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祥雨敲窗疑是君 > 第119章 我一直都在
  小路崎岖不平,着实是颠簸得很,静怡坐在阿明和吉祥之间,板车三个人坐有点窄,冷不防一个颠簸,静怡便控制不住地倾向吉祥身上,吉祥笑嘻嘻地扶住她的手臂,说:“夫、夫人小心,夫人真、真美,我还从来没、没见过这么标致的......”

  静怡忽然抽回自己的手,疑惑地看着吉祥,想要从他的五官和表情看出什么端倪。

  “闭嘴!”阿明一手揽过静怡,盯着他冷声道:“休要再口没遮拦言出冒犯。”

  没走多久,静怡便捂住胸口喊停了马车身子外探,把白天吃下去的东西都呕吐了个精光,阿明又心痛又无奈,只能吩咐赶车的哑巴不要太快。

  “你不要碰我,我自然不会吐。”静怡有气无力地推开阿明。

  “别耍小性子,”阿明拍着她的背,毫不掩饰眼里的担忧,“忍一忍,很快就要到了,一到寿城便找个大夫来看看。”

  “我说了......不要你碰我!”静怡望着离自己越来越远地小镇,不由得哭出声来,“我不要去寿城,不要去应天,我要回盛京!”说着脸色苍白地又是一阵干呕。

  “夫、夫人这是怎、怎么了?”瘸子一脸惊讶。

  “静怡,别任性,再乱动,你会掉下去的。”阿明耐住性子安慰道,盯了瘸子一眼警告他别多事。

  “夫、夫人是不是有、有喜了?”瘸子关心地问道:“我见、见到那张、张大嫂生娃娃前也、也是这样吐、吐得天昏地、地暗的......”

  此话一出,静怡和阿明都愣住了,静怡怔怔地像是想起了什么一般,眼神飘得悠远,而阿明脸上阴霾顿现,咬牙切齿道:“你再乱说,看我不打掉你的牙齿!”

  “吉、吉祥不敢乱说,吉祥错、错了,以前阿娘说、说过,有了娃娃不、不到三个月是不、不能乱说出去的......”话未说完,衣襟便被阿明揪起,他举拳便要打。

  静怡冷冷说了句:“打了他,就能改变事实吗?你什么时候如此擅长欺负弱者?”

  吉祥早已被吓得面无人色,阿明冷哼一声松开他,用力握过静怡的手,用温和而近乎残酷的声音说道:“静怡,你最好明白,我和你之间,从来不存在第三者,也不许有第三者。”

  “以前我一直顺着你,追着你跑,够了,从今天起,谁都不能从我身边抢走你。你恨我也好,怨我也罢,我都不会放手。”

  又赶了一日的路,第二天入黑时才进了寿城的城门。

  两兄弟在把静怡送去最近的医馆后拿着一锭银子欢天喜地地走了,静怡的体力已经恢复了一大半,那大夫给她把完脉后笑眯眯地对阿明说了声恭喜,阿明愣在当场,一张脸苍白得仿似受了极大的打击。

  静怡惊讶,明明是喜悦却不知怎的泪水盈满了双目,下意识地伸手去摸自己的小腹,那大夫说她情绪不稳不利于养胎,抬笔便要写下一副安胎的方子,阿明铁青着脸,拉起她快步离开了医馆。

  经过大街时静怡顿住脚步,望着前方的一家酒楼,说:“我饿了,我想吃包子。”说完也不等阿明表态,挪动脚步就往酒楼而去。

  热腾腾的肉包子放到面前,静怡抓起包子风卷残云,忽然手腕被阿明很用力地捉住,她抬眼看他,一脸的漠然,像是在看一个从来都不认识的人。

  阿明的心像被鞭子狠狠地抽打了一下,很痛,他艰难地挤出一丝笑容,说:“慢点吃,先喝口水。”他把茶碗递给她。

  她接过茶碗正要喝的时候,忽然听得旁边的食客叹了一声道:“好端端的一个贝勒爷,眼看着就要成婚,谁知乐极生悲就这样一命呜呼了!”

  “就是,谁让他没这个命呢!又或者是那孙小姐煞气太大......”

  “嘘,别乱说,那十五贝勒生前不知糟蹋了多少人家的闺女,现在有这样的下场,也是报应。”

  静怡手中的茶碗砰然坠下,碎裂一地。

  她整个人僵住,脑子里一片空白,就连眼神也涣散得找不到焦点,她喃喃道:“死了?不可能,不可能的......”她霍地站起来,指着旁边桌子那中年男子大声道:“你不要在这里造谣!多铎怎么可能会死?他好端端的,一直都好好的,你骗人......”

  说到后面,声音都哽咽起来。

  “谁造谣了?”那人拍桌而起,“通缉榜文都贴出来了,说是要通缉刺客祭奠死去的十五贝勒,幸好他死得早,孙小姐没来得及跟他拜堂,不然他又害别人当寡妇了!”

  一听“寡妇”这个词,静怡脸白如纸,身子晃了晃,四周的食客都好奇地看过来,阿明连忙说了声抱歉,强拉着静怡离开。

  他一言不发地绕了好几条街巷,最后到了一处偏僻的小巷子,推开一扇残破的木门,走进去后才放开静怡。

  这是一处两进的院子,收拾得倒也干净,穿过院子往里是东西两边的两间厢房。

  阿明推开东边的厢房门,拉着静怡进去,静怡甩开他的手,转身就要往外走,阿明用力一扯,她整个人往后踉跄一步,跌入他的怀里。

  “为什么对我这么不公平?”他眼眶发红,摇着她的肩问:“多铎就算无恶不做你也愿意留在他身边,而我无论为了你做什么事情你都不会放在心上,为什么?”

  静怡木然道:“我只问你一句。那些刺客,是你派去的吗?”

  “如果是呢,你是不是想杀了我给多铎报仇?!”

  “那么,我只能说,我们没有夫妻的缘分,甚至连兄妹的缘分都不可能有。”静怡轻轻推开他僵直的身子,走到床沿坐下,“你要把我关在此处也好,你要把我带到应天也好,随便吧。我累了,你出去,我要休息。”

  她一脸的平静,平静得教人害怕。

  阿明转身出去,快步进了西边的厢房,掀开墙上挂画按了按凹下去的一处,书房里的书架无声移开,他打开书架后的暗门,拉了拉一串金铃,很快,便有一名黑衣人从暗门后的暗道跃出,单膝下跪道:“神龙教黑龙门弟子钱丰见过侍卫长大人。”

  “苏珊可有下落了?”

  钱丰脸色微变,“禀大人,还没找到。”

  阿明大怒,一脚把他踢翻在地,“饭桶!这么多的教众找一个女人都找不到,怎么办事的!”

  钱丰嗫嚅着不敢吭声,阿明敛起怒容,说:“算了,我会亲自去找。你现在马上回去找两个会办事能伺候人的丫头来,给我把东厢里的人看紧了,少了一根毫毛都要唯你是问!”

  钱丰唯唯诺诺应声退下,很快便找来了两个伺候她的丫头,的确尽心尽力,就连静怡咳嗽一声也会报告给她们的主子知道。

  静怡发呆的时候越来越多,甚至连用饭时都不知不觉地停住筷子,不知想什么想得入神,阿明无论跟她说什么她都置若罔闻。

  他懊恼之余却也沉得住气,反而暗自庆幸静怡有了孩子,肯定她不会有轻生的念头,她再冷漠也有春回雪融的一天。

  阿明连续几天都早出晚归,静怡吐得更厉害了,这天阿明一早接到线报行色匆匆地离开,静怡刚咽下一口粥便又吐了个天昏地暗,不断的干呕最后帕子上竟然沾上了点点血迹。

  两个丫头大惊,静怡捂着胸口喘着气道:“送、送我去医馆,或者,找大夫来这里......如果我有什么不测,你们两个,也活不了......”

  一听这话她们更是慌乱无措,草草商议由其中一个到最近的医馆去请大夫来。

  大夫很快赶来,白发苍苍老迈得连走路都要三步一停,身后跟着个背着药箱的学徒,到了厢房里颤巍巍地给她把过脉,皱眉道:“你家夫人情形很凶险,老夫要给她施针并艾灸,你们安静地在门口等着,莫要打扰了老夫,下针不准也是会要命的。”

  静怡盯着他的眼睛,嘴角扯动了一下,想笑,却无端红了眼睛。

  于是两个丫头坐在厢房门口,雕花门大敞,可以清楚地见到里面的情形,没过一会儿,一股奇怪的气味随风飘出,她们互相望望都觉得奇怪,再闻了一会儿,意识好像朦胧了起来,有人问她们:“刚才发生什么事了?”

  “不记得了......”

  “谁来过这里?”

  “也不记得了......”

  看着那两个丫头身子慢慢昏睡过去,花白胡子大夫把同样在床上昏睡过去的静怡抱起,大步往外走去,一边站对身后那学徒说:“寿城城守公孙十三可接到了密报了?”

  “已经接到,估计现在已经点了半营人马来此,而且将会在半个时辰后,封死各个城门瓮中捉鳖一网打尽,大清朝境内所剩无几的神龙教分坛今日应是气数已尽。”

  走出院子的大门,早有马车在那里等候。

  上了马车,他一手扯去脸上的人皮面具,露出一副精致得有如雕琢过的玉润生光的面容,拉过一旁的丝被给怀里睡容平静的人盖上,掠开她额上垂下的一缕发丝,低头在她蹙起的眉心烙下一吻,轻声说道:“小尼姑,你哭什么呢,真是傻,明明我一直都在......”

  第二卷情深缘浅(完)
    鬓满爽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