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我的侧写师 > 第九十六章 藏骨(上)
    10年冬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爱冒险,更爱自由。何其洒脱!

  这是他认识的林以乔,也是他倾慕的林以乔。

  他知道自己做不了劝阻的人,愿意做陪她的人。

  可终不是能陪她一辈子的人......

  顾十三太知道林以乔昨晚的表情意味着什么了,越挫越勇,三番两次遇险还毫不胆怯。天不怕地不怕,什么都要去试一试的性情,是谁都劝说不动的。

  索性,一早就候在门口等着她一同前去。没想到她走的更早,这会都已经成功说服了李云成,派人在荷花池边动工啦。

  田老爷的脸色可不好看,煞白煞白的一直冒冷汗,像是中暑了一般,却还是要站在一边目不转睛的盯着。

  好在池塘周围的几颗歪脖子树还算壮硕,能遮挡一下这毒烈的日头。比起特地给李云成稍加修葺的凉亭,自然是差一大截的。

  若不是白雪执意要凑这个热闹,李云成倒宁愿在房间里呆着,白雪就是不服气林以乔巧言令色的一番话,就能让李云成对她信任无虞,她倒要亲眼看看林以乔能掀起什么样的浪花来。

  现下两个人在凉亭里静坐着,谈谈情,喝喝茶,也还算是惬意。只是微风吹过,送来的不止是凉爽,还有池底淤泥的阵阵恶臭。

  那些根藤长的异常的粗壮,可不是单单靠这些烂泥,定是有其它的‘养料’,林以乔一边打量着那些各怀鬼胎的人脸,一边绕着池边来回走着。

  何向文殷勤的身前跟后帮着打伞,陪着她查看进度和收获,两人并肩站立的身影,落在不远处白雪的眼里,是比这太阳还刺眼的光。

  她手里正剥着的桔子都要被捏成‘浆糊’了,一手的汁。好在李云成早上起的早,这会正在小憩养神。

  白雪稍加整理了一下自己的仪容,在青兰的陪同下,也打算去凑一凑他们的热闹。她就不信,林以乔能做到的,她会不行。

  “你腿脚不方便,还是我来吧。”

  白雪微笑的样子甚是好看,声音甜美,动作却丝毫不客气,一把抢过林以乔手里的伞,蹲到何向文的身侧代劳。青兰配合的赶紧推着林以乔的轮椅到一边树荫下休息。

  “不劳小姐费心。”

  何向文声音透着清冷,连看也没看白雪一眼,说罢,拿起池底挖出来的东西到一旁清洗去了。

  这些日积月累被淤泥掩藏的物件,早就看不出它们原本的样子了。

  一边挖一边洗,虽然手忙脚乱的,进度倒还可以。只是每挖出一件东西,田老爷就忙不迭的冲上去盯着看,中途是大气都不敢喘一下。

  这般沉不住气的自曝其短也只有他了,林以乔本来只有一半把握,现在起码百分之九十以上能断定这池底的秘密和田老爷有关,他怕是怎么也想不到自己一心惦记着的填池会在这样光景下进行。

  “师傅,快来看。”

  这秘密有多能要田老爷的命,就在何向文的一声惊悚喊叫声中得到了证明,直接一个气回不过来妥妥晕了过去。

  一旁伺候的赶紧扶着田老爷到一边洒冷水掐人中的嚷嚷着请大夫。

  何向文细细量着手里骨头的尺寸和大小,凭一眼,他就能判断是人骨还是动物尸骨。

  “着重在这一片深度挖掘,其余的尸骨应该就在附近。”

  林以乔一开始就让人分区域设点清洗,省时省力,还更方便归纳整理。她看着同尸骨一起被发现的其它物件,用处不大,还是等所有骨头都凑齐了再做判断。

  “文哥哥,快擦擦手!”

  白雪就是看不惯林以乔这一副见惯大风大浪什么都不怕的样子,在她看来就是做作虚伪。

  她强忍着心悸和内心作呕,也要站在何向文旁边,更是在他放下骨头的时候贴心的送上手帕。

  “这里不适合你。”

  何向文并没有接受白雪的示好,反而赶她走。他太了解白雪了,她这会在自己身边刷存在感,并不是回心转意,更不是接受自己,不过是因为不甘心自己的眼里再也没有她的身影罢了。

  有多绝情,便有多深情爱过。当初那些拒绝的话语,每一个字都像匕首一样,一刀一刀的刺在他的心口上,血止了,伤愈合了,疤痕永远都在。

  “不适合我,就适合她吗?!整天女扮男装的,勾引谁呢。”

  被当众下了面子的白雪很是不悦,好像嫌热闹不够大一样,指着林以乔就要把她也拖下水。

  “平王殿下安好!”

  之前同白雪的见面并不是很愉快,林以乔本不想搭理她,可她偏偏上赶着要同自己吵嘴,那也没有白白让人扣帽子一通诬蔑的道理。

  林以乔突然来这么一句请安的话,众人都以为李云成来了,纷纷躬身行礼,白雪更是吓得立马换了一副嘴脸,微微低头温顺的像只猫咪。

  “Oops,不好意思,看错了!”

  林以乔似笑非笑,耸耸肩,无所谓的神情,完全一副我就是故意的,让你长长记性。

  让白雪更是恼羞成怒,却还是顾及周边人多眼杂,示意青兰动手,替自己出口恶气,好好教训教训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家伙。

  有周吉护着,青兰根本不可能近身。他在,要还让青兰得了便宜去,以后就不用靠剑吃饭了。

  青兰也不是省油的灯,几次周旋下来,知道周吉不会同他动手,干脆耍起了无赖,扑腾一下坐到了地上,红着眼睛嚷嚷着他们欺负人。

  “这么热闹,有什么发现吗?什么打人?”

  这回真是说曹操曹操到了,李云成慵懒的声音在背后响起,场面瞬间安静了。

  青兰有些心虚的用眼角余光瞟着白雪,等她的示意。

  有意思,戏唱到这林以乔才有了兴趣,也不着急走了,倒想看看白雪怎么把她挑起的闹剧圆溜的圆下去。

  “你醒啦!还不是青兰这丫头,咋咋呼呼的,一块人骨头就给吓得腿软了,站都站不住,哭哭啼啼的,咬字不清,也不嫌丢人,还不快下去!”

  白雪脑筋转的也快,稍愣神,率先揽过话茬子,说的也是头头是道。众人赶紧各司其职的管好嘴巴,青兰也滑溜的从地上爬了起来,退到后面站着。

  “哟,我们家雪儿现在胆子倒是大了,看到白骨都能面不改色啦!”

  “你又笑话我!在你身边,整日不是尸体就是白骨的,我可不得尽量适应吗。”

  平王笑呵呵的眼神里充满宠溺,不及防,被两人打情骂俏的日常喂了一波狗粮,林以乔摸了摸竖起的毛孔,李云成这也太好哄了吧。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