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我有好多复活币 > 第九百五十四章 武运长龙再现

第九百五十四章 武运长龙再现

    辣酱配咸鱼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春风拂过树梢,公鸡已然报晓。

  温和的朝阳透过窗户的薄纸,温柔地印在已为人妻的少女脸上。

  这一天,习惯于早起的少女竟然破天荒的晚了半个多时辰才睁开眼眸。

  睁开眼看到的,便是枕边的心上人,少女心中便是泛起丝丝的喜悦。

  少女眼眸流转,然后微微扬起螓首,害羞地在夫君的嘴巴上轻轻啄了一口。

  脸颊泛红的少女轻轻缓缓地拉开床帘,要起身下床,不想吵醒自己的夫君。

  可是少女刚起来,手腕便是被拉住,然后猛然再次回到被窝中,被自家的夫君拉入怀中。

  “小临,该起床了,我要去练拳了。”在丈夫的怀中,陈嫁轻轻锤了一下他的胸口,娇嗔道,“已经晚了半个多时辰了。”

  “今天就别练了。”江临依旧不松开怀中的妻子。

  “那可不行,娘亲跟我说了,可不因为成亲了就松懈修炼,我想要到武神境。”

  贴着着江临的胸口,少女糯声道。

  “不到武神境也没事,不管你变成什么样,你都是我的老婆。”

  “不行不行,几百年后,清婉姐姐她们那么年轻,可是就我变老变丑了,不好看的。”

  “我不在乎。”

  “可是我在乎呀。”

  在江临的怀中,少女抬起螓首,盈盈看向自己的夫君。

  “小临,我想要将自己最美的时候给你看,我想在你的心中永远都是最美的模样,而且我想陪着你,陪着你一直一直走下去,永远都不想和你分离。”

  “唉......好吧......娘子已经是说服我了,既然如此,那我陪娘子一起去练拳吧。”江临叹了口气,“不过......”

  “不过?”

  “不过得再晚半个时辰。”

  语落,床帘再次拉上。

  .....

  等到二人梳妆整理好,离开院落去练拳时,已经是临近中午。

  其实对于新婚的第一天早上在练拳......江临感觉有些奇怪......

  可是小嫁在自己的身边,看着小嫁那纤柔好看的背影,江临感觉好像早上练拳也不是那么糟糕的事情。

  而且也不能说是早上练拳......因为要吃午饭了。

  一家人吃完午饭之后,江临便是带着小嫁去逛街。

  牵着小嫁的手走在街道上,路上遇到遇到些许熟人,有的人依旧是喊陈嫁为小嫁,不过也有一些陈族少女会笑着喊陈嫁为陈夫人。

  听到这个称呼,陈嫁先是一愣,还以为自己的母亲来了。

  但当反应过来,自己也已经是“陈夫人”的时候,脸颊便是飞过一抹俏丽的绯红,清纯可爱极了。

  走过热闹的街巷,江临给妻子买了一串糖葫芦,小嫁将糖葫芦咬了一小半再给江临,江临将那被咬了一口的糖葫芦吃完。

  二人十指相扣,一边走还一边虐狗,不少单身汉整个人都不好了......

  对于万里城的街道,别说是小嫁,江临都不知道走过多少遍了。

  可是今天,她们第一次觉得万里城的街道小巷是那么的好玩,好像整个街道都被染上了温柔的色彩,一切都是那么和谐美妙。

  万里城也没有什么游乐设施,就是简简单单的压马路。

  可就算是压马路,也是那么的有趣。

  来到万里城城墙上,江临与陈嫁并肩而坐,江临搂着陈嫁嫩嫩滑滑的小腰,陈嫁枕在江临的肩头,看着万里城下那盛开得一朵又一朵的彼岸花。

  “听爷爷说,妖族天下那边的大军已经是在陆续的集合了,天下九州也已经陆续派修士过来守城了。”枕在江临的肩头,看着远方的小嫁缓缓开口。

  “嗯。”江临点了点头,继续把玩着妻子柔弱无骨的小手。

  “小临,你要走了吗?”

  2313132123————————————————————————————————

  由下至上,女孩的红盖头被江临缓缓掀起。

  一寸一寸,先是由白皙的下巴,微微露出,冒尖的小下巴若那夏日的荷花含苞的轻合。

  江临定了心神,继续往上面掀起,一颗粉嫩的樱唇映入江临的眼帘。

  红唇轻珉,纤薄含成一条细细丝线,烛火照映在喜红的唇色之上,荡漾着淡淡色泽。

  水润的樱唇好像只要用手轻轻一按,便是可以塌陷进去,也像那薄皮包裹的灌汤包,只要轻轻一咬,溢出的便是那可口汤水......

  江临深呼吸一口气,强行稳住自己的身心。

  为了不让动物世界播放,加快速度将红盖头掀起。

  挺翘的琼鼻,柳眉的微黛,长长的睫毛弯曲而又挺翘,如雨刷一般,女孩洁白的眉心,是一点红色的雨珠花钿。

  花钿在少女白皙的额头尤为明显,宛若红梅在白雪中的一点。

  女孩娇媚的面容上,泛着淡淡的红晕,也不知因为烛火的照映,还是因为那点点的红妆。

  缓缓间,女孩睁开眼眸,她并不是师父杏眸,也不是玖依的桃花眸,而是一种极具古典美清眸。

  双眸又带着蓝天彻蓝,古典美中又有西域风情。

  两者的结合不仅是没有丝毫的矛盾,反而更是勾人。

  红盖头完全被掀开,头上的珍贵繁重的发簪在烛火下散着淡淡珠光,可是却没有丝毫的俗气。

  很是华丽的珠簪,可是再怎么华丽,仿佛永远都只能是衬托少女的美丽。

  女孩一直低着螓首,眼眸一眨一眨,始终不敢抬头,两只小手搭在并拢的匀称大腿上互相紧捏着.....

  白皙的天鹅脖之下,是精致而又完美的锁骨

  他原本以为自己对于颜值的抵抗力已经很是足够了!

  实际上!只要汽车人首领还能和你一起并肩战斗,那你永远都不要试图挑战对美色的抵抗力!

  尤其是此时殄彷含羞的模样,与她在战场上无情的杀戮形成鲜明的对比!

  此时坐在红色喜床上的,哪还是什么纵横八荒,逐天下荒兽的异兽狰狞。

  “江临......这叫喜欢吗?”

  殄彷的小手搭在江临的手背,那柔弱无骨的小手在微微颤抖。

  这轻轻的一握,仿佛用尽了她一生的力气......

  更好像一只小猫咪,伸出小肉垫,搭在主人手背,试探着他是不是讨厌着自己。

  可是.....

  看着她眼眸中满溢出的温柔,感受着她掌心那轻微的颤抖和暖暖的温度,江临又怎么可能会讨厌呢。

  别说是讨厌了,江临感觉此刻自己的心都要被她夺走了!

  这种天然的媚术,不知道要比水澶那家伙高明不知道多少倍。

  尤其是那种在战场的高冷与现在娇羞的反差,更是让人心头颤动……

  而且,殄彷口中所说的喜欢……

  如果这不是喜欢,那什么才是喜欢呢......

  “应该.....应该是没有错了......”

  江临反握住她的小手,将那柔弱无骨的小手紧紧地包在掌心,老脸红着说道。

  一边握着人家嫩嫩滑滑的小手,江临心里一边还在内疚,毕竟自己算是骗婚了……

  可是江临怎么都不舍得放开.....

  “艹!我果然真的不是好东西吗……”江临心里在骂着自己,可是手掌的力度却没有降低一分!

  而被江临揉捏把玩着小手的殄彷只是害羞地低下头。

  自己的小手第一次被男子这么握着,第一次这么被这么把玩着,可是殄彷发现自己一点都不讨厌。

  不仅不讨厌,在她的心中,那种丝丝的喜悦糖丝一般缓缓蔓延,甜甜的,想让江临一直这么握着自己的手,直到天荒地老。

  “别.....别只捏着我的手了,时辰.....时辰到了....莫要错过了时辰……”

  一炷香之后,两人的手心已经是握出细汗,可是却还是没松开。

  “啊?嗯.....”

  江临这才回过神来,自己确实还没有完成仪式!

  而且今晚不只是殄彷而已,自己还要去沁儿的住所。

  这要是不快点走……估计都得天亮了……

  抱着怀中柔软的女孩,那香软的触感让江临舍不得松开她的柳腰。

  只不过越是抱着,江临就越是心虚......

  尤其是自己逐渐加速的心跳,江临总是担心自己会被殄彷察觉到什么......

  外加上若是自己始乱终弃,自己连尸首都不会被剩下.....这就很夸张......

  这怎么办啊......

  自己其实是想假成亲,但是现在看来,人家已经是把整个人交给自己了。

  若是自己到时候来一句:“嘿嘿嘿……傻妞……我是为了跑路才和你成亲的,鬼才和你想成亲呢……你傻了吧.......哈哈哈.....”

  那江临保证,用不到几分钟的时间,自己会死的很难看。

  就算是自己逃到天涯海角,殄彷都会跟上自己……多少条命都不够!

  “夫君,夫君怎么不说话了”

  感受到江临的沉默,殄彷缓缓开口……

  “那个我……”江临额头冷汗微冒……

  “夫君该不会是真的只是想要玩玩妾身,玩完就丢掉吧?”

  贴在江临心口的殄彷听着他的心跳,在江临怀中缓缓开口道。

  听起来似乎是女孩在开玩笑,只不过江临感觉到身边八荒之力似乎又逐渐开始凝聚。

  就等着江临一点头,然后殄彷就和他一起殉情……

  “怎么可能!”

  江临义正言辞地说道!

  “既然殄彷你已经是嫁给我,我江临就算是死都不会把你舍弃的!我们一辈子都在一起!我以我的性命起誓!要是我江临始乱终弃!那我就天打五雷轰!”

  “轰!!!”

  “???”

  就当江临刚发完誓的时候,院落外传来“轰隆”的声音,吓得江临一跳。

  啊不是吧......

  我江临顶多开开后宫,顶多始乱,但是这么也不可能终弃的啊!

  这么灵的吗?

  不过幸好,“轰”的一声之后,接下来就是连绵不断的轰隆声,轰隆声中还夹杂着噼里啪啦的声音!

  江临记起来了,这是妖族天下爆竹的特色,声音如雷,以显霸气。

  同时江临也决定了,等过了今晚,自己要把那放爆竹的人吊起来打。

  闺房之外,江临在门外来回踱步,就是不进去。

  闺房之中,身穿嫁衣红裙的少女已经是掀开了红盖头的一角,红盖头之下,红妆淡抹的她同样绝美。

  一个女孩最美的时候,那便是衣着嫁衣之时。

  这句话果然不假。

  不过与花嫁殄彷那西域风情的妩媚相比,身穿嫁衣的慕容沁更是显得几分俏皮可爱。

  同样是在等着夫君到来,殄彷极为紧张与害羞,与平时高冷的她形成鲜明的对比。

  甚至那小小的高傲中还带着点点的侍奉之意。

  就像是一个习惯了冷漠的冰山女王,在自己的情郎面前想要努力做一个好妻子。

  虽然有些许的笨拙,但还是可爱……

  而慕容沁则与殄彷不同,她更像是一个凡尘的大家闺秀,灵动且俏皮,心中自然也是紧张,但更多的着急.....

  着急前辈怎么还没进来啊.....一直在外面磨磨蹭蹭的干嘛呀......

  从小手掀起的红盖头的一角,慕容沁看着窗外自己神牵梦绕的身影。

  结果他就是在门口不停地走啊走,从左边走到右边,再从右边走到左边,女孩不由撅起了小嘴。

  甚至慕容沁恨不得起身开门,把自己的前辈拉进来,再吹灭烛火!拉上窗帘!

  反正等到明天一早,等到生米煮成稀饭,那就什么都成了!

  其实慕容沁也知道,自己这么心急,是自己缺乏安全感的表现。

  但是自己也没有办法呀......

  前辈肯定是没有把自己当作异性来看待的,肯定还把自己当成当初那一个十六岁的女孩。

  甚至在前辈的心中,自己或许就是一个小妹妹,永远都是十六岁,长不大的那种……

  而要打破前辈对自己的印象,让前辈把自己当成一个异性来看待,是很难的!

  但现在就是最好的机会!

  尽管慕容沁也知道自己这么做很是狡猾,也有些对不起愫愫姐姐,毕竟愫愫姐姐都还没和前辈摆酒呢。

  但是,这次是最好的机会!

  趁着前辈的失忆!把自己和前辈之间的隔阂正好消除!

  反正自己一定要拿下前辈!

  只要拿下了前辈,自己有了名分,或者是和前辈已经是有已成的事实!

  那按照前辈的性格,肯定不会对自己不管的。

  而且到了那个时候,自己才是真正的稳住了跟脚!

  所以为了避免夜长梦多!今晚必须把前辈拿下!今晚也不能让前辈去殄彷姐姐那里了!

  “但是......前辈怎么还不进来呢......”

  就在慕容沁急得咬着银牙,心中忐忑无比,手指紧捏着裙摆的时候,突然,门外的身影已然站定。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