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和离后白月光后悔了 > 第 94 章 回宫
    音书杳杳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姜虞终归还是混进了天牢之中。

  她本就身材娇小,又有千影的帮助,伪装成了一个跟着师父送饭的小厮,脸上涂黑了,又点了些麻子,倒是一点都认不出来。

  牢房里送午饭的时候,大门开了,她就跟着人走了进去。

  天牢比府衙的牢房修得更大,看管更严,犯人也更多。

  从外往里,一层一层,越是里面,越关押着重犯,及至地底,那些被特别修筑的牢狱,其中所关之人,更大多心狠手辣的亡命之徒。

  姜虞小心翼翼地跟着那给牢狱里送饭的老人,一间一间地看过去,在狱卒骂骂咧咧的催促声中,谨慎地未曾放过每一间牢房里或生或死的人。

  可她跟着在里头走了一圈,却是压根没有看到苏瞬钦的身影。

  “回来!回来!”态度一直不好的狱卒冲她喊了两句。

  瞧见那边有一扇门的姜虞不得不退了回来:“不好意思啊,我新来的。”

  那狱卒看看她的小身板,很是不屑地笑了笑:“那地方可不是你去的,进里头的人都得蜕层皮,小心着点。”

  “是,是。”姜虞慌忙地点头。

  可好不容易混进来,却一点苏瞬钦的消息都没有,她怎能甘心?

  临离开的时候,姜虞解下腰间带着的一壶酒,朝那狱卒走了过去:“大哥,口渴吗?喝点?”

  她那当纨绔时练下的本事总算又有了点用武之处,那狱卒被她天花乱坠地吹了一通,咚咚咚就是几口酒下肚。

  姜虞的酒虽装在个破烂酒壶里,可却是上好的,这么几口猛地下去,酒量再好的人也要晕上三分。

  姜虞就是趁这时候状似无意地道:“我师父总说要给牢里送饭可不容易,我这刚来当差,没想到要送这么多人呢。”

  “这算什么?”狱卒大哥哈哈大笑,“你还没见过人多的时候呢,有时候哪家被抄了,牢房里都放不下那么多人!”

  “这么大的牢房都放不下啊?我看那门口面不是还有地吗?”

  狱卒的脸色一下变了,连忙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嘘,那里头可不是我们轻易能去的。”

  “怎么说?”

  狱卒喝了酒,话也多了,马马虎虎地道:“里头关的都是重犯,要死不活的那种,除了那些大人物,一般人可不能接触,前几天刚拉进去一个,嘶……那个惨啊!”

  姜虞的心猛地一跳,可脸上却仍要维持着几分笑容,甚至要露出些好奇来:“不知道那人活着还是死了啊?”

  “不会死的,好像还是以前圣上跟前的红人呢!要不怎么说这‘伴君如伴虎’呢!”狱卒还挺感慨。

  这时候领着姜虞进来的老师傅喊了她一声,姜虞虽心内担忧却也不敢久留,只得跟着人出去了。

  萧御飞等在天牢外头,瞧见姜虞出来了,便按他们约定好的地点去牵了马车。

  两人上了马车,方才能大口地喘气。

  “怎么样?见到苏大哥了吗?”萧御飞紧张极了,自他回来就在京中盘桓,如今京城什么样他再清楚不过,苏大哥这时候入狱,怕是得受不少的苦。

  姜虞摇头:“他不在那些普通的大牢,恐怕被私自关押到最里面的牢狱了,我没能见到他。”

  “那,那怎么办?天牢里可有好些都是祝太傅的人,他们现在倒打一耙贼喊捉贼,肯定不会苏大哥好过的!”

  “所以我们要尽快进宫,见到皇兄,才好想办法救他出来。”

  “表姐,你忘了千影说的吗?现在的皇宫,圣上和大长公主殿下自保都困难。”

  “那也要去,至少得知道那张失踪的图纸还有没有机会找回来,或者,已经造好的神机弩,有能用的也行啊,苏瞬钦去十三州调了兵,就算比他回来的慢,也肯定快到了!”

  “表姐……”萧御飞重重叹了口气,他谁都拦不住,头一次觉得自己竟是这么没用。

  姜虞却已打定了主意,她得入宫去,要走宫门肯定是不行的,但他们小时候在宫里玩,没少发现那些年久失修的宫殿院落,就算高墙爬不进去,可墙底下还有狗洞呢。

  夜色浓重,姜熠坐在桌前看着呈上来的奏报,眉头紧紧皱着。

  已经这么多天了,丢失的图纸不仅没有找到,而且一点消息都没有!原以为图纸画好了,就终于到了他翻盘的时候,却不想而今竟是重又陷入僵局,而且还是对他最不利的僵局。

  “圣上歇歇吧,保重龙体要紧。”冯昇瞧见他发呆,柔声劝道。

  姜熠回了神,摇了摇头:“都已经成这样了,朕保重身体又有什么用呢?”

  “怎么没用?”

  一道清脆的声音响起来,姜熠一惊,连忙抬头看去。

  大长公主姜茯正走进来,便是连日劳累让她看起来多少有些憔悴,可那久居高位的威仪却仍旧不减。

  姜熠连忙起身:“姑姑怎么这么晚来?”

  “瞧着圣上似乎不忙,不知可否与本宫移步一叙?”姜茯轻挑了下眉。

  这段时间,多赖大长公主姑姑扶持,他才能与祝廷一争高下,如今姜熠自然不会拒绝。

  “姑姑有命,自然莫敢不从。”

  姜茯笑了笑,看了冯昇一眼:“若有人来了,就说圣上已经休息了。”

  这样的事连月来已经不知几次,冯昇早习惯了,恭敬地行了礼道:“谨遵殿下吩咐。”

  姜熠跟着姜茯一直到了兰芷宫,那里还是姜茯搬到浮蕊别院去之前所住的,她这次回宫,便仍住在这里。

  兰芷宫里并没有多少宫人,都是姜茯从浮蕊别院带回来的,姜熠跟着她走进去,瞧见里面只有不多几盏灯亮着。

  两人一路穿过一个已是一片枯败之色的小花园,绕到后面主殿的位置,推门进去,过了屏风入了后殿,这才瞧见一个身材纤细小厮模样的人坐在那。

  “皇兄!”姜虞见他们回来了,起身便要行礼。

  姜熠看清那“小厮”的脸,一下愣住了:“皇,皇妹……”

  “不是你们兄妹叙旧的时候,要说什么,快些都说了。”姜茯在一边的椅子上坐下,打断他二人的话。

  姜虞抹了一下眼中的泪,声音都有些抖了:“想必皇兄已经看过我们在西州找到的证据了,安西王府与离火教往来甚密,甚至私自豢养了一批巫医,没有被毁掉的书信中也屡屡提及称王一事,皇兄,这就是他们谋反的证据!”

  “朕又何尝不知。”姜熠轻叹了一口气,“可现今京中什么样想来你也看见了,神机弩/的图纸还不知道在哪,朕贸然动手,只怕反而引发一场战争。”

  “所以才要找证据,找能让所有人直接看到的证据。”

  “让所有人直接看到……”

  “皇兄,苏瞬钦被关在天牢最里面,我得见他一面,我得把西州所有的事情都串成一条线,这样才能让慕容炎没有一点翻身的机会。”

  “你要去天牢?”姜熠大惊。

  “非去不可,而且……”姜虞垂下眼帘,“苏瞬钦他,他中毒了。”

  “什么?”将苏瞬钦关起来的时候,姜熠只想着暂且拖住祝家,等他找到图纸一切自然迎刃而解,却不想,苏瞬钦中毒了?

  “只有皇兄能帮我了。”

  姜熠无措地看向大长公主:“姑姑的意思,也是让皇妹冒险吗?”

  姜茯的脸上看不出太多情绪来,她在宫中长大,三十余年见过不知多少勾心斗角,深知“不入虎穴焉得虎子”,她自然不想让小虞儿冒险,要不然也不会让千影留在浮蕊别院拦着他们,可形势根本不给人多思考的机会,这件事,除了让还在“失踪”的姜虞来做,又有谁能做呢?

  “本宫在宫里住了这几月,眼瞧着从秋入冬,也瞧出许多本不该发生的事来。”

  “姑姑……”姜熠不知姜茯突然说这些话是什么意思。

  姜茯起身,正视着这位年少即位的天子:“整个宫中,能信任的去做这件事的,除了小虞儿再没有别人,连你的母后,当朝的太后尚且自身难保,你又能指望谁呢?”

  “母后?”

  “让她去吧。”姜茯抬手,拍了拍姜熠的肩,“新账旧账,是时候一起算了。”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