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成为他的小神明以后 > 第231章 降临人间(结局)
    夏鲤鲤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今年的十二月,江家老太爷病逝,遗嘱中明确写出江遇为下一任江氏执行长。

  所有人都以为江遇即将迎来他的时代,但是江家老太爷病逝后没过多久,江遇突然宣布自己将搬离江家,并亲自将自己的名字划出江家族谱,而执行长之位将交由自己的堂兄江夷来接任。

  江夷如愿地得到江家,他的能力并不比江遇差,甚至比江遇还要更狠,更适合那个位置。

  只是他缺的是一个身份,私生子的身份是他无法改变的,所以他才会这样费劲心力地谋划这么多。

  不过虽说接手了江家,但是也够江夷忙很久了。

  当然,期间也不会忘了去看江遇这个大功臣。

  “真要住院治疗啊,医生有说住多久吗?”江夷坐在江遇的办公室里,坐在江遇以前坐的椅子上。

  对他来说,江家所有人都是他的敌人,能多死一个他都会多高兴一点。

  但是对江遇他却没有这种想法。

  或许是因为他知道江遇对他没威胁的缘故吧。

  “住到好为止。”江遇随口回着话。

  不过住院的事情已经是必然的了,就算每天都在吃药,但是药三分毒,江遇不能对药物太过依赖。

  而且因为江遇已经服药很久,身体对一些药物也已经有了抗性,效果甚微。

  林花诺离开之后,江遇的病情迟迟没有好转,甚至偶尔还有恶化的迹象。

  许医生也没有再犹豫,立刻给了江遇住院通知。

  江夷看着江遇目光有些恍惚的样子,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江家是一个能把人逼疯的地方,江遇也在其中,他童年遭受的那些事情,说白了都源于江家的利益。

  而他江夷又何尝不是,只是他的救赎比江遇来得更早一些,他并没有在黑暗中独自行走二十多年才遇到一点光。

  他的光早早地就来到了他的身边。

  若非如此,江夷知道自己的下场不会比江遇好多少。

  江夷没再多说什么,只是点了根烟,道:“记得给你的小女朋友打电话……还有,祝你早日出院,到时候做为你的兄长,我可以送你份礼物。”

  江遇心想,倒也不必。

  他想不出来江夷这种人会送他什么东西。

  不过住院前,江遇确实和林花诺打了电话,告诉她,自己会在医院里面接受治疗。

  江遇说完以后,林花诺那边没了声音,但是江遇知道她在听着,“不要忘了我们的约法三章,我会快些好起来,你也不要哭。”

  “你要一个人住院吗?”林花诺的声音微颤,她道。

  “当然,不然你还想我拉个伴吗?”

  林花诺一噎,毕竟她和江遇最初就是病友的关系,她不想江遇有第二个病友。

  “江遇。”

  “嗯。”

  “住院会没有声音,没有别人,会很可怕。”林花诺越来越能表达自己的感觉了,在与江遇初识之前,她都是一个人在病房里。

  白色的病房像一个盒子把她关起来,她好像听不到任何声音,看不见任何人,但又还活着,那种感觉比沉浸在深水之中还要恐怖。

  “我可能比你胆子大一些,应该不会害怕。”江遇笑着安慰林花诺,他清楚自己住院之后要面对什么,也做好了准备。

  他只想让自己好起来。

  “他们给你打针的时候,你不要动,不然他们会抓你。”

  “嗯,我知道,我也不害怕打针。”

  “我不在,你也不可以想着自杀。”

  他不会再自杀了,他现在比任何人都想活着,想好起来。

  林花诺因为情绪激动,语气很急,吐字都不是很清晰,甚至还会漏字,或许在别人听来会觉得奇怪或者可笑。

  但是江遇知道这样的林花诺代表什么。

  天生的自闭症让林花诺被关在一个盒子里,但是现在,林花诺自己打开了盒子,主动在拥抱他。

  ……

  住院之后的生活并不好受,单间的病房里放着各种仪器,墙上也贴了一些能让病人看着心情舒适的画,不过江遇觉得都不好看。

  所以住院第一天,江遇就把病房墙壁上的画都摘了下来,把林花诺在家画的一些画拿来挂了上去。

  办理住院的时候,江遇拿着林花诺写给他的信犹豫了很久,要不要把信贴身放着。

  但是想到那里是医院,最后还是没舍得带,把那封信放在卧室的抽屉里好好保存着。

  住院之后,江遇没有办法维持和林花诺每天都视频或者发消息这样,每次林花诺得不到回复的时候,就会打电话去问许医生。

  “江遇没事,他的病情在好转,有望今年冬天好哦。”许医生站在病房门口,隔着玻璃看着里面正在治疗阶段的江遇,心里的希望也越大。

  抑郁症和自闭症不一样,自闭症是天生的发育障碍症,天生的缺陷无论后天再怎么弥补都还会显得与常人有不一样的地方。但是抑郁症可以通过长期治疗痊愈,开始是最难得,只要江遇能度过这段时间,之后的治疗就很轻松了。

  又是一年平安夜,林花诺迎来了自己十九周岁的生日。

  与往年不同,林花诺的面前堆满了礼物。

  “生日快乐,花花!”

  林花诺的三个室友在寝室给她举办了一个简单的生日会,还特意给她定制了生日蛋糕,上面用奶油画了一朵红色的小花和小心心。

  林花诺上了大学以后,容貌好像已经完全长开了,褪去了青涩,美到让很多人都会忘记她有自闭症这件事,因为江遇一次也没来过g大,大家都觉得他们可能分手了,所以很多心仪了林花诺许久的男生们都开始蠢蠢欲动。

  这次赶上林花诺的生日,孟繁她们三个人在外面都收了不少人的好处,然后托她们送生日礼物给林花诺。

  足足好几个袋子。

  就连卢可都不忘发个大红包给林花诺。

  不仅仅是她的朋友,她的家人也送了礼物给她。

  林父和林母都打了电话过来,林朝早就寄了礼物送到g大来,肖韵也送了一条项链。

  林花诺这才发现,不知不觉中,原来她的身边已经有这么多人。

  以前江遇与她比喻过,盒子外面的人都是用三根绳子牢牢联系在一起的,那三根绳子的名字分别为亲情,爱情,友情。

  过完生日会,已经十一点半了。

  林花诺躲在被子里,偷偷等着江遇的电话。

  哪怕只剩半个小时,林花诺也不会心急,她把脖子上戒指项链握在手心里,静静等着。

  终于,十一点五十的时候,微信置顶的对话框上亮起小红点。

  小花,十九岁生日快乐。没来得及给你准备生日礼物,这个算吗?

  之后江遇又发了一张照片,是前段时间他坐在小苍兰旁边的照片。

  小苍兰被他从家里又带回了医院,一直被江遇养在温室里,或许是前些天天气好,小苍兰竟然又结了一个花苞。

  当时江遇就拿着一本书,坐在地上,也不知道是不是病房里太无聊,所以拿着书就对着小苍兰开始念了起来。

  这一幕正好被许医生用手机拍到,光线也卡得正好。

  林花诺把照片放大,看了江遇很久。

  她好想他。

  林花诺按下录音,嘴唇凑近手机,很小声地说道:“江遇,我十九岁了,离二十岁还有一年。”

  林花诺顿了一下,然后又很轻地说道:“我爱你。”

  每一年,每一天,每一秒,我都很爱你。

  十九岁的小花很爱你,二十岁的小花也是,到一百岁,到生命停止的那一刻。

  林花诺可能不知道,那一天江遇刚做完他的第三次mect治疗,为了不对江遇的身体造成伤害,所以许医生禁止给江遇打封闭来止疼。

  全程下来,都是需要江遇自己硬扛着。

  结束之后,江遇像是刚从水里捞上来一样,身下的床单都被汗浸湿了。

  mect会让人短暂性记忆丧失,江遇忘了很多事情,就连他的母亲徐宁欢他都有些想不起来她的模样了。

  但是有关林花诺的记忆很快填补上了所有空缺,他记得今天是平安夜,是林花诺的生日。

  做完治疗以后,江遇的手指都还在颤,费力地给林花诺发了消息,然后很快得到了她的回复。

  “江遇,我十九岁了,离二十岁还有一年。”

  “我爱你。”

  ……

  临安的冬天来得很晚,也不会像盛京那样飘雪,只有无尽的冻雨,湿冷的风刮得人难受。

  在寒冷的温度下,g大的学子们迎来期末考,期末考结束又迎来了春节假期。

  林花诺今年冬天没有回盛京过节,她至今都记得自己和江遇的约法三章,她也知道自己如果回到盛京,肯定会去医院看江遇,所以索性就没有回去了。

  林花诺回了江外婆的家,自己一个人慢慢把家里收拾干净。

  还好当时离开的时候,所有家具都用防尘布盖住了,给林花诺也省了不少事。

  茶几上的兔兔和猫猫的杯子都还倒扣着,林花诺把它们都洗干净,也不忘把江外婆的照片都擦干净,照片里的江外婆依然笑得温柔。

  或许是以前习惯了一个人,林花诺也很胆大地就一个人住在了里面,除夕的时候还自己去买了烟花。

  本来想给江遇拍个视频的,结果点着引线之后,因为跑得太急,直接在院子里摔了个四脚朝天。

  春节过完以后,离开学还有一段时间,林花诺又开始一个人在房间里摆弄点别的。

  天文学院里的老师有时候会为了让学生们更直观地看见宇宙星辰,会用3d全息模型给他们演示。

  林花诺在网上买了制作材料,外壳也就是个用特殊玻璃材质做成的小正方形盒子,里面放了一个黑色的圆球,正好能卡满正方形盒子的大小,颜色也不是全黑,带着一点透明的感觉。

  林花诺在家里捣鼓了好几天,还主动打电话去问院系的老师。

  终于在开学前把模型做好了。

  等到晚上,林花诺把手机打开录像功能,然后去拉上窗帘也关了灯。

  林花诺摸索着去打开小盒子后面的开关,霎时间,一片漆黑之中出现一点亮光。

  盒子里的那个小球之中,开始有了慢慢的变化,黑暗之中有无数星点开始闪烁着微光,然后球体中心开始慢慢浸染开其他颜色,它们最后形成像云一样的形状。

  “ngc6357,是弥漫星云,是宇宙里最美的星云之一。”

  “是送给你,迟来的新年礼物。”

  ……

  冬去春来,从假期到开学,林花诺一直都在等待。

  林花诺变了很多,但是依然很死心眼,认准了不许变的事情就是不变。

  “真的不考虑下那个学长吗?他颜值也在,家境虽然比不上江遇,但也足够富了,追了你这么久,你怎么都不心软一下?”孟繁看着林花诺又一次面无表情地从告白者的面前走过,不由得说道。

  倒也不是孟繁多事,而是她也不清楚江遇和林花诺是怎么回事。

  林花诺上大学这么久,江遇竟然狠心地一次都没来见过林花诺。

  之前薛梦圆还很毒舌地吐槽了一句。“感觉花花简直就是丧偶式恋爱。”

  林花诺不知道怎么解释,只能把脖子上戴的戒指项链给她们看,“二十岁,我和江遇会结婚。”

  所以这一次,面对孟繁的劝说,林花诺还是和往常一样,直白地道:“我要和江遇结婚的。”

  “……”孟繁看着林花诺澄澈的眼睛,实在说不出太多打击她的话。

  上完第一节课,林花诺拿出手机一看,竟然有两通未接电话。

  林花诺上课手机向来都是开的静音,上课的时候也从来不会拿出来,所以完全不知道上课的时候有人给自己打了电话。

  林花诺看了一眼未接记录,微微一愣,竟然是江遇打来的,是在一个小时前。

  不知道为什么,林花诺的心脏“咚咚咚”的跳得很快。

  “花花,你去哪啊,下节课在楼上教室啊!”孟繁都没来得及拉住林花诺,就见林花诺快步下了楼梯,也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

  林花诺一边回拨着电话,一边逆着楼梯上的人群下楼,还被撞了好几下。

  通话“嘟”了一声,然后被接通。

  “还在上课吗?”

  林花诺听到熟悉的声音,微微眯了一下眼睛,眼泪积蓄在眼眶里,“我已经下楼了。”

  “我在你学校的校门口,来接你逃课。”

  他们都还生着病,还受着世间给的困难,但是漫长岁月,突然也没有那么难熬了。

  他们都是天上的神明,他们为了能与彼此相爱,降临人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