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枕戈(重生) > 第129章 城下盟
  北境的事,宋如玥却是一概不知。

  宋玠投靠辰恭之事,早就被辰静双一手压下——当时本意,还是体谅她军务繁重,不愿她多添忧虑——大军压境,亦没有原原本本向她说明,只飞马问询,伐西大业如何。

  但宋如玥一看就明白了,定是北境告急,或是告急在即,连辰静双都心中焦虑。她叹了口气,拎起枪,出营巡视。

  西凌大都久攻不下,方才一战,她操之过急,折损了些不必要的兵马,心中也有散不出的郁气。

  抬头一看,西凌大都就在那里,在夜幕里,就像耸立的黑色猛兽,哪怕内里已经弹尽粮绝,看着也随时要扑起噬人。

  令宋如玥颓然的是,哪怕打到了这里,局面依然没有被打破——萨仁力压众议,抱定一个“拖”字诀,而辰国,拖不起。

  萨仁可实在是个奇才。她是一路败退回大都,可谁也不知道她用了什么手段,还能稳住王庭,甚至大权独揽、说一不二。宋如玥隐约知道她必是用了兵权来压制各贵族手中权力,但是,萨仁本就是被西凌大都排挤出来的,加之宋如玥也不愿她接管大都,做了手脚,宣布她无才无能,对阵辰军面黑手软,以致兵败,大都内对萨仁的反对之词一度沸反盈天,几乎就要拥立新王,乃至于她回大都,就是真刀真枪打开了城门,这才回去的。

  竟在风雨飘摇中,也立得稳脚跟。

  而像前次那样动摇西凌军心,亦不可行了——随着战局推进,萨仁在军中声威益隆。

  宋如玥想着,便有些愁,一边巡营,一边打量着西凌大都,试图盘算出一条妙计来。

  攻城战中,断绝水粮是常见的办法——时间紧迫,却是来不及了。蛮力轰开城门,倒也并非不可,但中原军中,火油大多只用于奇袭,并不在标准配备之中,大军出扶兰、越草头沙、攻草原,火油已经见底,恐怕不足以炸破城门。

  唯一的办法,恐怕就是诱导西夷人,从内部打开城门。

  正盘算着,忽然有人叫了她一声:“将军!”

  是个姑娘的声音,不用想,只能是钟灵——钟灵一身干练打扮,快步跑到她马前,压低声音:“金疮药不太够了。”

  “还有多少?”

  “大约还有刚出扶兰时的二十分之一。若下一仗伤亡大些,只怕就要用尽了。”

  这却是宋如玥早先漏算的一件事。她本以为,一路打过来,可夺些西凌处理外伤的疮药、药草,谁知,这些东西却挑人体质,辰军中大半将士承受不住。另外,不知何时起,西夷广用火油作战,辰军伤亡超乎宋如玥预计,金疮药库存愈发捉襟见肘。

  不过金疮药不足早成定局。两人都没慌,宋如玥道:“……省着用吧,优先给伤重的将士。我用着西凌药草倒无大碍,你把我那份金疮药也分出去,多少能再救个人。别怕,过不了几日,无论如何,我们也要回去了。”

  “嗯。”钟灵应了一声,见宋如玥面色不愉,便问道:“将军,还没有攻城破敌之法吗?”

  这回,淡淡“嗯”的人变成了宋如玥。

  不过她再心急如焚,也能压住,只道:“无妨,饶是真没有办法,功亏于此,我们也能清静些年份了。”

  说着,又看向西凌大都,眼里是压不住的叹息。

  辰国能清静些年份,她却恐怕会意难平。西夷自古是中原隐患,辰恭造反,也与西夷有着脱不开的干系……若真功亏一篑,何其可惜!

  要从内部打开城门……谁,会从内部打开城门?

  -

  一夜过去,谁也不知宋如玥究竟想没想出破敌之策。但辰军,的确是拖不下去了。

  一早,宋如玥派出使团,求见西凌王。果然,西凌也是山穷水尽,大都城门开了一线,一队精兵分列两侧警戒,将使团严格搜身之后,才放入城内,直接带到了王庭。

  萨仁与诸贵族,已经在王庭等候。见了使团,萨仁一怔,竟笑了:“你胆子倒大。先前的帐还未清算,你和你们将军,也不怕孤杀了你。”

  为首的使臣——少布——不卑不亢地行了礼,道:“将军说,本是些互有胜负的小把戏,王上是有大远见之人,想必不会为些小把戏,伤了和谈大计。”

  萨仁摇头笑道:“旁人提议和谈,我信。但你们将军……实不相瞒,以孤的了解,她可不是这么和平的人。”

  少布道:“将军心中究竟如何作想,我却不知。但将军曾说,殿下必定懂得和谈深意。”

  的确。萨仁心知肚明,宋如玥不能拖得太久。少布如此作答,才算合理。

  能拖一刻是一刻——萨仁才不急,她扬了扬下巴,又绝口不提和谈了:“那便坐吧。你自幼生长在中原,想必还不曾见识过真正的西凌子民如何度日。不如尝尝本王这里的茶,我们慢慢谈。”

  -

  萨仁一拖,便拖至了午膳后。用过膳,少布起身道:“外臣奉碧瑶将军之命前来,身有重任,斗胆进言。”

  他既如此说,萨仁也不好岔开话,便擦了擦手,道:“本王也正好奇。如今两军对垒,势如水火,未分伯仲。你们辰人看似也不曾落了下风,碧瑶究竟有什么话,要这时候带给本王?”

  少布道:“我大辰文化源远流长,素来以仁爱非攻为上。虽因些不得已的事端,反击自保,却始终不曾忘了如此礼义。如今,战火遍及草原,不知多少生灵涂炭,终归,也算是我大辰的疆土了,我们将军于心不忍,故而遣外臣前来议和。”

  萨仁笑道:“本王说了,你们将军,绝非善类。中原人这些不直率的套话,也不必说了。碧瑶要什么,你直言即可。”

  少布左右环视,见王庭内诸贵族俱在,顿了顿,方笑道:“也不难。我们将军说,土地是我们将士用血用命拼下来的,寸步不能让。除此以外,将军体谅西凌诸位,割地赔款尽可免了,唯有一个条件。”

  萨仁直觉不好,已有一个贵族耐不住性子,问道:“是什么条件?!”

  少布道:“请西凌王为质子,随我们将军回归大辰。”

  此语一出,王庭寂静片刻,便满座哗然!

  有贵族掀了桌子起身:“你们算什么东西!”

  “我西凌族人,就算打光最后一个人,也做不出此等丢脸之事!”

  使团皆泰然处之,最后,由少布慢悠悠收了尾:“诸位,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若眼前的是一块绊脚石,而非西凌国君,想必各位不会如此群情激愤吧?”

  一言既出,尘埃落定,王庭安静得落针可闻。

  那些心怀鬼胎的贵族们,哪能经得起这样撩拨?

  萨仁忽然想起初见宋如玥的时候。

  那个时候,她还只是个听到了不该听的东西都不知道该怎么跑的小小圣女,宋如玥也还只是个颇通人情却懒得给人脸面、于政事上更是一窍不通的小小公主。所谓恩怨,不过是一通拳脚、几块糕点、一句密语。

  直到今时今日,两军对垒,遥遥交锋,被宋如玥一句话刺中要害,她心里也没有半分对她的怨怼。她只觉得不可思议,两个那样的人,原来不知不觉都走到了这一步——当年的太平岁月,又是多么美好、多么不可思议的好时光。

  王庭依然寂静,萨仁却忽然大笑出声:“碧瑶果然好算计!如今你们辰人要取胜,唯有骗开我西凌大都城门。而我西凌大都,固若金汤,若以本王交换,城门大开,必有破绽,辰军则可乘隙而入,是也不是?”

  贵族们脑子里各有盘算,闻言齐齐看向少布。后者敛袖起身,行礼道:“既然西凌王并不认可此次和谈大计,那便无需再谈。既已无需再谈,我等请辞出城就是。”

  贵族们又看向萨仁。后者肃然大喝:“我西凌大都,岂是你想走就能走的!”

  目光们又纷纷投向少布。少布也笑了一笑:“王上或许忘了,大片西凌草原,如今尽在我辰国手上。我等出使,本已抱了必死之心。将军曾与我们约定,若两日内我们未能平安出城,将军便撤回扶兰,但沿途,自会撤一路烧一路,也当是为我们、为贵国屠过的那些平民们殉葬了。”

  又有几个西凌贵族盛怒拍案而起。

  不过这次,他们嘴唇翕动,没能说出什么来。

  少布一眼瞥过去,就认出其中正有当时在清原屠城的主将,心里便冷笑:这样的切肤之痛,原来一报一报地还回去,他们也知道惨烈。

  他怀着这样的冷笑躬身:“此是在西凌大都之内,我等不敢放肆。放不放外臣出城,当然全由西凌王殿下作主。哦,对了,我们将军还有一句话要带给殿下。”

  萨仁道:“你们将军都疯到要烧了自己的领土,能有什么好话是带给我的?”

  “将军说,两军相交,不能无礼。若和谈这份礼物殿下不收,她也不妨烧一烧草原,给殿下和各位将军看一看晚霞盛景,也不辜负各位,生逢西凌日薄西山之时。”

  萨仁的微笑,像是被刻刀刻在脸上的。还是那样逼真,但良久一动不动。

  但转瞬之间,她已经拿定了主意。

  “你们中原有句话,来而不往非礼也。既然如此,本王也有一个条件。”
    将小明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