翻页   夜间
TVB小说网 > 冥君幽情慕小乔江起云 > 1581从头开始2
    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tvbts.com
  我以为江起云是将我暂时放在这里,省得我急火攻心又不顾一切去救我哥。

  可我没想到,他是真的打算让我“从头开始”修行。

  小童子给我带到了一处竹林边缘的修行之地,这里寥寥几处简单屋舍,无人居住。

  山泉簌簌、清风拂袖。

  薄雾如纱,宁静悠然。

  风中带着一股让人神清气爽的清香。

  这一处小屋有三间,主屋一侧是床榻、一侧是书房。

  可屋里只有简单的竹榻桌椅等家具,桌面上十分干净,没有任何多余的东西,柜子里有两三套折叠整齐、洗得柔软的布衣。

  基本的洗漱用具什么都没有,梳子都没有。

  我看着自己半干半湿的头发,有点发愁,只好坐在屋前的台阶上抖抖头发,用手梳开晾干。

  “百来年都没几个人能到这里清修,怎么可能有梳子……”小童子挠了挠头:“我回头给你拿一把过来。”

  其实也没啥,头发干了之后盘起来就好了,我也不是非常在意装扮。

  只是在这种地方,如果仪态不能干净清爽,好像非常对不起这仙家瑞景。

  “这里什么可供消遣的都没有,但笔墨纸砚和书,管够。”小童子指了指书柜,悄声告诉我道:“这里的经典,可比世间完善多了。”

  噢?我挑了挑眉,凡俗世间不能泄露天机,太上玄门又尤其“玄奥”,这么说我之前看的那些半遮半掩、晦涩难猜的内容,这里有“答案”?

  “能到这里就是大机缘,有些话帝君大人不便泄露,虽然你们关系亲密,但若他说与你听,既是你的业障、也是他的业障,何况我太上玄门,自行了悟、胜过千言万语。”小童子摇头晃脑,颇有宗师风范。

  听到这里,我哪里还顾得上自己头发干不干,立刻跑到书房打开了壁柜。

  “……我的天,竹简?!”我看着一整面壁柜里的“书”,愣住了。

  小童子得意的点点头:“世间聪明之人造纸,书文得以流传,但终究跌宕流离、消失于世……前有来者、刻字入篾,后有继者、发扬光大,所以就……攒了这么多,还有刻碑的呢,以后再带你去看。”

  天……这些都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的宝贝?

  如果世间因为战火、因为无人传承而消失的一部分经典,说不定这里都有。

  “不过,这里也只有很少一部分。”小童子耸耸肩道:“并不是所有修行之人,都能修得正道、羽化登仙,五帝大魔王那里还有好多人呢……”

  小童子提了这么一嘴,我心里咯噔一下。

  我哥,晦清和小光头,还在那里。

  我哥的心很大,危险也好、世事变迁也好,他大多都能临危不乱。

  可是他的心也“很小”,他最在意的就是自己的亲人,这次也是,为了大毛什么都不顾。

  小童子转身,用葫芦撞了我一下,让我回过神来。

  他笑嘻嘻的说道:“小娘娘,三界众生苦恼,于是大道君宣说护身妙经,三界十方,心诚则灵。您若有苦闷忧愁,不如先静下心来?我到时辰了,要去天尊座前伺候……拜拜了!”

  拜……拜拜?!

  小童子这糖果吃多了,果然沾染不少新时代的气息。

  他一离开,这里就只剩下风声伴我。

  这壁柜里的书简年代不同、刻下的字迹也潦草,看得出来不是一个人所作。

  太上玄门“无明师不度”,能来到这里的修行之人几乎都是有传承的修者,做事认真细致、对师门和信仰十分尊崇,字里行间都能看到刻字之人的心性休养。

  我能看懂的不多,我浅显的浏览了一下手边看起来最新的几卷,发现了自己熟悉的内容。

  九天应元府,无上玉清王……

  起手就是一笔一刻的普化宝诰,字字透露出谨慎谦恭。

  但这个字体也太漂亮了吧?用简单的小刀在竹片上刻字,还能如簪花小楷一般,字字隽秀、一丝不苟。

  这让我看入了迷,不知道何年何月,也有一位擅长雷部法术的修行人来到这里。

  说是宝诰经典,却如同波澜壮阔的画卷。

  人心皆散乱,一念便纯真。

  经卷所书,字字如影像。

  碧霄瑞气,神霄玉府,雷城千里,玉枢群真……

  我看得屏住呼吸,头皮发紧——这不像是世人所想,更像是真实描述。

  化世人之愚昧、澄世人之昏浊,除九幽灾煞、天瘟地瘟——

  我身后突然亮起一抹光晕,吓得我猛地回头。

  江起云倚在门扉上,负手淡淡的望着我。

  他的身后是晚霞漫天,光晕镀上他的肩背,玄色衣裳上的暗纹如暗夜流光般低低一转。

  我脑子还停留在书简上描绘的壮丽景象,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

  江起云也不开口,就淡淡的看着我,目光落在我手中的书简上,他了然的勾唇浅笑。

  这一笑,把我的神思拉了回来——美色当前,我真是没有定力!

  “你、你不是说晚上再来吗?”我结结巴巴的没话找话说。

  江起云身边还带着一盏魂灯,他抬手拂袖,跟着他的魂灯消失了。

  “我把白无常抓回来了。”

  囧,七爷被抓回去加班了?这笔账该不会算在我头上吧?

  “我担心你在这里害怕,所以早早过来。”江起云抬手递过来两根簪子。

  一根是冥府到处可见的彼岸花,一根是小莲花。

  “从阴景天宫拿来了,先用着吧。”他递过来。

  “你不如帮我削短些……”头发长了还真不好打理。

  江起云冷哼一声:“怎么?想要削发明志?太上玄门可不讲求这套,蓄发修行、好好处理这三千烦恼丝才是。”

  他话里有话,我听得懂。

  他并非要将我彻底与俗世斩断,而是要我自己心性修磨、妥善处置。

  “有启发吗?”他目光落在刚才我看过的书简。

  “有啊!”我有些激动的说道:“为什么这些前辈们知道这么多?这几卷书简看起来还很新啊,而且这些字、这些字——”

  我想说这个字很好看。

  江起云含着清冷的笑看着我,心如明镜。

  ——这些字只是刻得好看吗?

  语境不会晦涩难懂、遣词造句没有通假字和生僻字。

  最重要的是,这是……简体字。

章节错误,点此报送,报送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