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重生之老婆孩子热炕头 > 第1308章 全责(5600字大章)

第1308章 全责(5600字大章)

  林国伟马上就同意了,他说:“我下午的时候就说了,都在这里等着也没用,还休息不好,你们还是去睡一觉吧,菲菲也跟着去休息一会儿,我和你爸,还有你舅舅在这里等着就行了,有什么事再给你们打电话。”

  魏艳萍也熬不住了,但是她又实在放心不下儿子,最终挣扎了一会儿,她说什么也不走,非得第一眼看到儿子没事才行。

  说到底还是个当妈的。

  “艳萍,你光在这里靠着也没用,也去休息一会儿,等会儿这边出来结果了,我马上给你打电话。”这是林国伟说的。

  姜春来这会儿六神无主,放不出个屁来。

  再说了,手术室里躺着的终归是他们的儿子,他怎么好意思说让他老婆先去休息一下。

  徐菲又指了一下高玉宝和陈家斌,说道:“他们也留下一个人在这边看着给帮帮忙,咱们就在医院附近找个地方休息一会儿,明天还有更多的事要忙。”

  这一句话算是说对了,今天晚上肃静不了,明天白天更肃静不了。

  等姜小龙的手术做完了以后,顶多就是轮着班照顾他一下就行了,可事故处理那边可是需要人过去的,更忙。

  这么一说,魏艳萍才同意了,走的时候还一个劲的往手术室门口看,总觉得回头看一眼,那扇紧闭的手术室大门就打开了。

  然而希望越大,失望更大。

  从医院里出来后,徐菲就在医院对面的快捷酒店定了4间房间。

  她妈非得和大姨住一间,魏艳萍和高斐婆媳俩带着孩子住了一间,徐菲和阮玲玉凑活了一间,高玉宝一间。

  此时已经是深夜了,白天都折腾了一天,躺下没多久就睡着了。

  医院里,姜春来、林国伟和徐建国还在等着,陈家斌刚才被徐菲叮嘱了好几遍,一有情况就给她打电话。

  少了魏艳萍和高斐婆媳俩,这走廊里总算安静下来了,可没有人哭闹了,反而觉得时间过得特别慢,特别的难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几个人都开始犯困起来,一个个靠着医院走廊里安装的靠墙连排椅子躺下休息。

  恍恍惚惚,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手术室的门开了。

  接着有护士出来喊了一声:“姜小龙的家属在吗?”

  陈家斌是个合格的保镖,护士刚喊完,他第一个站了起来。

  紧接着林国伟第二个就坐了起来,看着洞开的手术室门,他一个激灵,反应过来:“春来,建国,小龙做完手术了,快点过来帮忙。”

  陈家斌还在考虑着给徐菲打电话汇报‘异常’的事情,林国伟阻止了他:“小兄弟,我是菲菲的大姨夫,你先别给她打电话了,让她们休息一会儿吧,都太累了,今天晚上咱们辛苦一下,倒一倒。”

  “等明天有什么事,我给她说,行不?”林国伟想的很周道。

  生怕陈家斌没有及时给徐菲汇报工作,而受到责备,他把后路都想好了。

  陈家斌想了想,最后点头,说了一声:“那我给阮队长发一条信息说明一下。”

  这个无所谓,林国伟倒是没有阻止。

  姜春来和徐建国也揉了揉眼睛,姜春来赶紧跑到手术室门口等着,时不时往里看一眼。

  已经有医护推着张病床出来了,床上躺着的就是姜小龙。

  此时的姜小龙兴许是麻药的劲还没过去,还一直闭着眼睛,面色惨白,头上有虚汗,其他地方都被白色的辈子给包裹的特别严实,看不到什么情况,病床上吊着输液袋和血袋。

  紧接着给姜小龙主治的大夫也都出来了,一个个脸色也差劲的厉害,身体好像没劲了一样,走路的脚步都有点发虚,一看就是累到了极致。

  林国伟是个乡下的木板加工坊的小老板,心思灵活,嘴巴也很灵活,他赶紧感谢了一番,一个劲的说医生辛苦了。

  其他的就没了,就算想送点什么,也不能大庭广众之下表达心意吧,过后一个个的过去拜访就行了。

  “手术做的很顺利,不过他毕竟伤的太重,这几天先进监护病房看看情况,后续没问题了,转出来了也需要好好的静养,另外到时候千万千万不能让他翻动,躺的时间长了,身上的肌肉肯定会酸麻没劲,可能有痉挛的情况,你们家属一定记住勤给他揉着点,万万不能让他自己动。”

  “打钢板的腿不能动。”

  医生说完后接着又说了一下刚才手术时的情况,也叮嘱了他们大腿粉碎性骨折都打了钢板,还说了各种注意事项。

  对于腰椎骨骨折,仅仅只是晃了一下骨折了,并没有出现大腿上那种粉碎性的骨折问题,这一次并没有做手术,但给做了外部固定处理,刚开始肯定疼,医生的建议还是保守治疗。

  姜春来、林国伟、徐建国没有一个懂得,陈家斌在部队里的时候,偶尔能碰到训练中出现意外导致骨折的情况,他知道医生说的没错。

  看了一眼后,人先转进了监护病房。

  姜春来不大理解,手术都做完了,怎么还需要去监护病房,难道儿子还很严重?

  他又慌神了,林国伟看到他这个小舅子这幅熊样,气的想拍他一巴掌,但最后也没下手,说他:“春来,你冷静点,听人家医生的就没错,刚做完手术,你懂怎么医护啊?你懂怎么照顾啊?”

  “这么大个手术,不用仪器看着点,你一天能24小时瞪大眼睛盯着啊?”

  姜春来被他姐夫给训得一句话都不敢多说,是这么个理。

  他们跟在后边,看着姜小龙进了监护病房后,医生接近10个小时的奋战,说饥肠辘辘都是轻的,精神头根本就跟不上趟了,这个时候既想着吃两口热乎饭,也想躺下休息休息。

  叮嘱完之后,他们就走了。

  林建国拉住了姜春来:“春来,你看到医生刚才的样子了吗,都累坏了,等明天啊,你一个个的去拜访一下,放个红包,明白不?”

  “啊!姐夫,用不着吧,都已经做完手术了,再说了咱也没欠人家医院钱。”姜春来瞪着眼睛说。

  林国伟反手拍了自己一巴掌,一番话说给驴听了,这个小舅子,真是没心没肺。

  且不说林国伟后半夜给姜春来絮叨了一番。

  另一边,徐菲早上不到6点就醒了,太累了,也没吃点东西,人还是没休息过来。

  一看时间,再看看手机,一个电话都没有,难不成手术做了一天一夜还没完事?

  和她同一个屋的阮玲玉听到了动静,翻身坐了起来,她说:“徐总,小陈昨晚上给我发信息了,手术做的很成功,人先去监护病房观察两天,没事的话就能转到普通病房去。”

  “好!”徐菲听到她这么说,悬着的心总算松了一口气。

  徐菲起来洗漱完后,说道:“走吧,看看他们都醒了吗,醒了的话,一块去吃点早饭,去医院换换班,再看看这个事怎么处理的。”

  高玉宝早已经醒了,他还在徐菲门口附近守着,很好的履行了一个保镖的工作。

  姜春华和姜春燕姊妹俩也醒了,晚上睡得还行。

  就是魏艳萍和高斐婆媳俩,晚上睡觉的时候都各有心思,想七想八的,一夜都没有睡好。

  徐菲过来叫她们去吃早饭的时候,婆媳俩都一副愁眉不展的模样,眼圈特别黑。

  “菲菲,医院里打电话了吗,怎么样了,你弟弟他手术做完了吗?”魏艳萍问她。

  徐菲笑了笑:“舅妈,手术完事了,做得挺顺利的,小龙现在已经转到监护病房去了,观察两天,没事的话就会转到普通病房里来,你不用担心他了,咱们先吃点饭,然后再去医院把我姨夫他们替过来休息休息。”

  魏艳萍听到徐菲说儿子的手术顺利,她脸上总算露出了笑容。

  但一边的高斐,脸上的愁容还是化不开的样子。

  俩孩子还在睡着,徐菲说:“高斐,你先在这里看着孩子,想吃点什么就给我说,我给你买过来。”

  魏艳萍都没有想到这一点,孙子和孙女到底是小孩,不经折腾,这个时候叫都叫不醒。

  她也跟着说道:“小斐,我一会儿给你买过饭来,你再休息一会儿。”

  “你姐刚才也说了,小龙手术很顺利,你就别再担心了。”魏艳萍劝她儿媳妇。

  这家连锁酒店里就有自助早餐,住宿自带的,这会儿也来不及讲究了,下去吃完了以后,魏艳萍又反身又给她儿媳妇和孙子、孙女带了一些。

  房间也没退,等魏艳萍下来后,徐菲又带着几位长辈去了对面的医院,把林国伟他们几个人给替换了过来。

  这个时候就不客套了,先休息好才能应对接下来的事情。

  徐菲去监护病房那边瞅了一眼,表弟还躺在病床上,还没有醒过来的迹象。

  睡着就睡着吧,还能少遭点罪。

  她怕钱不够,又去住院手续办理的地方问了一下,大姨夫给交的5万块钱费用,才花了1万出头,这样看来这家医院收费还行,费用这块是不需要担心了。

  这样的话,就看看事故处理的结果了。

  徐菲心里琢磨着,今天上午再等等,如果交警队那边还是没有结果的话,她就亲自跑一趟过去问问,这边的事处理完后,她还得赶回博城,那边还有更多的事情等着她,家里还有嗷嗷待哺的儿子。

  说句不中听的,表弟这边治疗顺利的话,接下来就是她舅舅和舅妈轮番照顾的事了,也用不着他们几家子人都耗在这里。

  每家都有自己的事情,哪可能光围着一个人转悠。

  想通了这些事之后,徐菲给尚富海开了个视频,从视频里能看到尚富海正背着儿子金宝在客厅里转圈圈,尚富海嘴里边还喊着‘驾驾驾’边用另一只手反手把金宝紧紧的抱在怀里,一蹦一跳的往前走,把金宝给逗乐的笑的合不拢嘴。

  “哎呦,不行了不行了,金宝,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在玩,你也给妈妈说两句话。”尚富海逗他。

  “叫妈妈,你叫声妈妈听,妈妈……”

  尚富海逗他玩。

  哪知道金宝皱着平滑光洁的小眉头,鼻子也微微往上耸起,下一刻声音模糊不清的喊了一声:“么么……”

  有那么一个瞬间,尚富海和视频对面的徐菲脸上的表情都给定格住了。

  下一刻,视频里的徐菲有点激动的攥紧了拿着的手机,胳膊上的肌肉吃劲,以至于手机屏幕里的画面来回抖动了一会儿。

  镇定下来后,徐菲略有点忐忑的声音又传了过来:“金宝,喊妈妈,妈妈……乖儿子,快点!”

  徐菲絮絮叨叨的说到后来,自己都紧张了,生怕刚才的声音就是昙花一现。

  很显然,金宝真的会了,他在爸爸尚富海吃味的眼神中,咧嘴小嘴,眯着眼睛,又喊了一声:“么么,么么,么么!”

  尽管发音还够准确,但小家伙还喊上瘾了,他似乎也有点想视频里的妈妈了,嘴里一边喊着,小手一边往视频里抓去,一下一下的没抓住,小嘴一瘪,又要哭了。

  金宝小脸上的这个表情变化瞬间也传染给了视频里的徐菲,她脸上的表情也不好看了。

  尚富海一看这哪儿行,小兔崽子这不是传播‘负能量’嘛!

  他赶紧把冲着儿子的手机前置镜头挪到了一边,说道:“媳妇,你们那边现在怎么样了,手术做的成功吗,不行的话我从京城找几个好大夫给瞧瞧。”

  徐菲也强忍着要落泪的冲动,抬胳膊的时候,手在眼睛上抹了两下,说:“手术挺顺利的,人现在在监护病房里观察着,待两天没事的话就转出来了,我看看明天下午或者后天一早就回去了。”

  她本来是想着这边办利索了再回去的,但是儿子会叫‘妈妈’了,她的心就稳不住了,恨不得现在就回到博城去,当面听着儿子叫几声。

  尚富海也没想到他老婆会这么说,问她:“事故定性了?”

  “还没,交警队那边一直没打电话通知,我也不认识这边的人,要不就找人问一声了。”徐菲嘀嘀咕咕的说道。

  尚富海皱眉想了想,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忽然听到手机那边传来了一阵喊声:“菲菲,你快点过来,派出所来电话了。”

  尚富海这边能听得出这是他丈母娘的声音,可‘派出所’是什么鬼?

  不应该是交警队吗?

  尚富海给搞糊涂了,他还没来得及问一句,接着就听他老婆徐菲说:“大海,咱妈说交警给打电话了,我得过去听一听。”

  “行,要是有什么难题,你给我说一声。”尚富海嘱咐了一遍。

  徐菲肯定不会和他客套,直接挂断电话朝着母亲姜春华那边走了过去。

  不过徐菲这会儿满脑子想的都是儿子刚才喊她‘妈妈’的那一幕,哪怕里边监护病房里躺着的那个是她血亲表弟,可她还是想抓紧处理完,抓紧回去。

  不是她冷血,是她觉得两相比较起来,一个是不成器的表弟,一个是自己的至亲儿子,感觉还是儿子更亲。

  至于博城那边,花山府第别墅区里,尚富海此时此刻心里比喝了醋还酸,万万没想到儿子竟然会喊‘么么’了,哪怕喊的不太清楚,可尚富海也听懂了,他心里太不平衡了。

  挂了电话后,就把手机往旁边一扔,谁打电话也不接了。

  接着摆正了儿子的小脸,一个劲的教他喊‘爸爸,巴巴,88,粑粑……’

  可惜,谐音词换了一个又一个,最后一个都没成功,金宝就是死犟的闭着嘴巴,你说你说的,我听不懂,学不会!

  尚富海最后也是无语了。

  儿子,你特么真是老天爷派下来要和你老子做对的吗?

  这让他想起了那个梦里的情况,儿子是个‘富二代’,到处沾花惹草,败坏小姑娘,气得他拿棒球棍要砸断他儿子的腿,看这意思,有必要提前教育一下啊。

  ……

  徐菲过来的时候,魏艳萍刚刚挂断了电话。

  徐菲还想着听一听交警怎么说的,这下子白搭了,她只能问魏艳萍:“舅妈,来信了?怎么说的?”

  “说是让去个人,去沂城交警队事故处理科处理事故去。”魏艳萍心里惴惴不安。

  尤其是要去的是执法部门,她这辈子倒是去过几次派出所户籍科办户口,可交警队那种执法的地方还真是一次都没去过。

  推荐下,我最近在用的小说app,【\咪\咪\阅读\app\\】安卓苹果手机都支持!

  看到外甥女徐菲的时候,她像是看到了大救星一样:“菲菲,你陪我去一趟县交警队,行不行?”

  那语气要多可怜就有多可怜,让人兴不起拒绝的念头。

  徐菲一刻都不想耽搁,就算去一趟交警队,甭管结果怎么样,最起码也算有头绪了。

  另外,通过舅舅他们的诉说,徐菲从一开始就有了点自己的判断,表弟这个事故,貌似责任并不在对方,至于拒绝的结果,她没有看过现场,还是等交警给出判定吧。

  她说:“那抓紧走吧,早点处理完,也好早点有个结果,咱们心里都有个底。”

  啧啧,她说的还挺像那么一回事,其他人倒是真的看不出她内心里真实的想法。

  还觉得她一心为表弟和她们这些长辈着想。

  大姨姜春燕更是一个劲的说:“看到了吧,还是菲菲懂事啊!”

  “……”徐菲看着她大姨,茫然的一匹。

  我懂什么了?

  我感觉我还没搞懂,您老人家好像比我更早一步看透天机了。

  有了定案后,就不耽搁了,在大姨和母亲都同意了以后,魏艳萍跟着外甥女徐菲一块坐车去了沂城县城的交警队事故处理中心。

  路上,魏艳萍坐在外甥女的车里,也没心思享受埃尔法商务舱座椅的舒适感了,她心里想的都是儿子在病房里的一幕幕,想着以后可怎么办,此时此刻心如刀绞。

  徐菲看着她舅妈一直在沉默,脸上的表情也一直变换不断,心里也不知道说什么好。

  可等他们赶到交警队事故处理科这边后,交警的一番话才更让魏艳萍脸色唰的一下就变白了。

  “你是姜小龙的家属吗,我们综合了事故现场各个方面的取证,又调取了发生事故地点前后两段路的监控视频,经过最终确认,姜小龙存在过线,逆行,我们能够肯定,这次的事故是姜小龙全责……”

  交警还没有说完,他很好的履行了自己的职务,继续说着,可魏艳萍已经听不进去了,当她听到交警说这个事故是她儿子的全责时,她只感觉猛地一股血压直冲脑门,紧接着就感觉脑袋嗡嗡的响,难受的要命。

  再后来就是一阵剧烈的头疼,然后脑袋往面前的桌面上一趴,她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舅妈,舅妈你醒醒。”徐菲有点反应不过来,她舅妈人好好的,怎么说趴下就趴下了,这让她措手不及,可也让她很着急。

  她表弟已经这样了,她舅妈可别再出什么幺蛾子了。
    辛巴树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