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紫岩仙魔录 > 第四一四章 叙旧
  鄢阳眯眼笑道:“倒不是我兴奋,我就是想八卦一下,看看今晚谁会第一个动手。”

  “哼哼,小丫头……”山靖露出了然于心的表情,向他们的右手边扬了扬下巴。

  “那边是谁呀?”鄢阳站起身。

  “啧!”山靖一把把她按下来,“怕你还不够显眼的?”

  鄢阳吐了吐舌头,伸长脖子看向那边。

  风是从他们这边吹向那边的,所以,那边吵嚷着什么,他们听不见。但他们说的话,人家说不定就听去了。

  修炼之人,眼神都特别好,虽不能发散神识,但好歹几里外的情况也还看得清楚。

  “这是……斧头……宗?”鄢阳想说斧头帮的,主要是因为那远处一队人马气势汹汹地拎着巨斧狂砍。

  “什么斧头宗,那是,东部大陆的破甲宗,个个力大无穷,最擅长的就是近战,破甲二字,他们当之无愧。我可好心提醒你,你假如要参加天选大会的话,一定要小心他们才是。”

  “嗯。”鄢阳记住了,“那跟他们对打的,也是东部大陆的?”

  山靖摇摇头,“那是南部大陆的未明宗,上一次神迹开启,两宗因为一颗精珠结下的梁子,这一等就是二百年,再次遇见,可不得好好算清楚。”

  鄢阳皱眉,一颗精珠而已,至于如此大规模厮杀吗?

  此时,一阵叫骂从上风口传来。

  透过黑夜,鄢阳望向那叫骂声传来的地方。

  “亏你还是个元婴真人,竟然有脸从我炼气期徒儿手中抢东西,当真不要脸!”

  “我呸!要不是你老不羞教唆,就他那么一个小蚂蚱,也敢搬弄老子的是非?!”

  叮叮咣咣!两人也是一人使枪一人使刀,肉搏起来。

  这就是往日高高在上的元婴真人啊。

  鄢阳叹息,“禁灵之后,连炼气期的也可以在元婴真人面前讨到便宜呢。”

  “可不是吗?”有人在身后接话道。

  鄢阳直接跳了起来,而山靖也拔出了宝剑。

  “别慌别慌……”那人拉下蒙在口鼻上的面巾笑道。

  “金晁?!”怎么哪里都能遇见他!

  “奇怪吗?我盼着再次遇见你,可是盼了好久,华大小姐……”金晁阴阳怪气道。

  “他是谁?”山靖警惕地提着剑。

  “西部大陆的,一个散修。”鄢阳回头道。

  “别这么生疏嘛,咱们可是老朋友了……”

  “谁跟你老朋友,离我远点,度红姐姐可是也在这里。”鄢阳向山靖靠近了一步。

  “我知道,我看见他们了,我就是来跟你打个招呼,又不会对你怎样。说不定,天选大会上咱还会见面的,你可别提前死了……”

  “你不是已经结丹了吗?还能参加天选大会?”鄢阳记得给了他十颗补灵丸。

  金晁嘴角抽搐了一下,眼神中有点恍惚,“没什么,有空再跟你好好聊聊,来,看那边……”

  金晁指向了某处。

  “柏兄!”鄢阳惊叫起来。

  那几个一身青衫的,不正是柏星若和西风他们吗?他们青门派也来啦!

  而此时跟他们纠缠在一起的那个人好眼熟,若没有看错,是……那个在昆秀山上想要害死他的姓林的男子。

  在姓林男子的身边还有两个人,居然是忍冬,和无夏!

  “看,是不是很好看?”金晁似笑非笑道。

  金晁怎么会知道她跟这些人的关系?除非,他又跟栖霞阁勾结在一起。

  “你到底想干什么?”鄢阳直觉他不会那么好心给她指路。

  “小子!在老子眼皮子底下骗姑娘,你当老子是死人吗?”山靖瞪着金晁道。

  “不敢不敢,失敬失敬。”金晁仍旧是那副似是而非的样子,“华大小姐,你还记得林染和繁华吗?就在刚才,他们已经被无风他们处理了。还有,白沛泽也来了,他可想你了……呵呵呵……”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说这些废话?西部大陆的事,已经与我无关。”

  “是吗,叙叙旧嘛,别那么严肃。不过,你眼光可真好,到哪都能抱到大腿,不像我……”

  “金晁,你少在我这里装腔作势!不管是从前在西部大陆还是在中州,或者在这里,我跟人交往,靠的是情义,不是利益!少用你的烂心思猜疑别人!”

  “好一个情义,南渝国的蓝家可不这么认为……不说了,华大小姐义薄云天,咱来日方长。告辞!”

  说完,他拉起面巾,匆匆消失在夜色中,就和他的到来一样突然。

  林染和繁华,他们是玉门派兰锦门的余孽,早晚是要被九剑门收拾的。

  南渝国的蓝家……南草儿……鄢阳眼前出现了南草儿临死前的样子……

  她甩了甩头,不去多想,因为暂时没法考虑。

  鄢阳完全被远处柏星若和无夏几人吸引,根本没看那金晁第二眼。

  山靖看了看鄢阳,想了想鄢阳刚才说的话,按下心里的猜疑,又重新坐下。

  他摇了摇头,欲言又止,“交友宜慎重……尤其是年轻姑娘……”

  嗯。鄢阳点头,但眼睛却没从远处收回来。

  山靖撇了撇嘴,也不多言,只是灌了一口灵酒,砸吧了一下嘴。

  “那几个小子打不起来,你看好了。”山靖眯眼道。

  嗯。鄢阳又点头。她明白现在不是她能多管闲事的时候。

  可是不管,她又感觉抓心挠肝的,于是踮着脚看。

  果然,无夏和忍冬率先离开了。

  接下来,姓林的,也抱着头,从青门派几十个人的剑下突围逃了。

  青门派没有伤亡,鄢阳这才吐出一口憋闷之气。

  山上山下,数万人的人群里,不断地爆发着零星的打斗,喧闹声一直持续到天亮。

  天亮了,流言就像永不停歇的雪花,开始漫天飞舞。

  “听说,同商派整队团灭了,一个不剩,好惨……”

  “书志门昨夜陨落了三个元婴,啧啧啧……”

  “哎哎,金雷门的悦翔元婴昨夜居然被一个筑基小修偷袭致死,你说,是不是最惨?……”

  鄢阳竖着耳朵听了一会儿,发现并没有自己熟知的名字。

  因为一夜的恩怨纠葛,空出来许多的地片儿,于是,上山的队伍又一次开始蠕动。

  但是,已经占据了半山腰的有利地形的空上派一队,则是原地休整,不再往上去了。

  “嘿!傻丫头!”一个遮着面具的男人从山下挤过人群,走了上来。

  “风吾!”鄢阳不用看脸,只听声音就认出了他。

  “眼神倒不错嘛!还没死呢?”风吾伸手敲了敲鄢阳的脑门。

  啧!鄢阳皱眉,这些人为什么都喜欢敲她的头?!

  “风吾!你说的啥话,我为什么要死,为什么不能活?”鄢阳仰头看他。他的两半身体已经看不出异样了。

  “因为好人不长命呗,能活千年的都是祸害呐,哈哈哈……”

  “比如你?!”鄢阳鄙视道。她可记着自己的炼药鼎是怎么炸的。

  咳!风吾语塞了一下,却也不以为意,低下头悄声道:“魔灵丸,还有吗?我买……”

  “还提这个,我还没找你赔我的炼药鼎呢!”

  “小花道友……”一直在旁边不语的山靖插话了,“炼药鼎是怎么回事?”

  “就是上回跟您提过,我的炼药鼎炸了,就是因为这个人,让我给他炼魔药……”鄢阳指着风吾。

  风吾一把捂住鄢阳的嘴,呵呵笑道,“开玩笑的,你怎么还当真了。来来来,带你去见几个朋友。”

  “我不去!”鄢阳一把抱住山靖的腰。

  山靖道:“这位道友,我这个小道友不愿跟你去,你就不要强求了吧。”

  “呵呵呵,既然你不愿跟我走,我也不勉强,反正咱们以后在中州还能常见面不是,呵呵呵,再会……”

  风吾往山上看了看,一扭头,就挤进了上山的人群。

  “唉……”鄢阳叹息,这风吾肯定是要赖在中州,不回西部大陆了。

  这神迹开启,五块大陆之间的禁制消失,到底是好是坏呢?

  “山靖前辈,你们空上派这么多年来,难道就没有什么仇家?”鄢阳松开山靖的腰,有点尴尬道。

  “当然有,这不是来了吗?”

  从山上冲下来了一股十几个,身着厚重肥大的湖蓝色斗篷之人。

  “山靖,当年你抢了我神赐之书,今日我倒要看你有何长进!”

  哗啦啦!那一股人扇形分散,将空上派来了个半包圆。

  山靖向快速冲过来的几个弟子摆了摆手,“不必惊动其他人,你,你,还有你,过来,其他人,原地待命!”

  山靖点了几个弟子来到他自己身边,连其他几个元婴真人都没有惊动,显然没把那股人放在眼里,“万方,虽然你是本地人,占尽优势,可是当年你打不过我,今日,也依然是我的手下败将!”

  当当当……

  兵器交接,山靖是炼体的,不调动灵力元力,也照样在体能上占了优势。

  对方是使锤子的,又是北部大陆本土人,最适应雪地作战,他们一个个地将两柄锤子也是使得呼呼生风。

  这个时候,就看得出谁是真本事,谁是花架式了。

  鄢阳眼见这使锤子的不是自己能扛得住的,挑了一个想瞅空往营地钻的小个子男人,提剑迎上去。

  “贼!想进营地!没门!”鄢阳抽出东清剑就砍。

  叮叮叮……刀剑相交,没有了灵力,鄢阳也觉得力不从心。

  当当……

  几个回合后,那人终于被刺死在东清剑下。

  鄢阳喘了一大口气,在这禁灵的地方,每挥一次剑,就是一次体力的消耗。

  “小心!”背后有人推了她一把,鄢阳扑向前面,转头再看时,发现无夏和忍冬,为她挡下了偷袭的一剑。

  刷刷!无夏手中两把赤红弯刀快速地收割了两个脑袋。

  “无夏!”鄢阳发现此时的无夏不管是神情还是气场,都跟以前不一样了。

  “就知道你会来……”忍冬看着鄢阳,他眼中有某种奇异的光。

  难道他也知道明儿的身世了?鄢阳眼神反倒有些闪躲。

  自从知道忍冬是明儿的哥哥后,她就有点想躲着他。

  “我是散修,哪里有好处就到哪里去。倒是你们……”鄢阳看见他们穿着一样的黑红相间的衣袍,“你们是拜入了……”

  “血煞宗……”无夏将两把滴血的弯刀插在背后的刀鞘里道。

  “你俩是魔宗之人?”山靖那边此时也利索地完事了,数十个尸体横七竖八,将营地外围的雪地染成红色。

  “是。”两人很坦白,“只是来跟朋友打声招呼,并无他意。”

  鄢阳也道:“山靖前辈,这两位,虽是魔宗之人,但并不坏。”

  山靖嗤笑了一下道:“一群小屁孩,知道什么好坏,珍惜你们现在的时光吧,它会成为你们将来漫长岁月中唯一可以回味的美好。总有一天你们会长大,到时候,可别哭!”

  “山靖前辈……”鄢阳还想说什么,被山靖阻止了。

  他挥挥手道:“看在你俩人替我杀了几个人仇人的份上,给你们机会,自行离开。”

  “我们这就走。”无夏道。

  他又看了看鄢阳,好像在揣摩鄢阳的修为,“我也筑基了,我也会变强的。”

  “我也是。”忍冬也不甘示弱。

  “好事啊。恭喜恭喜。”鄢阳感觉这两人是不是在搞修为竞赛,看谁提升的更高更快。

  “我们听说天选大会的事了,你一定会参加吧。”无夏道。

  “你怎么知道!”鄢阳自己都是才决定不久的。

  “呵呵……”忍冬笑了,“我们也参加,到时候,一起。”

  “好啊!”这就算是结盟了。

  鄢阳看着两人离去的身影,在风雪中独自立着。

  “别看了,血煞宗早走到山顶上面去了。”山靖坐在自己的背包上,翘着脚。

  “嗯。山靖前辈,你说,楚媞为什么不来找我?”鄢阳等了整整一夜,这天都亮了,也不见楚媞的动静,楚媞可不是能沉得住气的人。

  “或许是有比杀你更重要的事了?”山靖道。

  “嗯。”只能这么想,楚媞能成为一脉之主,还是很有些心机的。

  “你去休息吧,神迹开启前的那个晚上,就轮到你来值守了。”山靖道。

  “好。”鄢阳点头,“那这六日,我要在帐篷里好好想想您给我讲的那些关于炼丹的话。还要劳烦山靖前辈帮我看好帐篷,让别人不打扰我。”

  距离神迹开启还有七日,最后一夜需要值守,那还有六日的时间。这漫长的六天的等待中,需要找一些事做才行。

  “嗯,是个勤奋的。去吧,有我在,没人敢去打扰你。”山靖道。

  鄢阳搭起了自己的帐篷,总算能得一阵清净了。

  紫岩仙魔录https:zjsw.book93795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