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阮默墨湛 > 第902章 不恋爱不结婚
  阮默知道他没说实话,当时尤绍阳把濒临要死的她从墨湛的别墅带走时,她看到他哭了。

  那是她唯一一次见他哭,哪怕当年他父亲死,他都没有掉一滴眼泪。

  他的泪是为她而流,他绝对不会忘。

  尤绍阳是那种表面看着不正经,什么都不入他心的人,可他的心比谁都软。

  “尤绍阳,卓思菲病了!”阮默出声。

  他一愣,接着哼了一声,“那个女人告诉你的?你不要信,她邪恶着呢,为了让我娶她,她都能诅咒自己的母亲,说她妈病了!”

  阮默知道这事让尤绍阳对卓思菲的印象更糟了,其实卓思菲的母亲病是真的,只不过看好了,大概那个时候卓思菲便知道自己的病情了。

  至于为了她的母亲,恐怕也只是她掩饰自己病情的一个借口。

  “不是她说的,是司御.....他让人查的,”阮默给尤绍阳解释。

  “查出什么了?癌症?”尤绍阳很是du舌。

  不过他却说对了,阮默点了头,“胃癌,应该很早就有了,她一直拖着没有治疗,现在很严重......”

  说起这个了,阮默就呼吸不过来,胸口闷的厉害,她抓住尤绍阳的衣袖,“那天她追你到别墅说是想跟你做三个月的夫妻,你还记得吧?”

  尤绍阳不知是当时没听,还是根本就没记,他哼了一声,“她要是想跟我做三生三世的夫妻,那我还得要世世轮回等着她?我脑容量有限,没空记她说的那些无聊的话。”

  这话透着他对卓思菲的厌恶,而且还是超级厌恶那种,而这个厌恶起因是她,是卓思菲伤害了她。

  如果有人要问尤绍阳的底线是什么,阮默可以十分自信的说是她,在尤绍阳谁敢伤害她,他敢与全世界为敌。

  “尤绍阳,我也说过那样的话,”阮默悲楚的出声,“当年在我知道我得了绝症的时候,我也哀求过墨湛,愿意用我全部身家换他陪我走完最后的生命......”

  尤绍阳沉默,他是清楚阮默当初在墨湛那有多卑微,那样的她让尤绍阳一度以为她都不是她了。

  “尤绍阳,你永远不会明白那种生命即将走到尽头的恐慌和悲凉,永远体会不到那种害怕,更不想很多美好都没体会一切就终结的遗憾......”阮默说到这里喉头哽的厉害了。

  尤绍阳看着她,他知道阮默想到了自己的过去,“好了,别说了.....”

  “不!”阮默摇头,“尤绍阳你听我说完,我现在不是说我,我说我的过去是因为你见过,你明白我的那种绝望和无助,现在......”

  她哽住,深了口气才能继续说下去,“现在是卓思菲,她得了胃癌!”

  尤绍阳神经一僵,阮默冲着他点头,“这种事我不会骗你,是司御亲自让人查的.....而且你有所察觉,她跟你在一起时脸色,还有各种反应,你仔细想想,是不是那样?”

  尤绍阳眼前闪过卓思菲的脸,说实话,他真没仔细瞧过她,尤其是她缠着自己以后,看到了她,他的第一反应就是拔腿就逃,哪还有功夫看她?

  至于别的反应,他自然也不会注意,可是他亦是清楚,阮默几乎哭着说这些,肯定不是逗他,况且她对卓思菲也算是有恨,没有理由帮她说谎。

  胃癌!

  卓思菲那个每次收拾他都像收拾小孩一样的女人,会得这种病吗?

  尤绍阳还真是不相信。

  “阮默,你告诉我这些是什么意思?要我可怜她?”尤绍阳不知是真不懂,还是装不懂的如此问阮默。

  阮默摇头,“我没有别的意思,我就是要你知道现在的卓思菲在走几年前我走的路.....爱而不得,偏偏还想要爱情,所以宁愿用自己的全部换一场爱,只为了自己生命终结时不让自己有遗憾。”

  “那你的意思是要我娶了她?”尤绍阳不笨。

  阮默闭了闭眼,她知道自己没有这个资格,只道:“我无权要求你什么,我只是告诉你这件事......不要怪她,如果不是到了这种时刻,以她的骄傲绝不会一次次的求你。”

  卓思菲虽然不像当年的阮默是大BOSS,可她在司御身边那么多年,也是大格局的女人,况且她还是卓家的人,她骄傲自恃,从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所以面对着司御因为阮默而放弃自己时,甚至不怕死的想毁了阮默。

  可是她的骄傲在遇到胃癌这个恶魔时,所有的一切都被摧毁了,什么自尊骄傲都不需要了,只想在生命的最后抓住那些想要的,哪怕只是昙花一现,哪怕只是虚假,她也不惜放下自尊,只求一个圆满。

  尤绍阳看着阮默通红的眼眶,还有眼神的期待,他揉了下她的头发,“这事我知道了,至于会怎样,我不清楚,现在我没有这个想法,而且你也知道我从不是肯容易自己之人,现有我也公开说过这辈子不恋爱不结婚,我既然说了就会做到。”

  他都把话说到这个份上,阮默还能说什么,毕竟结婚不止是一个仪式的问题,而是让两个人从此夫妇一体。

  偏偏尤绍阳对卓思菲厌恶痛绝,如果换个人或许他会善心大发的满足了对方,偏偏这个人是卓思菲,那样伤害过阮默的一个人。

  “尤绍阳那你答应我,对后对她好点,别一见她就像是刺猬一样,好不好?”阮默当年最虚弱的时候,路边人的一句话都会让她温暖半天。

  现在的卓思菲也是需要身心的安慰,阮默希望尤绍阳至少别对卓思菲说话太房东。

  面对着阮默期望的眼神,尤绍阳还能说什么,其实刺猬的刺从不伤人,她只是给身边的一个警示,也是自己的竖起的保护壳。

  “行,以后见了面,我不怼她了,”尤绍阳很是爽快的答应了。

  阮默有泪滚了下业,“尤绍阳那你能不能考虑跟她谈个恋爱结个婚吗?就当是圆她的婚纱梦,好不好?”

  “她的梦她自己圆,与我无关,”这话说的还真是冷情,让阮默刚有点希望的心瞬间破灭了。
    火狐狸提示您:看后求收藏(https://www.tvbts.com),接着再看更方便。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