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堕入仙途 > 第44章:羞耻与断念
  琴瑶与灵音阁的师妹们在众人倾慕的眼光中离开毕华会场,她们的演出都很成功,原本是一件值得庆贺的事情,可鸣事钟的响起给她们的好心情增加了一抹阴影,混乱的现场和紫阳殿师兄弟们的匆匆离场让她们记忆犹新。不可避免的,她们纷纷猜测晚宴中途到底发生了什么。

  “听说有贼人混进了玄天宗。”

  “我听说好像是宗内有弟子离奇消失了。”

  “应该是抓住了一个奸细。”

  她们的漫无目的的讨论还没得到什么结果,琴瑶已经脱离了队伍,她独自走进了一条岔道,履行她原先做出的承诺,在毕华会演出结束之后将向月霜师妹借用的脂粉盒归还给她。

  琴瑶独自进入和月霜师妹约定好的房间,月霜师妹却没按约定的出现在屋内,琴瑶出门寻找,看见前面不远的昏暗灯火下有一人穿着白色蓝边碎花裙,这条裙子琴瑶认得,正是月霜师妹最喜欢的那条。

  “霜儿师妹!霜儿师妹!”琴瑶对月霜喊道。

  琴瑶原本以为月霜会回头搭理自己,可事情并不如她所想,月霜依然蹒跚的向前走,看起来极不正常。

  琴瑶意识到一定是出什么事了,赶紧追过去查看,于此同时,月霜好像被什么吸引,走进了茂密的小树林。

  “霜儿师妹?霜儿?”琴瑶一边呼唤,一边顺着月霜的行径走进了漆黑的树林。她呼唤着师妹,摸索着前进,可是眼前只有混沌的黑暗,没有人回答。

  琴瑶提高警惕,手中紧握住自己的剑,剑上微弱的电弧在黑暗中一闪即逝。

  随着琴瑶不断深入。很快,在一片漆黑中听到一个急促的喘息声。

  “霜儿师妹,是你吗?”琴瑶向黑暗中询问,却没有声音回应她。

  她从胸前掏出火折子,试图利用火折子的光线照亮漆黑的四周,正欲吹亮,黑暗中一个黑影串过,将火折子夺了去。

  琴瑶想要夺回来,可黑影却又没入了黑暗中,琴瑶不知道是什么跟着月霜,她警觉的观察,四周恢复死寂,好像什么都没出现过,只有那个急速的喘气声。

  琴瑶顺着声音的方向寻找,很快她感觉脚下踩到了什么东西,琴瑶赶忙蹲下伸手在黑暗中探寻,她摸到了月霜的丝质裙摆,他记得这个质感,这是月霜最喜欢的裙子,她俩曾经一起讨论过这条裙子的柔顺和细腻。

  “月霜!你怎么了?”琴瑶顺着裙摆在黑暗中摸到了滚烫躯体,她又向上摸去,抓住了月霜的手,只觉手指僵硬毫无力气。

  “霜儿师妹,你听的到吗?你怎么了?”

  琴瑶没等来月霜的回答,她将手放在月霜脉搏上,将一道真气输入月霜体内,只觉月霜气行无序,几股灵气在体内互相冲撞,绞杀。

  琴瑶蹙紧眉头,她不知道月霜发生了什么事,只知道月霜的处境十分危险。

  感到黑暗中的喘息声在逐渐变弱。

  月霜怕是撑不过去,月霜和自己向来要好,自己又怎能不救,想到这里琴瑶从腰间拿出一颗药丸,这是师傅给她的救命药,有固元护命的功效。

  琴瑶将丹药往月霜的嘴里送,可是这时月霜早已没了知觉,药到嘴前,也无力吞咽。

  见此情况,琴瑶没再迟疑,便咬下一小块药放进了自己口中,嚼成糊状,再对嘴送进月霜嘴里。

  月色莹莹,蛐曲鸣鸣,空中闪烁的星星,忽明忽暗,仿佛是要遮住自己羞红的脸,却又忍不住想多窥探人间无法描述的秘密,只有那几颗倔强的小树不遗余力的为二人遮挡,好似不想让世人知道这里发生的一切。

  不知反复了多少次,琴瑶才把药都送进了月霜口中,她用袖子擦去自己唇上残留的药液,听月霜的呼吸逐渐均匀稳定,她这才算是放下心来。

  琴瑶握紧月霜的手,“霜儿,已经没事了,你在这里等一下我马上就回来。”

  可是月霜的手却没有松开,他紧紧抓着琴瑶的手,好似并不愿意琴瑶离开。

  “别怕,我去找人帮忙,马上就回来,没事的。”

  让琴瑶没想到的是,在她离开之后,她就再没见过小树林中的“月霜”,等她带着人再回到这片小树林,这里除了缭乱的枯叶和被压断的无序枝条,便什么都没留下,事后她向月霜确认此事,月霜也绝口否认。直到后来她弄清楚了一切,每当想起这星灿月娇的夜晚,便会有一股羞耻和痛恨涌上心头。

  瘦伯正在床头悠闲抽着烟枪,黑暗中屡屡白烟从口中缓缓吐出,在月光的照射下飘然的涣散到空中。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急切的敲门声,打断了瘦伯的凝思,瘦伯收起烟袋,一边嚷嚷着一边敲着绿竹仗去开门。

  “谁呀,这么大晚上了,还拼命的敲门,怕人听不见吗?”

  门外人没回应,敲门声也丝毫没有停止的意思。

  “咚咚咚!咚咚咚咚!”

  “来了,来了,张璟吗?小兔崽子,你就不能让我这个老瞎子好好过日子吗。”

  可在瘦伯走到门边,迎来的却并不是张璟的声音。

  “瘦伯,快开门,张璟出事了。”

  瘦伯听出了是宋余的声音,听到张璟出事,瘦伯赶忙将门打开,宋余迈着沉重的步子背着张璟匆匆的进了屋。

  “宋余,怎么了?出什么事了?”

  如果瘦伯看的见,这时张璟正被宋余背在背上,而他脸色苍白毫无血色不省人事。

  “出事了,出事了。”宋余重复着,显得失魂落魄,六神无主。

  他将张璟放在了床上,并给他盖上了被子。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瘦伯跟着来到床前问。

  “我也不清楚,我找到他的时候便是这样了,看起来好像是……。”宋余顿了顿犹豫的说:“像是灵逆了。”

  “灵逆?他这点灵气那能灵逆,你是不是多虑了?”瘦伯不以为然的说。

  宋余撇了撇嘴,“我,我也不知道,我带他去了毕华会,然后,然后离开了一会儿,就这样了。”

  “毕华会?难道你让他喝了丰登酿?”

  宋余听瘦伯这么一说,好像明白了什么,可马上又摇摇头,“没有,虽然我们拿了丰登酿,可跟我在一起的时候他可没喝,可是等我回来找到了他,他穿着女装,丰登酿已经不见了。”

  “女装?”

  “嗯,为了出入方便,我已经将他的女装换下来了。”宋余说。

  瘦伯没有说话,走到张璟床前抓起张璟的手腕,查探张璟的脉搏。

  “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样。都怪我,我不该丢下他一个人。”宋余自责的说。

  感张璟脉搏微弱,起先的时候瘦伯面色凝重,可没过多久,瘦伯面色又由忧转喜,最后微笑的点了点头说:“有多股灵气在体内横行,不受控的到处冲撞,的确是灵逆了。”

  宋余皱了皱眉头,不解的问:“瘦伯,灵逆这可是修真的大忌,都这样了,您还笑什么?”

  “张璟虽然灵逆,内息却是规律持稳,你放心,他已经没事了。”

  “没事?真的没事?”宋余依然心存疑惑。

  “真的没事,天色已晚,你就先回去吧。”说完便敲着绿竹仗,把宋余赶往门外。

  “怎么会没事,我看他明明是…。”宋余一边退后,一边担心的询问。

  “说了没事。”

  宋余还想说话,谁知瘦伯“咣!”的已经把门关上了。

  宋余在门外愣了愣,回答道:“哦…,那我,那我明天再来看他。”

  瘦伯说张璟没事,可张璟受的伤和灵逆却并非危言耸听,张璟无知无觉的沉睡在床上。

  两天后,瘦伯依旧在他最喜欢的门口吸着烟,只听房间的另一边传来一阵猛烈的咳嗽声。

  “你醒了?”瘦伯吐了口烟说。

  醒来的张璟只觉自己浑身酸痛,脑子就像浆糊混着膨胀的白面一样胀痛难受。张璟揉了揉自己的脸,让自己提起一些精神,如果要问他除了身体的伤痛和脑袋的胀痛,还有什么感受,那就是饿,十分的饿。

  “有东西吃吗?”

  “你身边的不都是吗?”

  张璟这才注意到床两边已经被十几个大大小小的盒子堆满,张璟随手打开几个,里面装的不是糕点,就是药材。

  “这些都是谁给的?”

  “还有谁,都你的那位好朋友送过来的。”

  “宋余?”

  “嗯,那天晚上也是他将你送回来的。”

  张璟没说话,只是沉默着的拿起一块金黄的豆糕送入口中。

  “小子,你从那弄来的枯木养魂丹?”瘦伯问。

  “枯木养魂丹?”

  “小子你还装傻?像你这般灵逆要不是枯木养魂丹护住你的本元,你怕是早已魂归地府了。”

  “灵逆?瘦伯,你到底在说什么。”

  瘦伯盯着张璟看了看,抽了口烟后说:“所谓‘灵逆’,是修真之人体内灵气溢出,或者其他原因体内灵气不受控制,这是修真之人最忌讳的,也是最危险的。体内失控的灵气在身体里肆意游走,所到之处都会对身体本元造成伤害,而身体本元受到伤害之后,控制体内灵气更加困难,又更多的灵气不受控制,就此恶性循环,最终爆体而亡,就犹如人掉入水中,越是挣扎,越是无力,倘若没人及时将逆水之人救离水中,逆水之人自己根本无法逃脱,只能等着沉入水底。”

  张璟听完沉默不语。

  “你之所以会进入灵逆状态是不是因为你喝了丰登酿?”

  张璟默默的点了点头。

  “喝了多少。”

  “大概有小半瓶。”

  “小半瓶?”瘦伯差点被烟呛着,“哈哈哈,你觉的为什么丰登酿十几年才让喝一次?”

  张璟摇摇头。

  “因为这丰登酿气劲霸道,普通玄天宗弟子十年也就喝那么一些,你却一次喝了小半瓶。”

  听瘦伯这么说,张璟皱了皱眉头,才意识到那天晚上真的是喝多了。

  “因为你一口气喝了那么多丰登酿,以至于你灵气暴涨,可你的身体根本承受不了,更控制不住,要不是有枯木养魂丹护住你的本元,你在那天晚上就已经死了。”

  “可我确实没有吃什么枯木养魂丹。”张璟也很疑惑。

  “好,你没有吃枯木养魂丹,那我问你,你身体里那道极霸道的灵气是谁的?”

  “霸道灵气?”张璟只觉越听越迷糊,越听越听不明白。

  “枯木养魂丹能救你的命,却阻止不了你体内灵气乱串,可我给你耗脉,你体内有一股极其霸道的灵气将其他灵气都镇住了,这么霸道的灵气,不是你这种小家伙能有的,你说吧,是谁输给你的?”

  张璟努力的想那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过了一阵子将记忆里发生的事情都如实告诉了瘦伯,在他成功逃脱之后,迷迷糊糊进了一间女人的房间,找了一件绸缎的蓝裙,后来走进了小树林中自己便昏了过去。

  “没有其他的了?那就奇怪了,弃筋脉护本元,这分明就是枯木养魂丹的疗效。”

  “弃筋脉护本元?是什么意思?”

  瘦伯笑笑说:“顾名思义就是弃守筋脉,保护本元。”

  瘦伯又吸了口烟,“有枯木养魂丹护住了你的本元,才给了那道霸道的灵气时间,逐渐将你体内乱串的其他灵气都镇住了,你才能安然无恙过了这关,在这里像没事人一样吃着东西。”瘦伯想了想又说,“不过也好,这样也就断了你修炼纵阳诀的念想,也算是因祸得福了。”

  张璟睁圆双目,不敢置信的看着瘦伯。

  “我以后不能再修炼纵阳诀了?”
    《堕入仙途》来源: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