,这李升平生时不错,死后怎么这么记仇……”

  周边的邻居因着近些年收到了不少李四海的小恩小惠,心中对其颇有几分好感,因此舆论一边倒的支持李四海,觉得他可怜,觉得李升平小题大做,报复心太重,过于记仇。

  因果报应之事姜尘绝不插手,可是周围人的评论凉薄,却让姜尘感到几丝不忿。

  李升平生前也没少做好事,怎么只是为自己报仇,如今便没人再想得起他的好了。原谅固然是美德,但是不原谅也是人之常情。

  大概又想到了自己以前的遭遇,姜尘冷笑一声,突然打断了院内众人的议论,“记仇怎么了,我觉得记仇挺好的,难道非得所有事都原谅不可吗?非要以德报怨才对吗?那何以报德呢,这样下去,岂不是是非不辨,善恶不分了?”

  众人又炸开了锅,“小孩子怎么说话呢……”

  “以德报怨是美德,圣人说的话,哪会有错?”

  姜尘一句话一下子犯了众怒,院中人议论的焦点一下子都落在了他身上。薛弘拉拉姜尘衣角,低声劝道,“你今日,怎么好似有些上头啊……虽说你这话说得对的,我挺你。对于那些敢欺负老子的,老子必须狠狠踢他丫的,绝不脚软。但这话你心知肚明就行了,这么大刺咧咧的说出来,不符合和谐社会的主题啊……等下苍岭镇的镇长,要过来打你……”

  姜尘揉揉眉心,驱动雷符以及水晶魄确实消耗了他不少精力。院中汇聚的天地阴气本就重,他一不小心被反噬,邪祟入侵,脾气暴躁了两分,说的话自然也有些许不客气。

  姜尘调息片刻,将体内的那些阴气排了出去,心境平和了很多,可是看着这些邻里虚伪的嘴脸,还是有些心烦。

  做了一辈子好事,被害死,在死后才做坏事报仇的人;

  和一辈子都在做坏事,最后良心发现,死前做了几件好事的人,人们更记得哪个,更感激哪个?

  从前,姜凌想不明白这其中的道理,现在倒不用想了,人们已经一次次将选择放在了他面前。

  果然,人只是短期记忆的物种……不论你以前做过什么,很快就会被时光抹掉了。

  既然如此,那之前行的那些善,又有何用?

  姜尘嘴角提起一抹苦笑,人善被人欺,人性善忘,这个道理他不是早就明白了,此刻怎么又纠结起来了……

  人性如此,多说无益。

  姜尘不想在此多做纠缠,打算说句软话缓和一下气氛好将此事总结,将众人遣散,可是还未待他开口,人群之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声音不算响亮,却浑厚的掷地有声的声音,石破天惊般划破议论纷纷的破院子,“我也记仇!”

  姜尘心中蓦然一动,那声音那么熟悉,不用看到来人,他便在心里默念了一句,“谢览。”
    南墙本嫱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