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太古主宰 > 第九十八章 墨笔长卷
    空洞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随着萧沁雅说出柒笔绝卷,天地间不知从何处刮来阵阵狂风,无尽的黑云滚滚而来,遮天蔽日,整个世界在此刻变得无比的昏暗,好似随着此法一出,世间万物失去了原本的色彩一般。

  萧沁雅立于虚空中,紫红的罗裳随风激荡,成为了这片天地间仅剩的明艳,看着朝她而来的四人,伸出食指朝前一指:“方寸炎牢。”

  “轰”一声巨响,从虚空中顿时钻出无数的紫黑火炎,此火似乎如同无根之火,无穷无尽,焚烧间相互连接在一起,形成一个巨大的牢笼,将许漠雄众人困于其中。

  其威势之浩大,远超当年叶元点与吕梁一战,所布置下的炎牢。

  “该死,快破开,她竟然还能用出柒笔绝卷!”其中一位老者似乎听闻过此术,惊惧中疯狂攻击着眼前的炎牢,火炎却是如同拥有生命一般,每次受到几人的轰击都会燃烧得更为旺盛。

  “可恶!这是什么火。”一位本就先前与大长老和四长老战斗中受伤的老者道。

  萧沁雅没有理会方寸炎牢中四人的挣扎,而是回头看了一眼后方不断敲打她所设下的屏障,呼喊着她的叶元点,那传送阵此时愈发的明亮。

  她又转头看向远方,在杀戮与毁灭中已经千疮百孔的虚遥,自语道:“我身为第十四代虚遥之主,有愧于先辈,未能守护住历代先辈们曾拼命守护的虚遥。”

  “但恳请安葬于此的历代先辈,再助我一次。”萧沁雅双眼微合,似已作出了最后的决定。

  旋即她不再犹豫,向着虚空一按,天空好似塌陷了一般,下方的大地发出无尽的哀鸣,万道似无法承受这股力量而崩坏。

  在这哀鸣之音中萧沁雅的身前陡然浮现一幅长卷,此卷边缘死气滚滚,稍作凝望便将沉沦于至黑的暗中。

  死气内侧的长卷之上,遍布无数玄奥的图案晦涩难明,而中间却是一片留白。

  在此卷出现的瞬间,天地间满是无尽的哭泣之音,原本昏暗的天空骤然下起了黑雨,可雨水却是穿过萧沁雅与其身前的长卷,如同他们已是这片天地间投下的一道虚影,甚是诡异。

  “该死,就是此术!当年虚遥老祖就是凭此术与老祖战得平分秋色!族长快用尘沫瓶。”炎牢中另一位之前就有所受伤的老者,此时放弃了挣扎,抓住许漠雄的衣襟,在他看来只有祭出尘沫瓶,才拥有一线生机。

  许漠雄一把推开身旁老者,双眼满是愤怒道:“就凭这贱人的一记神通,凭什么杀我们四人!”

  萧沁雅并未做声,此时她全部的精力,都灌注于这道神通之中,她的眼里只有这由极致的黑与白组成的长卷。

  只见她在长卷前抬手一握,好似握笔一般,一时间风云呼啸,滚滚黑气伴随着哭泣之音朝着萧沁雅的手中奔涌而来,在其手中幻化成一杆通体漆黑的墨笔。

  此笔出现在她手中的瞬间,长卷之上也骤然浮现一杆巨大的黑色墨笔,同样是散发着滚滚黑气,更是在她握住此笔的瞬间,萧沁雅原本一头乌黑的秀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疯狂生长,直至其脚踝处,墨发在狂风中肆意地激荡,一袭紫衣在此时都化为了漆黑,唯独那一缕缕殷红仍未褪去。

  这一刻的她,如九天之上遣派而来的圣女,掌握了天地间关于生死的权柄,目光中唯有至高无上的威严,威压浩荡,令所有胆敢直视其的生灵都为之颤栗。

  萧沁雅握住手中墨笔,抬手间便是猛得从左向右一挥,口中轻喝道:“上天无念!”

  随着萧沁雅的这一挥笔,那长卷之上的巨大墨笔随之挥动,伴随着不断传来的鬼啸之音,顷刻间那长卷之上便显现出萧沁雅所写下的第一笔!

  仅仅是她落下的这第一笔,顿时炎牢中的四位化虚境强者皆是身体一颤,口喷鲜血,两位本就受伤的化虚老者气息霎时间萎靡不振。

  “落冥无根!”萧沁雅没有停顿,握住此笔从右上角向着左下角猛地再次一划,一撇落下,长卷之上的墨笔也随之舞动,如一条墨龙在白卷上翻滚。

  方寸炎牢中原本受伤最重的二人,肉体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开始干瘪,似乎精血都被抽干了一般,他们如两具干尸,无力的朝着许漠雄伸出手口,想抓住他,中重复道:“救我,救我。”

  许漠雄与另外一位老者身躯剧震,身体也有了不同程度的干瘪,虽没有那般严重,但是许漠雄怕了,他真的怕了,此刻他头发散乱,双手止不住的颤抖。

  会死!许漠雄瞳孔猛缩,让萧沁雅再继续写下去,他自己可能今日真的要命丧于此地!只见他掏出一玉符,捏碎间冲玉符大喊道:“老祖救我!”

  萧沁雅在写下这两笔之后,停滞了下来,以她如今的修为之力,写下这两笔,已经是她的极限,可她目光却是没有任何迟疑,左手用力一拍胸口,三口鲜红的鲜血再次从其口中喷出,此乃萧沁雅的心头之血!

  手中的墨笔在吸收了这三口鲜血过后,再次散发出滚滚黑气,似以其心头之血为养料,重新拥有了笔墨一般,萧沁雅不做停留,于虚空间挥洒下第三笔,口中默念道:“亡魂断魄!”

  一声碎裂的声响,真切地传入了许漠雄耳中,这声响的源头,乃是其老祖千年前传予自己作为族长的保命之物,此物可以为许漠雄挡下一次必死一击!

  然而此物却是在此时,骤然碎裂开来!若无此物许漠雄已然殒命!而他身边那两位干瘪的老者,早已气绝身亡,从天空中坠落而下,唯剩一人奄奄一息!

  萧沁雅落下的这第三笔,其中所蕴含的威势,远超先前两笔。

  “她写不下第四笔的,不可能,不可能,她不可能还挥得出第四笔!”许漠雄内心剧震,在萧沁雅此术面前,同为化虚境的他,竟然毫无挣扎之力。

  他心中更是焦急,为什么已经传给了老祖讯息,老祖仍旧迟迟没有出现!

  只见萧沁雅那原本漆黑的长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化为白色,在她身上同样显现出至极的黑与空寂的白,以及那至今仍未退去的嫣红,可这三抹色彩,皆是透着浓烈地死亡气息。

  这第三笔,竟还抽取了萧沁雅大量的气血生机,其握笔的手不受控制地颤抖,她早已到了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

  那天空中的长卷渐渐模糊,却是因眼下她的状态根本就无法再维持此术,萧沁雅虚弱的看向眼前放弃挣扎的许漠雄,内心一叹,今日果然是必死之劫。

  许漠雄看着天际间逐渐模糊的长卷,就连困住他的炎牢之火,都开始逐渐黯淡,即将消散,他忍不住狞笑道:“贱人,你根本写不下这第四笔,待这炎牢散去,你和那个孽种,今日必死!”

  感受到身后传送阵传来的灵元波动,萧沁雅面色平静的看着许漠雄道:“我说过了,今天能够活着离开的,只有我的孩子。”

  只见话语间萧沁雅的右手用力一握,顿时滚滚黑气再次铺天盖地而来,而那原本已然模糊的长卷,更是在此时竟然再次凝实起来!

  “不,不可能!你明明已经没有任何多余之力可以写下第四笔!”许漠雄面色狰狞的吼道,他恐惧地往后退了两步,一个踉跄坐倒在虚空中。

  许漠雄声音颤抖中不断喊道:“老祖,老祖救我,老祖救我!”

  “我还有千年的修为,我所感悟的草木道泽,以及我的性命,我将我的一切全部化去,只为写下我生命的最后一笔。”

  萧沁雅话语间的每一个字传入许漠雄耳中,都犹如索命的诅咒一般,一条接一条将他捆绑,拖拽入绝望地深渊。

  两道灰白烟气从萧沁雅身体中散出,虚遥七道——六觉离!此术在这一刻好似又强行给予了萧沁雅最后的力量,与此同时她的第四笔已然落下。

  “道散尘间”!

  天空中的长卷慢慢消散,萧沁雅手中之笔也随风散去,萧沁雅如同断线的风筝一般,径直从天际坠落而下,砸在了叶元点所在的阵法前。

  天地间只剩下萧沁雅四笔的痕迹,她欲写下之字,此时依然不能看出究竟,但是单单是这前四笔,已充满了死亡的气息。

  但见这四笔,却在许漠雄眼前越来越大,其双眼中的整个世界,都被这四笔占据。

  “会死,会死,会死!”许漠雄全身都无法移动半分,看着这四笔离他越来越近,他只能一动不动迎接死亡的到来。

  然而偏于此时,天地定格,似被生生抽去了一帧,一只苍老的巨手骤然从虚空中出现,将许漠雄近前的这四笔,硬是接了下来,但见其随意一捏,萧沁雅倾尽全部写下的四笔,也在此时彻底的消散于天地间。

  萧沁雅看着那苍老之手后惊魂未定的许漠雄,她目中满是遗憾,最后还是没能杀死这许漠雄。

  她转身看向身后一次次敲击着阵法前屏障的叶元点,可萧沁雅因为六觉离的代价,已经完全听不见叶元点在说什么。

  不过她不在意,至少她已拖延了足够的时间,至少自己的孩子,还能活下去。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