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易行小说免费阅读 > 第八十四章 任老爷死得其所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https://www.tvbts.com
  从做法开始,看着易行从怀里,取出上品朱砂的时候,九叔就目瞪口呆,看着易行一套行云流水做完之后,才反应过来。

  九叔立刻一巴掌截住了,易行还在继续倒的碗,看向墨斗里已经倒入的暗红色墨汁,满是心疼。

  上好的上品朱砂啊!就这么用在棺材上了........

  “啊!怎么了,师父?”

  一巴掌被拍停下,易行很是懵逼的看着把碗抢走的的九叔。

  他感觉自己,应该没搞错啊,动作合乎规范,法力运转正常,为了保证自己第一次单独施法顺利,他还特意加上了,从无限祭坛里买的上好的朱砂。

  就为了让这些朱砂融化,还多用法力运转了四十九圈。

  按理来说,简直就是完美,成品墨汁效果绝对比九叔原来要做的效果要好上十倍。

  难道其中还有他不知道的门道?九叔给的《洞玄灵宝仪典》里也没说呀。

  “.......奢侈!”:九叔打开碗看向里面还剩下小半碗的暗红色墨汁,瞪了一眼易行,沉默了半响才吐出了两个字。

  “那么好的朱砂,你就用在这里!等你学符箓的时候,你用什么!”

  “嗨,师父,我还以为怎么回事。”:听见九叔吐出两个字,易行瞬间明白了,脸上带着笑意,看着九叔伸出的手。

  他随意的从怀里,又掏出了一包上品朱砂来,拍在了九叔手上。

  “师父,你先用着,别跟我客气,不够了跟我要。”

  易行表示区区上品朱砂,不值“亿”提。

  最后得意忘形的易行,被小心眼的九叔撵回去睡觉,让文才和秋生在哪里弹墨斗。

  九叔揣着易行给的上品朱砂,转身就回了房间,压在了供奉的祖师像底下,上好的朱砂难寻,对于正经道士来说,永远都不够用的。

  哪有易行这样,随随便便掏出来就在棺材上的,那个道士得到上品朱砂后,都得想法子把上品朱砂的效力全部发挥出来,才会动手使用。

  这玩意跟千年桃木剑是一样稀有的玩意。

  毕竟这个年代开采朱砂不易,而得到上品朱砂,更是困难。

  也就易行在无限祭坛里,10点积分一斤,买了十斤备用的,【祭坛商店】里最便宜的就是这些原材料了,千奇百怪什么都有。

  但是远不如正经的成品道具值钱。

  除非品质高到一定地步的原材料,才会特别贵,就像易行的【艾德曼合金战刀】的原材料,100克艾德曼金属,要一千点积分。

  一公斤就是一万点,这还只是艾德曼金属的价钱,战刀里的其他金属还没算呢。

  而一公斤艾德曼金属,也就只能做个长点的匕首,短点的短剑,其他轮回者还没利用艾德曼合金的手段,也就是看个稀奇罢了。

  易行手里的【艾德曼合金战刀】长一米三,宽四点六厘米,厚七毫米,重十一千克,单论材料钱就得十一万积分,这还没算系统的技术价值,和里面掺杂的其他稀有金属。

  也就易行能从S级宝箱里开出这种武器了,这还是他第一个世界搞的太夸张,把丧尸用空气型T病毒解药,给全灭了,不然想从祭坛商店里买到简直就是做梦。

  总得来说,其实光买材料,还是比卖成品便宜的,前提是轮回者有利用的材料的手段。

  半夜,子时刚过,也就是凌晨两点多,天上的月亮朦朦瞳瞳,云雾起路,一阵邪风吹得义庄的树枝微微摇晃。

  灵堂内,一盏长明灯微弱的火光照耀着,两排棺木,一阵微弱的风声袭来,吹得长明灯豆大的火苗,摇晃不停,阴暗光亮间闪烁的是棺木旁摆放的几个之人煞白的脸。

  此时装有任老太爷的棺木突然摇晃了一下,棺材板缓缓抬起,一只枯黄的干枯手掌探出,五根一看像是几百年没剪过指甲的,手指向棺材外摸索。

  彭!

  突然那手指触碰到了棺材上弹印着的暗红色墨线,啪的一下被瞬间闪亮的红光弹回了棺木,棺材板猛然盖上再无动静。

  这就结束了?你这太猥了吧.....正盘坐在灵堂房顶上打坐的易行,念力正在扫过义庄周遭,他屁股的正下方就是那任老太爷的棺木,棺材的动静自然没逃过他念力的感知。

  可惜只感知到了棺木的动静,却没感觉到其他,易行不仅怀疑起自己猜测的那二十年前的风水师的真实性来。

  到底有没有这个所谓的二十年前的风水师在背后搞鬼,只是易行猜的,没真找到易行也不能肯定自己的猜测对不对。

  要不说法术就是讨人厌呢,施法距离是真他娘的远,施法人和被施法的,之间依循的根本不是物质上的距离,而是两者之间,冥冥中的联系,光凭自己念力的扫描,根本没法找。

  想到这里,易行沉心进入修炼状态,赶紧让自己成为讨厌的人。

  第一晚九叔的警惕性还是很高的,半睡半醒之间感觉到了什么,连忙提着灯火过来查看,看着完好的棺木这才松了一口气。

  次日早晨。

  “秋生,你今天去看店吗?”九叔穿着白色内挂,屁股刚坐在椅子上,就冲着正往桌子上端菜的秋生问道。

  “师父今天不用,今天进货,我姑妈在店里。”

  “嗯,”:九叔听到点了点头,看向坐在餐桌前,双腿盘坐,眼睛紧闭的易行,眼角就是一抽,然后说道:“易行先别练了,你们今天跟我去一趟任老爷家。文才你也去。”

  “是师父”×3

  唐长老含笑不语.jpg

  三个小时后,一手提着九叔,一手提着秋生的易行,背后跟着文才回到了义庄,也就九叔喝醉了记不得事,易行才敢这么随意,不然还不得被小心眼的九叔穿小鞋。

  “任老爷...任老爷你放心!这事包在我林九身上,我林九谁啊,茅山大法师!只要钱到位!我直接给你爹棺材钉死喽!别说变僵尸,就是变成屁也得在棺材里憋着...憋着....”

  突然易行右手提着的九叔,迷迷糊糊豪了起来,刚嚎两句又没了动静。

  易行晃荡了两下,看见九叔是真没动静了,无奈的把九叔递给了文才搀扶着,让他扶九叔回屋睡着。

  他们去任家,一进门刚看见任老爷人,任老爷直接就拉着九叔上了酒桌,第一句喝酒,第二句加钱,然后一通好话,九叔就被干趴下了,连花生米都没吃多少。

  九叔是被任老爷灌酒,易行左手提着的秋生是自己喝,看见任盈盈那雪白的项链,非得在人家面前逞能,还没喝就醉了,硬生生把自己放翻了。

  哪像文才这么机智,知道不会喝酒就不喝,在边上疯狂给任盈盈夹菜,一下子就把秋生比下去了。

  九叔是在晚饭的时候睡醒的,很准时,文才刚把菜端上桌,他就进了饭堂,看见端着的碗易行和文才一阵尴尬。

  “师父”易行只是点了点头,这个尴尬的时候不说话是最好的,打个招呼就够了。

  “师父,你醒了,我去给你舀饭,你今天老能喝了,我看你连吹三瓶.....我去舀饭。”

  文才看见师父出来,一脸幸灾乐祸的说道,看着九叔变了脸色,知道自己又说错话了,低声下气的跑去后厨了。

  看着文才走开,九叔又看了眼默默吃饭不说话的易行,点了点头,之后感觉这么沉默又不是事,出声问道。

  “秋生呢?”

  “师父,秋生还在睡。”易行放下碗筷,面无表情的说道。

  “嗯....让他多睡会。”九叔敲了下烟斗,又想起了什么问道:“棺木你检查了吗,没出事吧。”

  “师父我看过了,没事,跟我们走前一样”

  易行回答道,其实他根本没看,他一回来就去修炼了,任老太爷算哪根葱,有必要浪费易行时间去看,但他心里有数,任老太爷此时应该还在躺着呢。

  回答完易行看九叔又嘬起了烟袋,就端起碗沉默的吃起饭来。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沉默的气氛,很是尴尬。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