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奈何夫人她太甜呀! > 第148章:许秋之死。
  关山红着眼睛狠狠将她推到在地上。

  许荣华这次也不哭了,虽然狼狈,但却终于有了点以前作为金牌经纪人叱咤娱乐圈的大姐风姿。

  她躺在地上喘了口气,十分淡定的坐了起来。

  “随你们信不信吧,反正我说的都是实话。”

  “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说的都是实话?”程度淡淡的说了一句,“没有证据,你还是得坐牢。”

  坐牢两个字,再次让许荣华变了脸色。

  她坐直了身体,双手紧紧握在一起,看起来有些紧张。

  “许秋有写日记的习惯,她应该会在日记里写到。”

  程度转身,凑在关山耳边说了句什么,关山立马离开。

  没一会的功夫,关山回来,手上拿了两个笔记本。

  他递给程度,程度拿出其中一个笔记本,他递给了许荣华。

  “这是我在顾老师那里拿到的我姐姐的日记本,日记的时间就是在我姐姐和顾老师结婚之后,和你说的,她和房亮好上的时间不差,可这里面,她并未写到有关房亮的丝毫,只有商豫。”

  许荣华打开日记,她神色里揣着一丝激动,又有点小心翼翼,好似股故友重复。

  但很快,她的神色随着纸张的翻动开始变化,由最初的疑惑,到不可思议,再到最后的惊恐,许荣华脱口而出,“这不是许秋的日记!”

  关山和周周的脸色都随之大变,而程度,却似乎并未觉的惊讶。

  他只淡淡的问了一句:“你为何这么觉的?”

  许荣华激动道:“这日记里基本所写都是她与商豫的点点滴滴,别说房亮,连顾老师都没写到,这不是很不正常吗?这好像就是一本,有关她和商豫的专属日记,好像是故意写给谁看的一样。还有,虽然这日记的笔体和许秋的字迹几乎一模一样,但是有一点,许秋她写许字的时候,是用繁体的,这是她这么多年的书写习惯,而在这本日记里,她所写的许全部都是简体字,所以我断定,这本日记根本不是许秋所写,而是有人冒写的!”

  她这一番话下来,关山和周周全都震惊了,尤其关山。

  “你他妈胡说八道些什么?谁会冒写秋姐的日记?他是闲的蛋疼吗?”

  程度却把手上的另一本日记本递给了许荣华:“你再看看这一本。”

  许荣华接过,她仔细看了一会,突然激动喊道:“这个才是真的?”又十分惊讶的问程度道:“这个日记本你是从哪里找到的?”

  程度没说话,这是之前在李雪丽那里拿来的,当年被李雪丽偷来的许秋日记本。

  “你如何断定这本才是真的?”

  “首先,许字全是繁体字。”许荣华指给他看,“再有,日记里写到了当年他和商豫的初遇,和她和我说的一模一样,还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日记里写了她很隐私的一件事,是她写自己和商豫的一场春梦,这个她后来刚认识我的时候也曾和我说过,而且她说只告诉过我一个人,所以别人无法冒充,最后,虽然我没看完,但仅看到的这些,她的日记里已经写了顾家、顾老师、还有你以及村子里另外其他人的一些事,这才像一个人的日记,而不是之前那本,好像是独属于商豫的日记,真的很奇怪。”

  她说到这里,想起一件很重要的事,“那本日记你是在哪里找到的?”

  她问的是,那本冒充的日记。

  程度看了她一会,开口:“顾老师家里。”

  那一瞬,程度看到许荣华的整个脸都僵掉了。

  她笑了一下,立马转过身去。

  “哦,这样啊。”她停了停,叹了一声:“或许是我判定错了,也不能因为一个字的书写习惯就说人家是冒充的,许秋是习惯写繁体,但并不代表她就不会写简体,单纯的以这个来做判定,太武断。”

  程度没说话,他落了目光在手上的日记

  日记本的封面上,端端正正写着许秋两个字。

  字写的不算太好,只能算是秀丽工整。

  可程度却觉的有一丝怪异。

  “就说这日记的内容,我想也没什么问题,许秋本来之前对商豫就一直有着觊觎之心,她也是真的喜欢他,虽说这喜欢里夹杂了一些功利心,但喜欢的心是不假的,所以在日记里多写一些有关他的事情也没什么问题,也算正常。”

  许荣华依旧说着,推翻了自己之前所判定的所有结论。

  “你他妈在这糊弄鬼呢?”关山急眼,又想扇她,“说半天,你他妈说的都是废话?好的坏的全让你说了,你嘴里有一句实话吗?”

  “我只是觉的,我刚才的判断有点太过武断了。”许荣华尴尬的笑着。

  程度把她手上的另一本日记要了回来,他打开,看里面的字迹。

  他终于明白为什么会觉的顾老师的那本日记本有种怪异感。

  他这本日记里的字迹,工整之余,既秀气又带着大气沉稳,可见笔锋游刃有余,可从李雪丽那里要回来的日记,笔迹却是秀气之中略显稚气,笔锋偏稚嫩,虽然这两本日记的字迹看起来一样,但深看却又不太一样。

  顾老师的那本日记,笔锋明显成熟大气,像是……

  程度想了好一会,终于那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该用什么话来形容。

  就像是一个大人,明明有着绝好的手艺,却要偏偏模仿孩子拙劣的技艺去做事。

  就是这种感觉。

  他明明写了一手好字,却偏偏要去模仿一个写字刚过及格线的学生。

  程度把两本日记本收好,他看了许荣华一眼,“你还有什么要告诉我的?”

  许荣华转过身来,突然开口道:“我刚刚说的都是假的,你姐姐没有给自己下药,这本日记也是真的,是我为了给自己开脱,故意这么说的。”

  “我看你是活腻味了。”关山瞬间暴跳如雷,他冲过去要打许荣华,却被程度制止了。

  “你还要护着她?”关山等着他,满腔的怒火,“秋姐和顾老师就这么被她糟蹋了,你不管?”

  程度只道:“你看着她,我出去一趟。”

  “你去哪儿?”关山不明白,都这种时候了,他不好好审许荣华,反而还要出去?

  “我回向许村。”

  程度往外走的时候,又回头看了许荣华一眼。

  她蹲在屋子的一处角落里,再没了往日里的趾高气扬,唯有落魄与狼狈,但就是在这种时候,她的眼神里却多了一丝坚定。

  一丝倔强的坚定。

  **

  程度出门,周周也跟着他走了出来。

  程度以为她要回家,便道:“我送你回去。”

  “我跟你回向许村。”

  “周周?”这让程度多少有些惊讶,他挑了下眉毛,轻笑一声:“许久不见,这是想我了?”

  “你回向许村是想到顾老师那里找答案不是吗?”周周很平静的看着他:“你一直认为是我爸的原因从而导致你姐姐的死亡,作为当事人的女儿,我有权利知道当年事情的真相。”

  程度沉默,过了会,他轻声道:“好。”

  程度带着她上了车,两人一路往向许村的方向赶去。

  三个半小时候后,程度的车子停在了自家门口。

  周周还睡着,她的头靠在车窗玻璃上,披散下来的头发遮住了她半张脸。

  这些日子,她的头发又长长了。

  程度回头,本想叫醒她,却又怎么也张不了口。

  这一刻眼前的情景,对他来说太过不真实,就像是在梦里一样。

  以前两人出去玩的时候,周周一上车就会睡觉,每每到了目的地,程度都会费上好大力气才能把她叫醒。

  程度叫醒她的方式就是,将人搂在怀里肆无忌惮的狠狠亲她,直到亲到她喘不过气被憋醒了,他才会罢休。

  周周每每总会红着脸骂他流氓,程度就会笑着回她一句:“对自己的女人,不流氓就不是男人了。”

  周周就会恼怒的骂他一句,你还是不要做男人好了。

  程度每每被她激的兽性大发,会把她压在车上狠狠欺负一番,下车的时候,周周的双腿都是软的。

  程度跟在她身后闷闷发笑,周周被他笑的恼了,就要回头揍他。

  程度总会再把她弄到车上折腾,到最后,出去也玩不成,大部分时间都在车上混了。

  此时她在自己车里熟睡,程度难免有些心猿意马。

  小心翼翼的往她身边挪了挪,程度伸手,轻轻的将她的秀发往两边捋了捋,周周一张清丽秀美的容颜终于显露了出来。

  周周是天生的冷白皮,就这样素着一张脸,反而更显精致白净,处处透着娇媚和温软,让人总忍不住,想在她身上留下点痕迹。

  程度的目光往下移了移,在她白皙的脖子上打了个转,那里,有两个十分清晰的青紫痕迹,衬在她莹白的肌肤上,尤其的显眼。

  那是他昨晚弄出来的。

  他这样看着,身上升起一股燥热之意,紧接着开始口干舌燥。

  那嫣红的嘴唇,像是晨间待采摘的樱桃,让人忍不住想要采撷。

  程度的身体开始一点一点往周周那边倾斜,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他的唇已经凑到了周周的嘴边。

  距离那么近,程度的心跳开始剧烈跳动。

  他满脑子都是昨晚的情景,那种感觉,令他痴迷。

  程度无法自控的,一点一点贴上了周周柔软的唇瓣,然后在那一瞬,他心跳骤然而停。

  他忘了呼吸,喟叹一声,满足的闭上了眼睛。

  他吻的很轻,像是对待稀世珍宝,周周却在这个时候睁开了双眸。

  她愣了一瞬,推开了他。

  程度被推,一口气终于喘了过来,他有些怔怔的看着周周,看到她愤怒的双眸,终于忍不住低低的叹息一声,垂了眸。

  “对不起。”他很轻声说着,很真诚的语气。

  周周冷冷看了他一眼,“程度,我现在不需要解药。”

  “嗯?”程度没反应过来,“什么?”

  “昨晚,我权当你是我的解药,我不追究你,只请你忘记。”她十分冷静的说道:“记住我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

  什么都没有发生?

  “可是你昨晚,一直缠着我要。”程度看着她,漆黑的眸子里竟然有着一丝丝的委屈,“你现在,是翻脸不认人了?”

  “你当知道,我昨晚那是药效发作。”周周推开车门下车,“你还当真以为我对你还有什么情意?”

  程度:“……”

  此时的天色已近黄昏,落日的余晖染红了整个小村庄,炊烟袅袅升起,孩子们在街上跑来跑去,手里拿着棒棒糖,脸上的笑容与天边的晚霞一样灿烂。

  小村庄有一种别样的祥和和安宁。

  顾明仲正在院子里洒扫,当程度带着周周走进院子里的那一霎,他手中的扫帚掉在了地上。

  接着,他爽朗一笑,大步朝他们走了过来。

  “你们终于来了。”

  他笑着这样说,程度心底升起一种别样的感觉,好似,他一直在等他们回来。

  顾明仲看向周周,没什么多余的话,只是走过去抱了抱她。

  三人进了屋,顾明仲说:“我们今晚就吃饺子吧。”

  周周说好。

  接下来周周和顾明仲开始忙碌,程度在一边给他们做下手。

  可他从没干过,笨手笨脚的把面粉洒了满地,还打碎了一个盘子,周周忍不住横了他一眼,程度尴尬的摸了摸鼻子,笑着说:“我给你们沏茶去。”

  顾明仲在边上看着,笑的慈爱而祥和。

  周周吃了两碗饺子,又喝了顾明仲准备的酸奶,还要再吃甜点,程度怕她吃撑了,在边上好声劝着:“晚饭吃多了对胃不好,少吃一些。”

  周周自顾吃着,根本不理他。

  程度无奈的叹了一口气,只好起身去给她找些消食的药片。

  三人就这样坐在一起,彼此沉默着,静静喝了一壶茶。

  顾明仲一直没问,周周为什么会跟着程度一起过来。

  程度不时的看向顾明仲,他如往常一样,温润平和,眼眸带着对这个世界的悲悯。

  就是头发好似又白了一些,眼角的皱纹更深了,身上的沧桑感更加的浓郁。

  “昨天李老师过来找我告你的状,说你前几日深更半夜到她家扰她休息。”顾明仲先开了口,笑着看向程度,“有这回事吗?”

  程度点,“确实有。”

  他看着顾明仲的脸,从他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疲惫。

  “我在她那里,拿到了一本姐姐的日记本。”

  顾明仲端起茶杯慢慢喝了一口茶,问:“你姐姐的日记本啊,你都看了吗?”

  “看了。”程度又问:“还有一本,在您的手中是吗?”

  顾明仲一手端着茶杯,静在了那,“你想要吗?”

  “想。”程度不假思索,心头却似被什么狠狠刺了一下,很疼。

  “好。”顾明仲只说了一个字,便起身走去了里间,没过一会,他又走了出来,手里拿了一个黑色的厚厚的本子。

  他把本子递给程度,“看吧。”

  程度低头,看见干净整洁的封面上,工工整整的写着许秋两个字。

  许字,是繁体字。

  程度没有打开日记本,而是抬眸,去看顾明仲的脸。

  “你故意留了线索给我,就是等我来找你,是吗?”

  顾明仲笑了,他道:“你为什么这么想?”

  “你模仿我姐姐的笔迹冒写了她的日记,简直做到了以假乱真的地步,却又单单在许字的书写习惯上犯错,这种低级错误你怎么可能会犯?你是我姐身边最亲近的人,她的任何习惯你都一清二楚,既然你连她的笔迹都可以模仿,怎么可能单单一个许字的书写习惯你会不知道?所以,你只可能是故意这么做的。”

  顾明仲饮了一口茶,放下了茶杯。

  “没错,我终于等来了这一天,我解脱了。”

  “为什么?”周周忍不住问他:“为什么啊顾老师?”

  顾明仲却是看向了程度,“你调查了这么久,应该已经猜到了吧?”

  程度没有回答他,甚至他很平静,没有什么情绪外泄,可周周坐在他的身边,感受到了他呼吸之间的紊乱。

  他并不像表面那么平静,甚至内心在波涛翻滚。

  “没错。”顾明仲看着他,一字一字的说:“你姐姐是被我逼死的。”

  他话落,又加了一句:“我故意逼死的。”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