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今天我和透子掉马了么 > 第 83 章 Case.083
    黑醋栗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柯南等人睁开眼睛的时候,是在毛利小五郎租来的车里。

  惊醒他们的是车窗外急促的敲门声与呼叫声,众人迷迷糊糊地睁开眼睛,就看见好几个穿着制服的人在车外,正一脸焦急地呼喊着什么。

  毛利小五郎还没有反应过来这是发生了什么,他揉了揉晕晕乎乎的脑袋,正准备摇下车窗,就看见安全气囊已经打开,而他正前方的车窗外……

  是一棵遭受撞击后的树。

  毛利小五郎瞪大了双眼,连忙去关闭安全气囊,而车外的人见他还能行动也松了一口气。

  “这是什么情况?”

  看起来像是救护人员的人将毛利小五郎等人搀扶下了车,毛利小五郎看了下周围,发现除了安室透还在昏迷中之外女儿和柯南都已经醒来了。

  “你们不知道吗?”

  救护人员一脸诧异地看着毛利小五郎,但想想他们刚才昏迷的样子,只当这群人在意识到发生什么之前便已经昏过去了,便道:

  “应该是之前下雪的缘故,地上太滑,让你们撞上了路边的树。”

  那个救护人员指了指地上的刹车痕迹,“看那里,你们就一点儿都没有印象吗?”

  毛利小五郎和女儿对视了一眼,齐齐地摇了摇头,而柯南则是扶着还有些昏昏沉沉的脑袋陷入了沉思,却发现自己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记得我们应该是在寒川先生……诶?我们为什么会在这里?”

  “寒川先生?哦,你是说那个大富豪的家吗?”

  救护人员是当地人,对于当地的事情还算是熟悉,“我记得他一直都在海外,森林里的那个洋馆好像因为年久失修,预计这两天就要拆除了。”

  “什么预计这两天。”

  边上另一个救护人员白了他一眼,“就是今天啊今天,你没听见么,刚才那边传来了好大的声音,我差点以为要雪崩呢。”

  毛利小五郎有了模糊的印象,而柯南则是想起了什么,他立刻拿出了自己的手机查看日期,却发现现在已经是他们出发前往寒川先生宅邸的次日。

  意识到自己绝对是忘了什么的柯南连忙钻到了车厢里去看行车记录仪,却发现行车记录仪已经摔坏,从这里到寒川先生宅邸的这一段导航全部消失,可以说一点儿线索都没有。

  不,还是有线索的。

  柯南打开了自己的追踪眼镜,他记得自己在津岛夏奈的身上安装了窃.听.器与定位装置,虽然他已经有些忘记自己当时到底听到了一些什么情报,但是……

  “怎么会!”

  他错愕地发现定位装置显示的位置就在自己的身上,他伸手摸了一下自己的眼镜架,发现定位装置依旧还在眼镜上,就好像从来都没有被取下过一样。

  完全想不通这是发生了什么的柯南将希望寄托在了安室透的身上,却发现他依旧处于昏迷状态,完全没有醒来的迹象。

  即使他想问什么,也什么都问不了。

  >>>

  “终于结束了。”

  在另一辆从长野县折返回的车上,忙碌了两日的夏奈疲惫地伸了个懒腰,“还好有老板他们帮忙,总算是抓到御芍神紫了。”

  “嘁,如果不是寒川那家伙叫来了什么侦探,用得着那么麻烦么。”

  中原中也开着车,不满地吐槽了一句。

  夏奈好笑地摇了摇头,“不过乱步的那个朋友也真是恶趣味,居然弄出了这么猎奇的案子,我还真的以为是进入了什么劣质的恐怖里。”

  这次的事件总体来说还是在他们的预料之中,这一点还多亏了乱步这位名侦探。

  他虽然在县警总部里的时候什么都没说,但是在把将夏奈拉走私聊的时候却说了不少。

  比如让人三番五次袭击夏奈的人是寒川,比如寒川是荒神的“信徒”,比如寒川是被早就已经偷偷溜回日本的御芍神紫怂恿的,又比如说在几次袭击都落空后……

  寒川准备直接将他们“一网打尽”的事。

  当然他也说了夏奈的男友是公安的卧底的事,不过和Jungle还有御芍神紫的事情比,男友的事情显然不是排在第一顺位的。

  夏奈之后也试图将男友从这个案子里推开,却不想他最后还是跟着毛利小五郎一起被卷了进来。

  还好乱步那边事先就备下了两手准备,为了不惊动寒川叫来的外人,提前让他的好友——拥有把人关到自己写的里的爱伦坡写了个惊悚悬疑侦探。

  爱伦坡和乱步不愿意剧透里的剧情,只说已经把书交给了妥帖的人,这本书也会在合适的时候出现。

  夏奈不担心乱步的推理,却担心他们万一被关进里出不来,却不想宗像礼司直接带来了太宰治,也算是让这个计划圆满地进行了。

  “这也是你的安神茶太有效了,不过没想到还有个漏网之鱼。”

  “我想这大概是因为他戴了我送的护身符吧。”

  中也摇了摇头,他是负责把毛利小五郎他们关进书里的人。多亏了夏奈的那杯安神茶,那天晚上的行动进行得还算顺利,毛利小五郎等人都没有被惊醒。

  只是不想会在走廊里遇见了没有中招的安室透。

  无奈之下他只能把对方打晕。

  不仅如此,他还得留心不能下手太重,万一不小心把人给打伤了,绝对会被夏奈迁怒的。

  中也重重地叹了一声气,心中却是感叹人算不如天算,“谁能想到那个金毛黑皮居然是你的男友,你不是说他是咖啡店店员吗?”

  “这说来话长,事实上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的身份好了。”

  中也不觉得一个职业有多么的难以企口,“难不成你男友还和太宰那家伙一样,从事着什么不法组织的行动?”

  太宰把他们从书里捞出来之后,就上了S4的飞机离开了,也不知道他接下来究竟是回牢里去了,还是算将功折罪刑满释放了。

  至于白兰,在事情结束之后也带着寒川先生收藏室里的那个欧帕兹走了,临走前还说了一些颇有深意的话。

  好像是什么……

  「奈奈你的男朋友可真不简单。」

  “我跟赤井秀一核实过了,他说透君是他曾经潜入的那个组织的成员。”

  之前为了不让其他人为自己的恋情担心,主要也是不让男友的工作暴露,夏奈一直都没对其他人说自己的烦恼。

  尤其是中也之后还出国去调查德累斯顿石板的事,大部分时间都处于失联的状态,夏奈就更不愿为这种小事去磋磨他了。

  现在事情尘埃落定,夏奈也终于能说说这个憋自己心里许久的事情了。

  中原中也完全没想到夏奈的那个男友看起来人畜无害,居然还是这么厉害的角色,他不由地回忆了一下这两天一夜与安室透相处的情况,发现这家伙……

  一点儿都没有破绽。

  “亏得你能发现。”

  “机缘巧合啦,”夏奈大致说了下那天在饭店的遭遇,“然后我前阵子因为狙击案去警局总部……哦,就是你回来的那天,乱步跟我说,他是公安的卧底。”

  中原中也一个手抖差点撞到树上——就像他伪造的毛利小五郎等人的那起事故一样。

  毕竟这个消息太过震撼,让他一时都有些缓不过来。

  “你男朋友不是只是个咖啡店店员吗?!”

  他还记得当初夏奈说自己在和一个咖啡店店员交往的时候,几乎是遭到了周围所有人的反对,怎么她男朋友一会儿又变成了侦探,一会儿又是不法组织的成员……

  现在居然又是公安的卧底?!

  “等等,不对。”

  中原中也觉得自己的思路有些转不过来了——如果现在太宰治在这里的话,可能还能跟上夏奈的节奏,但是他实在快理不清这里面的关系了。

  “公安的卧底?什么卧底?哪边的卧底?”

  这也不能怪他,谁让夏奈男友的履历那么丰富。

  这简直比国木田从数学老师转职到侦探社成员还要精彩,如果说还有什么能够和这个媲美的话——估计也就只有太宰治跳槽到武装侦探社了。

  “我一开始觉得是那个组织在公安的卧底。”

  夏奈一手支着下巴,看着窗外白茫茫的雪景冷淡地说着自己的推测。

  中也立刻了然,“因为赤井秀一的话?”

  “赤井秀一说他是组织成员的时候我问过他的职业,他支支吾吾的不肯说,如果他那会儿大大方方地说自己是公安的人的话,我估计也不会有先入为主的印象了吧?”

  中也嗤了一声,“你难道不会是觉得他是在开玩笑?”

  “可能是吧,可是我看见他上了他部下的那辆车的时候,我忽然又想起了另一个问题。”

  中也朝她投去了询问的目光。

  “如果透君是组织在公安的卧底的话,完全可以直接以公安的身份来介入狙击案的搜查,毕竟我和乱步的出现对于他来说是偶发事件。”

  这是一个简单的逻辑推理。

  从当时会议室的情况来看,安室透的地位应该在风见之上——这一点之后夏奈也已经确认过了。

  再加上男友和自己一样也在狙击的现场,夏奈基本可以肯定,应该是自己的男友决定将这个案子移交给公安来处理,而他做出这个决定一定是在来警局之前。

  可横沟警部却说公安的负责人是风见,而安室透只是相关的证人。

  安室透不知道她和乱步那天也会去警局,如果他是组织在公安的卧底,那么他完全可以大大方方地以公安的身份来接手这个案子,何必要伪装成相关的证人?

  那么唯一的可能性就只有他应该是公安在那个组织的卧底,他想要接手这个案子却不方便暴露身份,所以只能让部下出面。

  没想到却被自己发现了。

  但是因为公安警察——尤其是这种潜入组织的卧底不能暴露自己的身份,所以安室透在自己的再三逼问下只能保持沉默。

  这么一想,也就完全合情合理了。

  毕竟她也不是那种所见即所得,完全不用脑子思考,只会信口说着自己浅薄又愚昧的观点的蠢货。即使因为男友的事情而短暂的方寸大乱,但最后还是会用所有的证据来推断。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她也能算半个侦探。

  逻辑推导这种工作,中原中也一直都是交给夏奈他们来处理的,他见夏奈已经有了自己的想法,也就不再说什么,只是……

  “你既然那一天就发现了,为什么不和他说开?”

  “这不是你正好回来了吗,”夏奈摊了下手,“而且他已经因为我受了伤,我们马上就要对付御芍神紫了,何必再把他卷进来呢?只可惜……”

  只可惜安室透还是被卷了进来。

  夏奈叹了声气,然后忽然又掩着嘴低笑了一声,“不过我在书里的时候也吓过他一回了,就算是他一直隐瞒着我不肯说实话的小小报复吧。”

  而且她也透了不少底,不知道她那位能当上公安的男友能不能发现。

  “不过他既然是公安的人,没准景光认识?”

  “我之前问过景光了,他听到透君的名字时没有露出异样的反应,”夏奈这么说着,也皱起了眉。

  虽然她在提出安室透这个名字的时候,说的是组织的成员,但景光的表情没有丝毫的慌张与掩饰、一副真的没有听说过这个名字的淡定姿态。

  显然他是真的不认识安室透的存在。

  “我记得景光是隶属于警视厅公安部的,”中也想了下,“会不会你男友是警察厅的?”

  “有这个可能,但或许还有另一个可能。”

  “什么?”

  “安室透这个名字,可能根本就不是他原本的名字。”

  中也一惊,紧接着高呼道,“你是说你男朋友一直在用假名和你交往?!!!”

  “如果他真的是公安在组织的卧底的话就有这个可能,”在Jungle的案子结束之后,夏奈也有充足的时间与经历来思考男友的事情。

  “你见过哪家的警察去卧底的时候用的是本名?”

  夏奈越想越觉得有这个可能,毕竟当时赤井秀一也是用了诸星大这个一听就是假名的名字。

  中也听着夏奈的推理都替她感到心累。

  从国中起就有不少人追求夏奈——甚至还有误会他和太宰是夏奈的恋人,找他们放学后单挑的傻|逼,不过夏奈一直都是一副无心恋爱的样子。

  没想到她好不容易有了喜欢的人,结果居然是这么麻烦的角色。

  ……应该说真不亏是夏奈吗?

  “如果你的男友真的和你一开始的猜测一样,是那个什么乱七八糟的组织在公安的卧底呢?”中也颇为心累地问了一句,生怕夏奈好不容易得来的恋情出现问题。

  “那我也有的是办法。”

  夏奈冷笑一声,“把他的组织毁了,然后让老板把他异动到S4、分派到我的办公室。或者直接把他送进S4的大牢关上几年,实在不行异能特务科那边还欠着我人情。”

  如果男友是公安在组织的卧底那最好,即使他是组织在公安的卧底,她也有的是办法把他抓住。

  然后慢慢改造。

  中也听得直摇头,“你倒是不怕其他人说闲话。”

  “我何必在意不相干的人的评价?真正生活幸福充足的人没时间对旁人的私生活指指点点,只有那些生活不如意的家伙才会高谈阔论,恨不得所有人看见他的丑态。”

  夏奈冷笑一声,“这种自作聪明的跳梁小丑的看法对我来说很重要吗?”

  中也知道夏奈这是想起了高中时学校流传的关于她的流言蜚语——比如她与他和太宰两个同进同出,脚踩两条船什么的。

  那时候夏奈便对那些难听的话毫不在意,现在她就更不会在意那些不相关的人对自己的看法了。

  要是为了那些浅薄的家伙气坏了自己,那可一点儿都不值得。

  中也点点头,“如果有需要的话就找我吧,反正Jungle的事情终于忙完了,就不知道能有多久的休假。”

  “中也,你这句话听起来好像Fg哦。”

  夏奈睨了他一眼,中也还想说些什么,就听见夏奈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夏奈看了眼来电显示,发现上面写着宗像礼司的名字后,立刻与中也交换了一个视线,随后打开了外放。

  “看来你们二位那边进行得也很顺利。”

  宗像礼司的声音很清晰,听上去不像是在直升机里,应该是已经回到了S4的屯所。

  “如果你们手里没有其他的事的话,之后请直接回东京,有新的任务哦。”

  夏奈看了眼刚才立下Fg的中也,对方虽然因为开车的缘故正目视前方,但脸色显然也不是很好看。

  之前为了Jungle的事前前后后地忙碌了那么久的夏奈显然有些不甘心,她趁着电话还没有挂断,毫不迟疑地问了句,“老板……我们刚抓完御芍神紫,就没有休假么?”

  “不用担心,津岛君,这个任务对你来说应该就是休假。”

  电话那头的宗像礼司轻笑了一声,夏奈正觉得莫名其妙,就听见对方的声音颇为愉悦地说道:

  “我听说你最近恋情不怎么顺利。”

  夏奈脸色一黑,“……老板你再这样我就挂电话了!”

  “嘛……你不要急,先听我说完,”宗像礼司一副“你现在挂电话会错过很有趣的事情哦”的语气,让夏奈恨不得现在就按下挂断键。

  不过想想电话那头的宗像礼司可能会有的反应,夏奈也只能耐着性子听了下去。

  “这次的任务对你来说就像是公费休假。”

  夏奈趁着宗像礼司看不见翻了个白眼,她还记得宗像礼司上次让自己去游乐场,结果目的却是为了转交芯片,谁知道这次所谓的公费休假是什么。

  不过对方毕竟是自己的上次,夏奈只能假装自己很感兴趣地回了句:“哦?”

  宗像礼司多少能猜出夏奈的想法和表情,不过他一点儿都不生气,只是继续慢条斯理的、并且愉悦地说道——

  “不知道你对牛|郎|店感不感兴趣?”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