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穿越后变成了农家老太太 > 第142章:居然被雷劈死了?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信?

  陈大石还真不敢全信。

  就儿子的性子,作为父亲的,他又不是不懂。

  不过,见得妻子的态度,他也不敢乱说什么。

  转眼,就月底的最后一天了。

  又到了陈旦旦回学堂的日子。

  休沐的时间总是过得那么快,他并不太乐意回学堂,主要是学堂的规矩太严了,白先生对他也是盯得很紧,根本没什么自由可言,与他最初设想到学堂混日子的差距很大,但又不敢跟奶奶说不去了,而且在家也有活儿干,并没那么轻松,所以,想了想,还是咬了牙,继续去读书吧!

  至少,还有钱花不是?

  再说,他也跟姐姐讲过,等学会了字,就回来教教她的。

  他心中其实已经有了个琢磨:等把常用的字都学会了,就不去了,哼哼。

  到了五月,苏映巧重新回到镇上摆摊。

  她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过来摆摊了。

  谢春娥见了她,很是惊讶,问:“张姐,你最近去哪里了?”

  苏映巧脸上还带着一丝疲倦,道:“家里出了点事,所以,一直没空。”然后问:“你最近生意还好吧?”

  谢春娥点了下头,道:“一切还好。”

  本来,她是想问陈家最近有什么事的,但见苏映巧似乎不太愿意说,也就没有问,毕竟这种是人家的私事。

  就这么过了几日,有人从石牙村那边听到施百德被雷劈死的消息,就拿回村子里说了,很快传遍了整个村。

  得知这个消息,苏映巧还是挺意外的!

  这个混球,居然被雷劈死了?

  死了?

  陈三石大笑,“这家伙,总算是遭到报应了!真是自作孽、不可活啊!害了清清,连老天都看不过去了!”

  “哈哈哈哈!”

  吴氏、陈大石也都拍手叫好!

  并把这个消息告诉了陈清清。

  陈清清现在状况比此前好了不少,不过,依然没法下床,根据钟大夫的说法,她至少要到六月的时候才能康复。

  在听到施百德遭到报应的时候,她忽然间有一种放松的感觉,就连呼吸似乎都顺畅了很多,身上的疼好像也突然减轻了。

  眼里的雾霾,也在渐渐消散。

  村里都在流传着施百德是因为害了陈清清才会遭雷劈的说法,然后便有人说:“人啊,还是不能做坏事,不然,是会遭天谴的,施百德就是最好的例子!”

  对此,很多村民都信以为真!

  所以,那些曾经做过一些坏事的人,心中难免会感到有些不安,真怕自己当初做过的那些坏事被老天盯上,然后突然降雷下来,那就要步施百德的后尘了!

  为了给陈清清治疗,苏映巧花了不少钱。

  但是,在家里,却是只字不提花了多少。

  对此,陈清清心中不由有些担忧,还悄悄地问了一下母亲,吴氏摇头,表示不知,并且道:“你好好养着就是,想那么多做甚?再说,这个事情,你奶奶都没说什么,你就别胡思乱想了。”

  陈清清微微蹙眉,吴氏继续道:“你奶奶做了这么久的生意,肯定积攒了不少钱,不然也不可能会这么大方地掏钱来给你治伤!而且,她连旦旦的学费、生活费都负担得起,就你的这个问题,肯定也难不倒她!”

  说到这个,吴氏不由想起婆婆以前的抠门,与现在相比,真是天壤之别呢!

  莫非,以前,是因为穷,婆婆才抠门的?

  现在,赚了点钱,所以,就变得大方了?

  突然间,她有着这样的疑惑。

  一晃,到了五月十日。

  这是苏映巧穿越一周年的日子。

  她也是无意间想起来的,然后发现,自己来到这边世界,居然足足一年了!

  想起这些,她也不由感叹,这一年来,发生了那么多事,她竟也挺过来了!而且瞒过了整个陈家!多不容易!

  她继续出摊,卖着鸡蛋灌饼,很快将给陈清清治疗的那笔费用给赚回来了。

  到了六月,陈清清已经能够下床了,不过人还是显得有些虚弱,得继续养。

  关于陈二石,一直都没有什么消息,苏映巧几度去问了陈小花,陈小花都说没进展,官府那边是一直都在查,但并没有查出什么来。

  对此,苏映巧也是无奈得很,那么大的一件事,竟然查不出来?

  不由觉得,官府的这些人都是一群饭桶!

  但,她也没什么办法。

  苏映巧也抽空去过学堂,了解陈旦旦在学堂的情况,陈旦旦与黄越、郑少杰的关系一直都不好,听说经常会时不时地闹矛盾,弄得剑拔弩张的。

  与陈旦旦玩得好的,也就同寝室的肖之余与孟才华。

  至于其他人,要么与他不熟,要么因为与黄越、郑少杰的关系,对他有偏见,经常合伙排挤他。

  黄越与郑少杰本来关系也不怎么样,但却因为有“共同的敌人”,倒是有了一些交集。

  对于这样的处境,陈旦旦也无所谓,他这个人就这样,不怕得罪人,就怕学堂的规矩,不然早把那两个家伙给揍了!

  尤其是郑少杰,最爱针对他了!

  他们又是住一块的,没少相互怼来怼去!

  苏映巧找过陈小花,跟她聊过,怎么把他们表兄弟的关系弄好。

  陈小花摇头,道:“我也说过少杰很多次了,但他就是不懂事,非要跟旦旦水火不容,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了。”

  说了也不听,她也无奈!

  一个巴掌拍不响,苏映巧也没少说过陈旦旦。但陈旦旦说,郑少杰老是针对他,他也不可能当乌龟,任人“欺负”!但凡郑少杰知道退让,他完全可以不计较!苏映巧说,你是表哥,应该学会让一下表弟的。陈旦旦说,他让过,但郑少杰就是不认账,非要与他作对,他也只能不客气了!

  总之,他们两个,这种“敌对”关系,像是怎么也化解不了的。

  苏映巧也是头疼得很。

  相对郑少杰,郑少弘倒是稍稍懂事一点,从不与陈旦旦闹矛盾,当然,他也不愿与陈旦旦有交集。

  从始至终,他都没怎么跟陈旦旦说过话。

  有时候,他也会劝弟弟,让别理陈旦旦。

  但是,郑少杰可不会听!

  由于白先生盯得很紧,陈旦旦对字倒是认了不少。哪怕他不想学,但是,面对白先生的严厉,也只能硬着头皮去学。

  尽管如此,每个月的考查,他总是垫底,然后被各种罚抄,还被黄越与郑少杰嘲笑,弄得他几度想要弃学!

  陈三石也找过他几次,对他说:“既然他们老是嘲弄你,那么,你就更应该留下来,好好学习,而不是逃跑!”

  “有朝一日,等你取得了学业上的成就,就可以打脸他们了!”

  想要弃学的事,陈旦旦也只是跟陈三石说,是绝不敢跟奶奶提的,吐了口气,道:“我也想打脸他们啊,可是,实力并不允许啊!关键,在学堂,还不能打他们,这就很要命!”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