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论高冷boy如何被我搞流泪 > 第 56 章 寺庙?
    柴玖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风带着地上的一片片枯叶吹上半空,可能是因为风不够本事,不能实现那些枯叶的飞天梦,所以它们飞到一半,就落了下来!

  这一落虽然本质不会怎么样,但是它们不知道中了什么邪都落在杨阿姨那刚做好的发型上,一瞬间从精美的发型(虽然我看着有这么一点不喜欢,大概是男生的眼光有点偏低了吧,但是对长辈还是要敬重的)到现在的“落叶插发”。

  看着桃花树下正在因枯叶的事而生气的杨阿姨,有点想笑,但是毕竟人家是长辈,我诺皇又是一个敬重师长的人,所以只能把这笑努力憋回去了。

  “杨阿姨,要不要我来帮你呀……”

  我慢慢地靠近桃花树的杨阿姨,本来在远处看的时候很好看,脸没有什么痘痘的痕迹,可是走近看的时候额头上、脸颊都是痘痘的痕迹。

  插句题外话——瞧一瞧,看一看,这是鹿麒(一家卖正品化妆品的良心店)新出的玫瑰面露液,选用新城的沃艾尼高山的玫瑰,每晚睡前用这个洗脸,白天起来保证你脸上痘痘的痕迹都消失不见了。我每天都用,所以我脸上不仅没有痘痘,而且还白润。

  好了好了,祁惊诺,现在不是打广告的时候,现在你该用你做物理题的脑子想出一个对策来:用什么理由就能逃过帮杨阿姨弄头发这一劫?

  也不知道那个祁女士是怎么想的,本以为我可以跟她一起进那寺庙的里面呢,没想到她竟然跟她那个朋友进去了。

  真是高估了我在她心里的地位了!

  不要问她们几个大靓女来寺庙,我这个靓仔为什么要跟来,因为我太闲了。

  好不容易能从军训回来,虽然我军训的时候是带手机去了,但是没网络呀,连教官他们都是开数据的,更别说我了!况且我现在欠着话费呢,怪就怪在我经常用母亲跟我的钱去买奶茶。

  没办法奶茶的魅力势不可挡呀!

  杨阿姨看了我一眼,然后把头上最后一片枯叶拿了下来,对着镜子又重新补了补妆,好像完全不用我做,换种说法就是她嫌我手脏。

  我的观察力虽然没有下桌那么好,但是也不算太差。从车上她拍我肩膀时就注意到她的手是套着手套的,而且是一次性纯白手套,所以我敢肯定她——

  杨阿姨有洁癖,而且是半轻半重的。

  “小诺呀,你这份帮阿姨的心我收下了,但是我不大喜欢被别人帮忙,所以小诺,对不住呀!”

  杨阿姨捂着鼻子向我站在地方走过来,可能是因为这里是寺庙,来这里的人人都希望能得到菩萨的保佑,所以买来烧香来烧,买来水果来拜。

  自然烧香的人多了,产生的烟也就多了,味道也就浓了。

  “没事,惊诺作为小辈一枚,理当是我没有资格跟长辈帮忙之处,所以还请杨阿姨作为长辈谅解一下我才对!”

  作为看多了言情小说的我来说,对付像杨阿姨这样的长辈,首先要主动把所有错拦在自己身上,让她感觉到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涌上心头;

  其次她就会满脸谦虚地说是她的错,然后你就可以说一些夸奖她的话,让她心中的感觉更强烈;

  最后说出你的要求,她肯定会帮你的。

  这里运用一位帅气逼人的警察的一句话——人心往往是最难测的,但只要抓到技巧,再怎么防备的心也会敞开。

  果然杨阿姨脸色害羞地拍拍我的肩膀,用妖媚的语气说:“之曦有你这样的儿子,真是她的福气呀!”

  面对这样的夸奖,虽然脸上沉着冷静,像一位成熟的年轻人,但是心里的爆发声已经在耳边缠绕,好像世界的所有人都听到了一般。

  不行,你诺皇我可是班里数一数二的顶尖人物,要是被某个多嘴的小伙说出去了,那我不就成了那些人口中的笑柄了吗?

  我得反赞扬面前这个强劲的敌人,不然我诺皇的形象就立不住了。

  于是我双手捧着脸,害羞地说:“不敢当,不敢当。要说福气呀,还是林叔叔有福气,娶了杨阿姨您这般温柔贤惠的老婆。”

  来呀,互夸呀,反正我是不怕的。虽说我文科不好,但是最基础的那些词我还是会的。要真夸不过,英语都拿出来用,反正杨阿姨听不懂英语的。

  我跟她面对面,眼中的火花四射,所以请非战斗人士离开这片宝地。当我跟杨阿姨要大吵一场时,从我身后传来了一阵熟悉的声音,是那么的温柔,是那么的平静。

  “下桌,你怎么在这里?”

  我转过身看着远处的下桌,他的身影在阳光的照耀下泛着金光,是那般的高大,是那般的具有安全感。窜进他的怀中,就好像全世界的邪恶都与我无关了。

  他挠了挠头,看着比他低一个头长得又帅的我甜甜地笑了,然后用平静的语气说:“我……我姐姐在里面拜佛呢,所以她叫我在这里等她……”

  “你不是说你要带你姐姐去复查吗,怎么来这里了?”

  我歪头看着站在身旁的他,他这脸上平静的神色好感染人,那诱惑众生的桃花眼好生好看。

  “嗯……”

  他点了点头,虽然是一个很正常的动作,但是我看起来怎么感觉他在害羞呢,莫非这也是我的错觉。他停了一会儿,然后说道:“我姐就是在我小时候发生了一次车祸,然后就是脑子时而认得人,时而疯疯癫癫的。过几天她要去我北京的叔叔家,所以那几个月只有我一个人在家。”

  一个人在家?

  像他这样温柔又可爱的学霸哥哥一个人在家,会不会有危险呀?肯定会有的,随着现在有很多同学知道下桌住在那里了,怕就怕在那些同学会来骚扰下桌(泛着女同学,男同学要是敢去骚扰下桌,分分钟钟拳头相见)。

  况且就算没有这些痴女来骚扰,照样还是我舅舅的那些爱惹事的手下来挑事。舅舅已经说了,要是他的手下再欺负下桌,我就可以代表舅舅把他们打个面目全非。

  不过我还是想跟他在同一屋檐下,你们可别当我是看上他了,我是把他当朋友、兄弟,就是想保护他,没什么想法的。

  看着站在桃花树下的杨阿姨,虽然那个时候祁女士说过我得跟着她,但是像我这样的一个校霸怎么可能听母亲的话呢(这是嘴上说的,事实上我很怕我母亲的鸡毛杆子的,老疼的!)

  于是平时说脏话的嘴改过自新了,竟然语气温柔地说:“杨阿姨,我先上去玩玩,要是你们弄好了,就在车上等我一下!谢谢了哈!”

  站在旁边的下桌的那双桃花眼看着我,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我太帅了,所以使得他移不开眼来观别人。

  其实我知道我长得好看的,不用这么明显啦……

  好了,停止了哈,祁惊诺,我觉得你真该去精神病或者脑科看看,脑是不是出问题了?要不然怎么会这么自恋呢,人家是看你这么地傻呢!

  跟他对视了一会儿,然后话都没说就拉起他那紧贴在牛仔裤的手,那手虽然骨骼分明,看上去很瘦,但是摸上去是光滑的,再加上他的手是白润的,牵上去特别的good!

  走到一处无人的楼梯口,我才反应过来自己刚才是拉着下桌的手跑的,害羞地松开拉着他的手。

  然后低着头看着那流汗的手心,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那个时候他手背的温度实在有点过高,所以被感染了!

  “下桌,我不是故意的,我那个时候也没想那么多,只是我……”

  我还没把我心里想的说完,面前的他就想起了一阵极小的笑声,因为我实在没脸看他的眼睛,就低着头看不到他现在的表情。

  “其实,你那个时候说补课的时候,我就已经同意了。还有你长得……这么好看……”

  说罢,我抬头看见他捂着脸背对着我走了。

  虽然最后那句话他说的很小,但是也就是这样普通的一个人说的这么普通的一句话,才能点燃了我心里的那根火柴。

  他好可爱呀!

  “下桌,我有一个问题一直想问你,不知道你愿不愿意回答呀?”

  可能是因为将近秋天了,所以寺庙后山的很多梧桐叶都变黄了,其中就有一片落在正在下面走过的下桌头发上。

  走在他旁边的我眼睛看着那片枯叶,结合他的脸来想的话,特别像古代的那些不染尘世的高人头上的发钗;要是不结合的话,这就是普通的一片枯叶。

  他忽然停了下来,害的我也不得不停下来,要是我自己走的话,脸上虽然没有过多的表情,但心里有很多夸自己的话(哈哈,人家是一个自恋病晚期的患者)。

  他那双桃花眼茫然了一会儿,然后看着我,还是温柔的语气回答道:“你问吧!我会如实回答的。”

  他又知道了?又听到我心里想什么了?

  你们可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龌龊哈,我那个时候心里想的问题是——我之前是不是认识你?

  虽然我记忆里不好,但是同样的问题是不会问第三次的,这个问题只是在心里闪现一秒了而已。大家都知道像我这样的校霸,一般都是心口不一的!

  “我就想问你有没有有过女朋友呀?”

  他会回答什么呢?

  要是有过,就告诉我是什么名字,毕竟谁当年没有过女朋友,重要的是我想知道他的择女友标准;

  要是没有的话,那也没什么,终于找到了一个跟我一样对女性不感兴趣的人了——

  等等像他这样的人有的时候是没有时间谈恋爱,因为每天都有各科老师布置的作业压着他们,榨干他们的空闲时间。

  他那高冷的嘴角小弧度的弯曲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看惯了他这张清冷的脸,竟然觉得他这张脸其实没这么冷,也是有那么的温柔的。

  “像我这样长得不好看,成绩又不好的人怎能拥有女朋友呢?没资格呀,要钱没钱,有房没房,要身材没身材……”

  下桌倒是一脸无所谓地说了出来,而我脸上虽然很平静,但是心里的想法倒是滚滚而来——

  下桌是不是对自己的颜值有误解呀?多好看的一张脸呀,虽然经过时间磨练,温柔阳光的脸变得沉默寡言,但是我相信经过我的感化,一定能把他那张温柔阳光的脸宠回来的。

  成绩的话,其实他已经够好了,毕竟在初三能考文科接近满分——全A市第一的人寥寥无几。按照他这个成绩,别说谁了,连林杨美子都可以当个小妾(这是纯属开玩笑哈,切莫当真!)

  “下桌,其实……”

  我停顿了一下,卡在喉咙的句子,忽然又有点不想说了,就先走着身后的楼梯了。

  转过身看着静静站在身后的下桌,觉得好笑,但是我怎么能嘲笑自己下桌呢。

  于是我面带微笑地说:“小纸哥哥,你要一直站在那里吗?”

  ——如果我是女生,你会不会喜欢我呀?

  现在想想这个问题,有点不符合我跟他要维持的关系,所以干脆我不说了,还是在心里想着吧。反正他有读心术可以听到,答案嘛,不需要了吧!

  “下桌,你相信这个世界上有神吗?”

  我停在楼梯上,转身看着比我高一阶的他——

  在我这个位置看他,高大的身材挡住了远处的太阳,那束阳光给下桌装了一道黄色的保护膜。

  他笑了笑,然后渐渐低下头。直到他的脸跟我的脸有几十厘米时,直到我的脸泛红时,他才用他温柔的语气说道:“小白哥哥,神跟我说你是我的埃仁,你信吗?”

  “我……”

  看着他那双桃花眼沉默了一会儿,可能是因为想出了他这句话的意思,所以握着他放在身后的左手,害羞地说:“我不信神,不信佛,但如果你信神或佛的话,虽然我知道是假的,但是愿意为了你放下我诺皇的架子,信这些。”

  只因是你,所以我才愿意的。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