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春秋大领主 > 第411章:帮赵氏搬个家
  晋国贵族哪天真的全面团结友爱,一定是这个世界变得不对劲了。

  这个并不是某个时代一些人的错,一开始是时局方面的迫不得已,再来就成为一种传统。

  所以,一切的锅都能丢给老前辈,后人是绝对不肯背善于内斗这个黑锅的。

  晋国内部的内斗之风之盛也不全然是坏处,没有这种朝不保夕的危机感,各家哪来的紧迫感,也就不会有晋国的强大。

  因此,凡事不能只看坏的那一面。

  吕武回封地之前,决定接受赵武的邀请,去“赵”城一趟,接受赵氏的款待。

  很早之前,赵氏遭到几乎全国贵族的围攻,城池自然是被攻破,遭到了严重的破坏。

  赵武接收“赵”城时,不提四面城墙破损严重,城内也是废墟处处。

  当时的赵氏要什么没什么,尤其缺乏人力资源,导致赵武长期逗留在“新田”,等收拾完城内的废墟才回到封地。

  城内的废墟好收拾,想要将破损的城墙重新修葺并不那么容易。

  筑城极为耗费人力和物力,修葺城墙则是看时局。

  和平时期大搞城防建设,必然会引来一片侧目,使人怀疑是不是要搞什么幺蛾子,不然卖力修建防御设施是要搞什么。

  赵武前前后后花了五年的时间,无一例外都是局势合适才抽调劳力修修补补,终于将“赵”城的城墙给修好,并且进行了必要的加高和加厚。

  “越过礼制了。”吕武站在赵城的城墙之上,摸着女墙的夯土说了那么一句。

  周礼有许多规定,其中包括城池的大小以及城墙的高度、厚度。

  那是一种以爵位来递减的规格,比如“天子之城方九里,诸侯礼当降杀,则知公七里,侯伯五里,子男三里”的这一套。

  尽管周王室的尊严好几次被踩在脚下践踏,周礼却没有全面崩坏。

  说没有全面崩坏,意思就是有些规则已经被打破。

  其中包括晋国的“卿”位比小国之君这一条。

  晋国的“卿”在地位和待遇方面直追之列之君,筑城也就能够采用“诸侯”的标准。

  赵氏曾经阔绰过啊!

  吕武所看到的“赵”城长六里、宽五里,比“阴”城大了不少。

  原本“赵”城的城墙高度约是六米,赵武重新修葺给加高到了八米,宽度从本来的三米多增加到四米多。

  这个是能从城墙表面夯土颜色来进行分辨的。

  越是时间久远的墙面就越黑,越新的墙面则是越白,远远站着观看一下子就能看出经过什么样的改动,包括哪一些城墙段曾经崩塌过。

  赵武现在连“卿”都不是,有一座这么大的城池算是祖宗遗产,加高加厚城墙则是真的违制了。

  要是有谁跑去找周天子告一状,周天子又死咬着不放,信不信晋国的国君哪怕只是为了让周天子脸面好看一些,“赵”城就要拆掉重建?

  赵武能说什么?

  他总不能说自己极度缺乏安全感,玩“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的那一套吧?

  还是说,他笃定自己某天能坐上卿位,不过是将以后需要做的事情,提前给先干了?

  事实上的情况是,赵氏经过覆灭又获得复立,谁都能看得出赵氏的某一代家族肯定能够获得卿位,差别是在什么时候失而复得而已。

  这个不限于赵氏,对任何一个曾经担任卿位的家族都通用。

  那么就能够理解胥童的野心和不甘。

  胥童的野心是恢复家族荣光,不甘心没人愿意帮一把,只能傍上姬寿曼的大腿。

  可惜的是姬寿曼不给力啊!

  姬寿曼:怪我咯???

  赵氏正在百业待兴的阶段,偌大城池的居住人口不会超过一万,城池郊外的农田覆盖率也着实是小了一些。

  吕武一直有在关注赵氏,某种程度上可能比赵武更清楚赵氏有多少家当。

  目前,算上武力部分以及属民、奴隶,赵氏的总人口已经超过七万。

  这种人口贵族已经算是中等家族不弱的一批,要是武力强一些都能开始为谋求卿位进行规划了。

  当然,赵武才不用那么劳心劳力。

  这孩子有的是人在背后帮忙,时不时就能获得一些家族的归附,再“追回”曾经失去的封地。

  那么多帮赵武的人之中要算吕武一个。

  毕竟,阴氏和赵氏是姻亲,吕武再怎么不愿意都要考虑外部的看法,该帮赵武的地方不能落于人后。

  关系就摆在那里啊!

  吕武要是不帮赵武一把,不但场面上会很难看,也将出现一种薄情寡义的负面影响。

  别说是有久远之后的威胁,哪怕是威胁已经出现,除非是当即进行翻脸,不然但凡还能过得去,再不情愿都要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亲戚之间互相羞辱,以为丢脸的只有被羞辱的亲戚吗?

  有那层关系的存在,认为亲戚遭到羞辱与自己无关,不是脑子缺了根筋,就是破罐子破摔。

  那么干,也许会觉得爽,实际上真的就是在做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行为。

  因为在外人看来,好歹是亲戚都能那么搞,某某谁的人品绝对有问题;或是,连家人都不肯放过,一旦存在矛盾,必须找机会将某某谁抢先弄死,免得竞争失败遭到更惨的对待。

  所以矛盾无法化解为前提,应该怎么做?

  无法狠心,又做不到天衣无缝,无论心里再怎么感觉恶心,能过得去就且先维持一个过得去的局面,再来个眼不见为净呗。

  吕武问道:“就任阍卫需有一旅常驻宫城,伐白翟之战又需一旅,赵氏兵力可足够?”

  阍卫带至少一个“旅”进驻宫城是吕武自己先起的头,渐渐就变成一种附属条件了。

  赵氏现在有多少兵力?

  应该不会少于三个“旅”的样子。

  刚复立没几年就能有这样的兵力,比一些中等家族要多,很符合赵氏该有的底蕴。

  看一看解氏就知道了。

  解朔成为“卿”才几年,一次讨伐齐国就为解氏增添一个“旅”的兵力,软实力方面的增涨更为迅猛。

  赵氏当了多久的“卿”,又留下多少福泽给赵武。

  等待时局合适之后,那些“福泽”就会变成赵武实力的一部分。

  吕武所知道的是,赵武的母亲赵庄姬还没有将手头全部的实力交出来,一旦赵庄姬全交给赵武去掌握,赵武手里起码会有一个“师”的兵力,封地也能在目前基础上扩大两三倍。

  以上还没算一些本来就等着赵氏复立,要重新归于赵氏的中小贵族。

  再加入那些的话,赵武的实力能像是滚雪球那样,短暂时间里直追卿位家族该有实力的尾巴。

  不出意外,赵武的答案是兵力差不多够用,比较困难的是恢复封地的生产。

  “多去见乃阿母,若得倾力相助,可少奋斗二十年。”吕武说道。

  赵武脸上一囧。

  那位国君的妹妹,也就是晋国的宗室女,她在赵氏的覆灭中充当了很举足轻重的角色。

  好些人将赵氏覆灭的锅完全扣在赵庄姬的脑袋上?

  那样完全就是在甩锅。

  从国君能发出号召,又有那么多家族参与围攻赵氏,怎么可能只有赵庄姬造成那样的局面。

  没有赵括和赵同屡屡做出错误的选择,又有赵氏那么多族人嚣张跋扈,能是那样???

  赵武的处境其实很尴尬。

  他的生母在赵氏覆灭中出了大力气,想灭掉赵氏的是国君与公族,几个强大的卿位家族充当打手。

  要不是赵朔死得早,恐怕赵武都无法在那次“事变”中活下来。

  诸多的原因使得赵武幸存,又让他的处境非常尴尬。

  掏心掏肺想帮他的韩厥因为赵庄姬的原因,存在不小的顾虑。

  赵庄姬害怕赵武听信韩厥的一些话语,不敢无条件帮助赵武。

  赵氏的残余,越对赵氏忠心耿耿,对赵武的芥蒂就会越大。

  一套连着一套,造成的局面就是除非赵庄姬死掉,又或是韩厥死掉,想帮又愿意帮赵武的那一“派”才会放开顾虑。

  现实局面就成了明明有两股很大的力量愿意帮赵武,源于顾虑不能放开手,哪一“派”的主事人完蛋又会让赵武失去很大的一部分助力。

  “君上曾问于我,可愿以温地换赵地,可曾过问于你?”吕武说完看着赵武,脸上带着笑容。

  赵武愣了一下,说道:“未曾啊。”

  假的。

  国君并没有问过吕武那件事情。

  吕武敢对赵武说这些,一来是很想赵武搬个家,再来便是笃定赵武不会也不敢去问国君有没有这事。

  他“哦”了一声,一边若有所思,一边说道:“西疆与北疆尽归于阴氏、魏氏,再无卿位家族一席之地;解氏非虫,一捏就死;智氏贪婪成性,不可成依靠;范氏独强,若无审时度势眼光,大祸便在楚国屈服之后。”

  信息量太大,搞得赵武很想喊暂停。

  他细思了一下,理解的是吕武希望赵氏搬到南方,北边和西边已经没赵氏的什么事。

  这算是一种开诚布公的商量,也算是一种警告。

  “温”地原本属于郤氏,虽然说也历经战火,破坏方面却是比“赵”地小得多了。

  一旦“赵”地归于阴氏,未来的竞争中阴氏会比魏氏占更多的便宜?

  赵武回过神来已经没看到吕武,一问才知道吕武已经带着队伍离开。

  他想道:“姐夫的意思是,希望赵氏能去南方发展,与阴氏形成南北互动的格局吗?”
    《春秋大领主》来源:https://www.tvbts.com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