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阴差夫人全文免费阅读 > 第135章:晕车遇诡
    《阴差夫人全文免费阅读》来源:https://www.tvbts.com
  原本钟晚还担心路上无聊,哪知有了文月月的陪伴,倒是好上许多。

  两人一边吃着零食一边聊着天,一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中午的时候,大家随意找了个一个服务区吃饭。

  八个人,面对面的在餐桌上坐下。

  御皓景是这次的旅行的组织者,为了让旅行变得有趣些,他挨个互相介绍了一下。

  坐在司机旁边的肌肉男,和坐在最后一排的戴眼镜的男生,都是御皓景的朋友。

  肌肉男叫胡刚,眼镜男叫顾漠。

  司机大叔姓刘,是御皓景家里雇了十几年的司机,一直负责帮御皓景他爸开车。

  为了缩短行程,一番简单的介绍后,众人快速将午饭吃了,然后继续赶路。

  从学校到太陵山的路程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他们早上八点出发,一路上要是不怎么耽搁,也至少要天黑了才能到达山上的温泉酒店。

  担心夜路不好走,大家几乎没在服务区停下休息过。

  因为是寒假,路上的车不少,开车的刘叔也不愧是专职司机,驾驶技术十分高超,坐在车上一点都不会觉得颠簸,轻微的一点摇晃,让人舒服的想睡觉。

  车上的聊天声渐渐消失,文月月第一个睡着。

  钟晚打了个呵欠,也有些昏昏欲睡。

  胡刚似乎担心刘叔犯困,有一搭没一搭的同他聊天,两人细小的交谈声,像是催眠曲一样,钟晚越听越困,最后眼皮一松,也睡着了。

  或许是不习惯在车上睡觉,钟晚只觉得自己睡得十分不舒服,明明还留一丝意识在,但自己却怎么都醒不来。

  这时,手机的消息声传来。

  像在浑浊之地,忽然敲响了一口钟声,沉重,庄严,压抑的声响响彻耳边,钟晚瞬间清醒。

  她猛地睁开眼,同前面后视镜里刘叔的眼睛对上。

  他只看了钟晚一眼,然后就移开视线。

  大脑的清醒也就在刚才那一会儿,随后,钟晚就觉得脑子晕得厉害,像是晕车一样,反胃想吐。

  前头的刘叔又从后视镜看了钟晚一眼,他提醒道:“椅子旁边有垃圾袋,你要是想吐,可以吐在那里头。”

  “好。”

  钟晚一边去取垃圾袋,一边想着。

  这刘叔不愧是老师傅,经验老道,只看一眼她的脸色,就知道她晕车。

  钟晚拿出一个垃圾袋里,将污秽吐在里头。

  因为汽车是封闭式的车窗,钟晚担心刚吐的污秽有异味,她飞速的将袋子系好,然后同刘叔说道:“刘叔,还有多久有服务区?”

  刘叔从后视镜看了她一眼:“还有两公里,怎么了,还是很不舒服吗?”

  钟晚捂住胃“嗯”了一声:“想去漱个口。”

  刘叔点头说:“好,你再忍忍,马上就到了。”

  刘叔将车稳稳地开进服务区,停车,打开车门。

  钟晚赶紧拎着一包污秽下了车,然后将垃圾袋扔进服务区的垃圾桶里。

  咚的一声,垃圾袋落在了垃圾箱的最下头。

  钟晚呼吸着外头的新鲜空气,昏沉的大脑也逐渐清醒。

  身体舒服了些,钟晚抬头看了看天,居然已经到晚上了。

  钟晚看了看四周,他们现在所在服务区,名叫太陵服务区。

  除了她们的那辆黑色商务车,整个服务区的停车区,再也没有第二辆车。

  钟晚觉得有些奇怪,按道理说,现在是寒假,虽然比不上春运返乡的人多,但也不会一辆车都没有。

  钟晚正疑惑着,就见钟柔她们从车上下来了。

  每个人都是一副刚睡醒的样子。

  钟柔带着毛小兰和文月月向着钟晚走来,她关心的问道:“姐,听刘叔说你晕车,现在好些了没有。”

  钟晚点头:“没事,下来吹吹风就好多了。”

  钟柔说:“我记得你好像从来都不晕车,今天是哪不舒服吗?”

  钟晚摸了摸自己的额头,猜测道:“可能是有些感冒,不过没事,我现在已经好了。”

  钟柔放心的点点头。

  毛小兰和文月月手挽着手站在服务区大门口,冲着钟柔招手:“我们打算买点零食吃,柔柔你要吃什么?”

  钟柔看了钟晚一眼:“姐,一起过去吧。”

  钟晚不想跟毛小兰在一块,她说道:“你去吧,我想去下洗手间。”

  钟柔说:“我陪你去。”

  钟晚本想跟她说没事,但钟柔坚持陪她。

  毛小兰和文月月见钟柔不去,就两人单独进去了。

  其余的四个男人站在车边抽烟,对于他们来说,香烟比零食好吃多了。

  这个服务区的洗手间十分干净,还有音响一直在放着老歌,就是钟晚爸妈那一辈才喜欢的歌。

  歌词都是什么你的情,我的爱,牵着小手到天明……

  钟柔失笑:“这服务区广播站的,肯定跟我们爸妈的年纪一样大,竟然喜欢听这种歌。”

  钟晚也笑:“可不是吗,这歌出版的时间,怕比你我的岁数都大。”

  两人说笑几句,各自选了一个隔间进去。

  钟晚解决完刚准备拎裤子,就见门板下方有黑影闪过。

  钟晚问道:“柔柔,你好了吗?”

  钟柔在外头答了一句:“我好了,在外面等你。”

  钟晚将裤子穿好,正打算开门,门板下方的缝隙处,忽然伸进来一只洁白纤细的手,那手上还拿着一张纸巾。

  钟晚哭笑不得:“柔柔,我都好了,不用给我纸。”

  钟柔的声音从外头传来:“姐,你在说什么呀?我在洗漱台这里。”

  钟晚愣了一下。

  因为洗手间很空旷,所以站在里头说话会有回音。

  洗漱台是在洗手间进门的位置,钟柔站在那里说话,要是不注意听,钟晚就会以为钟柔仍在洗手间里头。

  所以,钟柔的声音不是来自于隔间的门外,而是来自于更远的洗漱台的位置。

  那么,这门板下的手,是谁的?

  难道是毛小兰和文月月她们进来了?

  钟晚咽了咽口水,问钟柔:“月月和毛小兰她们进来过吗?”

  钟柔疑惑道:“没有呀,怎么……姐……你该不会是又遇到……”

  钟晚自己心头也有数,知道多半又是遇到脏东西了。

  她担心钟柔进来会遇到危险,钟晚让她立马回车上去。

  钟柔似乎有些犹豫,钟晚这会儿没心思顾她,催促道:“去呀。”

  或许是钟柔知道自己帮不上忙,反而拖累钟晚,也不再犹豫,立马就跑了。

  听着钟柔慌乱的脚步声渐渐远去,钟晚这才放了心,开始想办法自救。

  她尝试着去开门,却只能打开一条很小的缝隙,再多就开不了了,像是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一样。

  钟晚弯腰低头,查看了门板跟门框的链接处,完全正常,看不出什么问题。

  钟晚忽然意识到什么,她抬头看去。

  只见一个面色灰白的女人,正趴在那门板上方,从上往下,面无表情地看着钟晚。

  而她的下巴,正死死的卡在门框与门板的中间。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