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行走于武侠世界 > 第二百七十八章、司空摘星
  那人一出手就化解陈风的杀招,可陈风感觉那人还并没有展现出真正的实力,只不过是很随便的出手。

  陈风喜欢有趣的人,也喜欢遇上有趣的事,因此他没有止住攻势,那人挡下杀招的瞬间,陈风敲了敲桌子。

  一共敲了三下。

  桌上只有茶杯茶壶,什么都没有。

  敲第一下的时候,茶壶居然仿佛被一只无形手拖在半空中一样。

  敲第二下的时候,三个倒扣的茶杯翻了过来。

  第三下的时候,那人喝了半杯的茶杯忽然做出了极激烈的变化。

  这茶杯简直如同射出去的弹丸一般,朝那人飞了过去。

  茶杯未至,杯中的茶水居然嘎吱一声,在茶杯底部洞穿了一个口子,先射向那人。

  那人刚用一手高明的分光捉影抓下剩余的瓷片,杀招又来。

  不过那人没有任何意外,虽然从一开始他便不得不对付碎裂的茶杯碎片,可他从未忘记真正的大敌绝不是所谓的茶杯,而是陈风,因此陈风的每个动作他都看在眼中。

  瞧见陈风在桌上连敲三下所产生的变化,他甚至都忍不住为陈风喝彩。

  他当然清楚陈风能做成这种事情,不仅需要高深的内功修为,而且必须将内力控制到极细微的地步。

  前者很难有人达到,后者能达到的人就更少了。

  即便将陈风的动作都收在眼中,可那人还是有些消息惊讶的。

  他发现茶水变得冰冷无匹,似乎已有结冰的迹象。

  这份可怕的功力实在令他不得不动容。

  他应变得非常小心翼翼。

  探出手抓住茶杯,以茶杯去接射来的茶水。

  此时茶水之中已有了颗粒形成,似随时都要凝固。

  可那人却用底部已破碎的茶杯将茶水接住。

  而且在过程之中居然一点声音也没有。

  陈风也想得清楚这其中的原理。

  这人的内功造诣也是非常高明,必然是以高深的内功为茶水做出了反冲,而后以内力覆盖茶杯底座,以至于茶水入杯中,仍旧不倾。

  “好功夫。”

  陈风夸赞一句。

  声音落下漂浮在空中的三个茶杯居然以弧形且飞旋的方式,再一次朝那人飞来。

  茶杯飘忽不定,仿佛如浮云飘渺。

  茶杯之中有茶水,如此飘忽不定,杯中茶水却一点也不洒。

  那人不着急阻拦,而是静观其变。

  茶杯以极快的速度打来,可他还是看出三个茶杯必定相击,而后改变方位角度。

  他看准了,随即便动。

  他移动九尺,到了一个安全的方位。

  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茶杯改变方位,他也的确避开了所有的茶杯。

  不过有一件事他没有料算到。

  茶杯之中的茶水。

  三个茶杯碰撞。

  如粘在茶杯中的茶水起了变化,如三道喷泉,冲射而起。

  三道喷泉变成一道喷泉,朝他疾射而来。

  他几乎刚一落地,茶水就如蛟龙出海,气势汹汹而至。

  他有些惊讶,可动作一点也不慢。。

  他右手抓着手里的茶杯,左手对着茶杯底部拍了一下。

  杯中茶水也飞射而出。

  两道水流相击,形成了万千水珠,四射开来。

  他没有松一口气,因为第三重杀招已至了。

  桌上上空还听着一个茶壶。

  这个茶壶一直停在上空,除了刚才茶壶朝杯子中倒茶水以外,没有任何变化。

  这仿佛只不过是好看。

  可他明显感觉这茶壶才是最危险的。

  他的判断错了。

  茶壶不是最危险的,最危险的是陈风。

  他挡下第二重杀招,茶壶仍旧漂浮半空之中,可陈风已起身。

  他身手很随随便便碰了一下茶壶。

  茶壶上顿时出现了不可数计蜘蛛网般的裂纹,这些裂纹越来越细,最终使得整个茶壶彻底碎成砂砾大小。

  茶壶中还有不少茶水,但仍旧在茶壶中。

  陈风做出一个握手的动作。

  他似乎想要握住茶壶。

  茶壶果然被他握在手里的。

  这个茶壶被陈风握住的一瞬间,发生了剧烈的变化。

  碎裂的茶壶居然变成了剑的模样。

  成茶水一层层覆盖在碎裂的碎片上。

  陈风握住是,这变成了一口以茶壶茶水而组成的剑。

  他能清楚瞧见茶水这口剑上来回流转循环,可似乎被一股无形的力量覆盖住,这口剑没有一丝一毫的变化。

  那人望见这一幕,顿时感觉说不出的离谱。

  他难以想象,这个世上居然有人能对内力的操纵,达到如此出神入化的地步。

  简直心念一转,功力便无所不知,妙至毫巅。

  念头闪过,陈风已持着这口根本不算是剑的剑已杀至。

  长剑破空,切开一道尖锐的破风之声。

  他能感受得到这一剑的凌厉危险。

  这虽然不是铁剑,可他能感觉到这一剑的要命。

  他不敢硬拼。

  有人提醒过他,绝不能和陈风硬拼,这简直是自寻死路。

  他原本不相信也不服气,可这一刻他彻底服气了。

  但他不认输,因为他的看家本事还没有拿出来的。,

  他的看家本事就是轻功。

  他动了,整个人仿佛从有形变成无形,化作了一道轻烟。

  陈风见过不少以轻功出名的高手,轻功最高的是楚留香,这个人可以排行第二!

  这人身形变化之快,陈风都不得不服气。

  他避开了这夺命一剑!

  刚要松一口气。

  可立刻感受到陈风居然在剑上注入了一股雄厚的内力,这口本来由茶壶茶水构成的剑立刻爆碎开来,形成了万千道水线,以陈风为中心,四面八方而去。

  他这次没有法子避开了,也认为不用避开。

  身前形成一层无形气罩,挡住激射而至的水线。

  可他有些不明白,陈风为什么要用这种无用的招式呢?

  一道青光一闪而过,破船气罩,打至胸前。

  那人反应飞快,立刻抓住青光。

  是一枚铜钱。

  他立刻后撤。

  可才准备动作,可身躯僵硬了,因为一只手已按在他的肩膀上。

  本来在他身前的陈风,忽然出现在他的身后。

  此时此刻他终于明白陈风为什么要施展这种无用的招式。

  真正危险的一直是陈风,而不是什么所为的水流、茶壶、茶杯。

  只有在陈风手里,这些才是要命的武器。

  他身躯僵硬,脸上没有表情。

  他的脸上不可能有太多表情,因为脸上带着精致的面具。

  可面具之下的表情却极大。

  他长长吐了口气,道:“佩服。”

  手轻轻放在那人的肩膀上,可陈风的确已捏住了这个人的生死。

  陈风道:“你看出来了?”

  他点头:“我本以为你的最后一招是无用之招,可这却是刚才你所有招式之中最妙的一招,你用这一招使我的双眼出现了视觉错觉,以至于我根本不知道你的方位发生了变化,否则你也不可能如此轻易得手,拿下了我。”

  “所为武功便是利用四周的一切环境击倒对手,没有环境,那么就创造击败对手的环境。”陈风道:“或许你败得非常不服气,可这却是事实。”

  他道:“你错了,我很服气。”

  “哦?”

  那人道:“能击败别人的功夫就是好功夫,因此我非常服气。”

  陈风道:“那么你可以安心去死了。”

  那人笑了笑道:“我大概还不会死。”

  “为什么?”

  “因为你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假扮成独孤一鹤。”

  他的声音一直如独孤一鹤那么低沉苍老,可此刻他恢复了原本的声音。

  他的声音很年轻,绝不是个老人,甚至根本不是个中年人。

  陈风随手一挥,这人脸上的面具破碎,露出了一张平凡的面孔。

  陈风道:“你是什么人?”

  那人不喜欢告诉别人他是什么人,但这次他说了,他愿意告诉陈风,也认为陈风有资格知道他是什么人。

  “司空摘星。”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